《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7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星期之后,中纪委悄悄进驻东江市,把省政法委书记兰利叫到秘密驻地谈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省政府李副省长和东江市市委书记韩越被叫去开会,接连两天都没有回来。
  直到第三天,省委主管组织的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分别前往东江市和W市,宣布了孙淦,韩越和李副省长被双规的决定。
  一时官场震动,几个陌生的名字出现在媒体上,他们都来自外省,分别出任省委副书记,东江市市委书记和W市市委书记,接着就是一连串的任命和免职,就像是一场狂风暴雨横扫了省市两级官场,就连普通老百姓都知道出大事了。
  反倒是陆鸣这个始作俑者好像置身事外,既不看报,也不看新闻,好像发生的一切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而事实上也确实跟他没关系,反正也不会有人提拔他当市委书记。
  当然,这场变故也不是对他没有一天影响,最大的影响就是陆建伟不再急着抢他董事长的位置了,也不急着催他召开董事会。
  就连陆媛陆丽陆琪陆邦见到他都显得恭敬多了,出口必称董事长,哪里还敢再提遗产的事情?似乎生怕被外人听见似的。
  由于陆家镇水库工程被暂停了,陈丹菲的学校开始进入实质性的运营阶段,她又开始忙碌起来,而周玉露也拿到了贷款,买下了那家美容院,所以,陆鸣待在陆家镇两个女人也没有时间陪他。
  至于蒋竹君,一颗心都放在了儿子身上,似乎已经没有七情六欲了,压根就不让陆鸣沾她的身子,就连刚刚变成他女人的阿妙也跑去外省参加一个音乐类选秀节目。

  本来,陆鸣还可以和蒋凝香在一起消磨时间,可这次官场地震之后,蒋凝香莫名其妙地变成了W市的红人,短短几天,就有一个基金组织和一家民间协会聘请她出任主席和顾问,整天忙着应酬,哪有时间跟陆鸣闲扯。
  一时间,他成了孤家寡人,只能待在陆家镇跟陆虎一般人整天喝酒打发时间,好在韩越被双规之后,家里留下孤女寡母,起码韩佳音急需他的安慰,于是他又跑到城里,跟韩佳音睡了几天,权当做是一种安慰了。
  整个春天就这么过去了,躁动的官场渐渐平息下来,一切似乎又回到了按部就班的轨道,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了阿龙儿子降生的消息。
  孩子满月这天,宁化雨和陆琪在望江大厦大摆筵席,请了一百多人来喝满月酒,陆鸣当然是受邀的嘉宾,并且根据阿龙的要求,他还当上了干爹。
  然而,满月酒正喝到兴头上,陆鸣却意外地接到了洛中宁打来的电话,说是奶奶去世了,他坐在那里呆呆地楞了一会儿,然后就捶胸顿足地放声大哭,搞得整个宴会厅里的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我妈去世了……”

  陆鸣这句话在座的只有少数人明白,大部分人还闷在鼓里,因为他找到母亲的消息还没有公开过,这下已经瞒不住了,不过,他也不想再瞒下去了。
  就这样,满月酒喝了一半,陆鸣只得醉醺醺地赶回家去办理母亲的后事,而那些喝满月酒的人也醉意朦胧地赶往陆鸣的家参加葬礼,一边还纳闷他怎么突然蹦出来一个母亲。
  周芷若的葬礼很隆重,虽然她自己家里没有几个亲朋好友,但凡是和陆鸣有关系的人都来了,包括陆建伟蒋凝香在内,大将军公司的高层全部参加了葬礼。
  虽然韩佳莲再东江市博源集团出任副总经理没几天,却也带来了不少客人,大多数陆鸣压根就不认识。
  最让陆鸣感到吃惊的是,范昌明和卢源竟然也来了,不过,范昌明见到陆鸣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看在韩耀东的面子上来表表心意,跟你没关系……”
  陆鸣这才意识到韩耀东实际上和范昌明是同一类人,他们都当过公丨安丨局长,只是范昌明的运气好一点,躲过了那场车祸而已,他来参加葬礼,显然有点惺惺相惜的意思。
  就在周芷若下葬的这天,陆鸣的亲戚们赶到了,一下子来了十几个人,其中认识的只有陆紫燕夫妇和船舶公司副总经理孙慧芝和陆紫燕的女儿赵真阳,剩下的一个都不认识。

  “这是你大哥陆从军,这是你二哥陆爱军,这是大妹陆玉红……这是二妹陆晓萍……这是你侄女陆艳艳……”
  听着陆紫燕的介绍,陆鸣惊讶的合不拢嘴,尽管他知道这些亲戚一直都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可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突然一下子冒出,最奇怪的是,母亲去世的消息他也没有通知这些亲戚啊,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听说的。
  陆鸣的这些跟他相差二十几岁的大哥妹妹们倒是对他很客气,脸上是一副唏嘘的感慨神情,似乎他们为了寻找这个小弟弟已经耗尽了毕生的精力,而那些跟他年纪相仿的侄子侄女外甥们却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那神情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尽管如此,陆鸣对陆紫燕夫妇大老远跑来参加自己母亲的葬礼充满了感激之情,并且觉得很有面子。
  可等到他搞清楚这帮人突然出现在葬礼上的原因的时候,心里面觉得不是滋味,搞了半天,这些亲戚并不是专门来参加母亲葬礼的,而只是顺路而已。
  原来他们来到W市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参加另一个人的葬礼,这就是他的爷爷陆尚友,因为,再过两天,他爷爷的遗骸就要回归故里了。
  陆鸣气哼哼地把蒋凝香拉到一边小声道:“我妈今天不下葬了……”

  蒋凝香吃惊道:“你什么意思?葬礼难道还能改时间?”
  陆鸣哼哼道:“我让她跟我爷爷一起下葬,两个葬礼一起办……”
  蒋凝香嗔道:“你脑子没病吧,你爷爷的葬礼只不过是一个形式,并且是由政府出面操办,到时候还要举行隆重的仪式,这跟你妈有什么关系,怎么?现在人家承认你这个孙子的身份了,难道你还想缺席……”
  陆鸣气哼哼地说道:“他们搞他们,我们搞我们的……反正最后都要去梅源村,今天闲把尸体火化了再说……”

  蒋凝香问道:“那你怎么跟这么多的客人解释?”
  陆鸣看看窗外说道:“我看要下雨了,就说天气不好……”
  蒋凝香瞥了一眼外面,嗔道:“虽然是阴天,哪里有下雨的样子,你就别瞎折腾了,还是让你妈入土为安吧……”
  蒋凝香话音刚落,阴沉沉的天空忽然滚过一阵闷雷,随即一道道闪电撕扯着天空,陆鸣急忙跑到窗口,把一只手伸到外面试探了一下,回头冲蒋凝香说道:“下雨了……”
  刚说完,随着一声炸雷,豆大的雨点就噼里啪啦地落下来,蒋凝香站在那里惊讶的合不拢嘴,嘀咕道:“你们娘俩倒是心意相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