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6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还记得当时她说话挺难听的,什么耽误她学习,害她被父母骂还有她压根就没有想谈恋爱的心思之类的。
  马浩泽一直没有吭气,就那么静静地听她噼里啪啦地讲。
  想一想,当时的她处理这件事还真是草率,要是能心平气和地告诉他,她其实有喜欢的人,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件事!
  马浩泽也许误以为是她家里反对。
  凌柯一声叹息,这件事还真怨她,是她没有处理好,还是太年轻呀!

  第二天,凌柯担心柏南修会头痛,一大早就起来给他煮醒酒汤。
  汤刚煮好。凌柯的手机也响了,是学校门卫打来的。
  凌柯有些奇怪,她都已经是应届毕业生了,学校门卫为什么给她打电话,再说现在也放假了。
  疑惑着接了电话,却告知她有个包裹在学校。
  “谁寄的包裹?”
  “不知道,凌同学,你能来一下学校把它拿走吗?你知道学校有规定的,不来拿我们就只能当垃圾处理了。”
  学校是有规定,放假后不代收学生包裹。
  凌柯也没有多想,换了鞋就出了门。
  柏南修的房子离学校很近,步行过去也就十几分钟,凌柯没有叫车顺着马路往学校赶。
  她想,包裹说不准是老妈从国外寄来的。
  每年这个时候,凌柯的老妈都会从美国给她寄点东西,不过,一般是寄到S市他们的家里。很少会寄到学校。
  也许是前几天她妈妈打电话知道她在考研,以为她住在学校所以寄过来了。

  凌柯这样想着,就更加肯定包裹是妈妈寄的。
  但是赶到学校,拿到包裹后,凌柯就不在这么以为了。
  因为包裹上没有寄件人的信息,也没有标明是国际物件,只是用记号笔写着她的名字与电话号码。
  这是送信人自己送来的包裹?
  凌柯把包裹拆开,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
  “谁在搞恶作剧?”凌柯看着空空如也的盒子不仅皱起了眉。
  如果是愚人节的礼物,那这恶作剧送达的时间也太长了!

  凌柯决定不理会这些,她把包裹塞进了垃圾桶,拍拍手回去了。
  回到家,柏南修已经起来了,他坐在餐桌前,心满意足地喝着汤。
  “好些了吗?”凌柯问。
  柏南修看着她只是笑。
  凌柯走过去,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傻瓜,我是喝醉了酒又不是生病,你摸什么头?”柏南修批评。
  凌柯笑,“我是想看你有没有喝傻,干嘛盯着我笑,问你话也不回答?”
  柏南修把凌柯拉进怀里,感概地说道,“我笑是因为开心,以前喝醉了酒连怎么爬上床都不知道,有了老婆后,喝醉了还有人给煮醒酒汤,真好!”
  “这么容易满足!”
  柏南修笑得点头,他伸手摸了摸凌柯的头发,“柯宝,谢谢你!”
  凌柯有些不好意思,“干嘛这么客气,讨厌!”
  柏南修双臂一拥把她紧紧地抱住,良久,他才说了一句,“我爱你!”
  凌柯整个人开始心花怒放。没有想到一碗醒酒汤就能得到男神爱的表白,这汤煮得值。
  柏南修说完,用手拍了拍凌柯的背,有些失落地说道,“你不表示一下吗?”

  “什么?”凌柯不解。
  柏南修松开她站起来,用身高优势压迫她,“我说我爱你!”
  凌柯马上明白过来,柏南修这是在表白呀,他怎么这么可爱,凌柯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胸口,含笑着说道,“知道了,柏哥哥,我也爱你!”
  柏南修高冷地嗯了一声,好像凌柯这句我也爱你是自发主动地跟他说的一般。
  “你刚才去那儿了?”柏南修问。

  “去学校,有人给我寄了一个包裹。”凌柯如实回答。
  “包裹呢?”
  凌柯耸耸肩,“我扔了,一个空盒子,可能是有人在恶作剧。”
  柏南修却紧张起来,他问凌柯,“一个空盒子,没有快递公司吗?”
  “没有呀,就用马克笔写了我的名字与电话,然后门卫大叔就让我过去取。”
  柏南修一听,起身就往外走。
  凌柯连忙跟了过去,问,“你要出去吗?”
  “是,你在家别乱跑,等我回来。”他说完推门就走。
  凌柯搞不懂柏南修去干嘛,不过今天一大早被人戏耍了一通,她也是累个半死,最主要是她早饭还没有吃。
  进到厨房,她准备给自己下碗面,水还没有烧开。外面有人敲门。
  凌柯以为柏南修返回来了,想也没想直接开了门,但没有想到的是有人迎面向她泼了一杯东西。
  凌柯从小练舞,协调性很强,那杯东西迎面泼来时,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躲开。
  一浓散发着臭气的水泼到了门厅里。
  紧接着,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影跑下了楼。

  凌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到,她条件反射地关上门,当想到要追时,人已经消失不见。
  她只好作罢,转身看向泼到门厅里的东西,气味难闻颜色也是污浊不明。
  谁这么无聊,是小孩子的恶作剧吗?
  凌柯又想到了早上的空盒子,她有些担心起来。
  是谁想吓唬她吗?
  她很快想到了一个人——郭玉儿。

  但随后她又打消了这个想法,郭玉儿这个人能用曾天宇来对付她,想必是个放大招的人,而寄莫名其妙的东西与泼脏水这种事显然有些小儿科。
  说出去也让人不齿,郭玉儿肯定不会干这么丢份的事。
  如果不是她,那又是谁呢?
  凌柯努力回想刚才泼东西人的样子。刚才她开门开的有些急,对方好像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开门,所有泼的时候有些迟疑。
  也就是这迟疑的一秒钟,凌柯隐约看到对方穿着一件深色外套,戴着一顶帽子。
  是个女人。
  而且是个有些胖的女人。
  凌柯想她是不是该报警,丨警丨察来了查一下小区的监控就知道是谁了。
  柏南修!
  凌柯突然想到柏南修还在外面,刚才这个人理论上敲开的应该是柏南修的家门,她会不会是针对柏南修的?天呀,不是对付她的,天呀,他不会有危险吧!
  凌柯掏出手机想确定一下柏南修的安全,手机刚拿出来,铃声却响了。
  是马浩泽。
  唉呀,他来添什么乱!
  凌柯接听,“马浩泽。我现在有点事……”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马浩泽好像比她还紧张。
  “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我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打……”

  “是不是有人找你麻烦了?”马浩泽又问。
  凌柯一愣,他怎么知道?
  “凌柯,你说话呀,你在什么地方?”
  凌柯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问,“你怎么知道有人找我麻烦?”
  日期:2017-09-03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