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5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纷纷表示晚上还要闹洞房。大家必须保持酒醒。
  于是,柏南修面前的酒在几个人的调解下,变成了半杯。
  凌柯稍感安心。
  开始时,大家都算客气,边吃边聊气氛十分融洽。
  吃到一半,有人就开始问凌柯柏南修的职业。
  “我刚才听方爱玲叫你老公柏教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当教授?”
  “A大!”
  得知柏南修是A大教授后,酒桌上每个人的表情可谓丰富多彩,有羡慕的,有惊讶的,有不屑的也有嫉妒的。

  凌柯是长的漂亮,因为跳舞身材也不错,但也不是美到倾国倾城的程度,她怎么就找了一个大学教授,还这么帅这么高!
  这中间是不是用了些手段?
  每个人心里都有疑问,脑容量大一点的差不多开始编制八点档狗血剧情。
  这其中就有张军。
  张军跟马浩泽是朋友,当天他碰到凌柯后给马浩泽打了一个电话,第二天马浩泽就飞了回来,所以他比谁都清楚马浩泽对的凌柯感情。
  而凌柯呢,之前一直不说结婚的事,直到马浩泽再次表白,她就说结了婚还找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男人出来。
  事情也太巧了吧!

  张军想,凌柯肯定是知道马浩泽的家世后故意找一个人来试探马浩泽的爱意。
  必定四年前,马浩泽一表白完就出了国,完全不像是一个准备去追求女生的男人。
  所以凌柯会怀疑马浩然泽这次表白的诚意,而找个男人来试探的主意可能是方爱玲出的。
  方爱玲不就是喜欢作吗?
  这么想着,张军还拿眼瞅了一下方爱玲。
  方爱玲此时正洋洋得意地看着酒桌上的人,好像在记录每个人惊讶的表情一般。
  太可疑了。
  抱着怀疑态度的张军于是问道,“凌柯,原来你们是师生恋,不知道你们之间是谁追的谁?”
  凌柯也不隐瞒,直接回答道,“当然是我追的我老公。”
  酒桌上的有些人露出如梦方醒的哦哦声。
  柏南修却接口解释道,“事情的真相应该是我把凌柯身边的男性全都赶走了。所以她没有选择必须追我。”
  这下子大家又愣住了,敢情人家男方更主动,把情敌都消灭了。
  这时马浩泽突然问,“你确定都赶走了?”
  这句话挑衅味道很浓。
  若大一个包间,鸦雀无声。
  柏南修靠在椅背上神态自若地回答道,“当然,因为我们结婚了!”
  我们结婚了,这五个字无人能驳。
  第一回合,柏南修胜。
  说完八卦,接下来酒桌上的人就开始喝酒。
  张军率先过来给柏南修敬酒,什么感谢过来以后多联系之类的客套话过后,就是喝!
  柏南修也不推辞,他敬,他就喝。
  张军喝完,他又鼓动其它几位男同学过来跟柏南修喝,说什么这是咱们班第一个女婿,能把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娶走,必须要喝几杯。
  柏南修一一接受,全干。

  凌柯在一旁看得胆战心惊,她几次想站起来都被柏南修给按了下去。
  最后,马浩泽过来敬酒,他只说了一句:我喜欢凌柯。
  柏南修也只回了一句:我知道。
  然后就是喝!
  喜宴到了晚上十点才结束,男生们有些已经喝成了大舌头,有些开始出去吐。
  凌柯担心地看着柏南修,而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坐着,优雅不失风度。

  但是走出酒店时,凌柯发现柏南修走路还是有些不稳,他今天喝了很多,没有一斤也有七八两。
  “这个张军,真是讨厌!”凌柯扶着柏南修,心里恨恨地念着。
  “没事!”柏南修反手抱住凌柯,“一顿酒能击退一个情敌,我就算喝死也心甘情愿!”
  “说什么胡话!”凌柯嘟起了嘴,“你死了,我不就守寡了。”

  柏南修只是笑。
  凌柯不开心地轻捶了他一下。
  柏南修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好大的酒味!”凌柯皱眉,还故意挣脱自己的手不让他亲。
  柏南修却不管,俯下身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凌柯大惊,这可是在酒店门口,而且同学们可能会出来!
  她想推他,可是他抱得更紧,吻旁若无人的狂热又缠绵。
  凌柯想,算了算了,大街上每天都有人接吻,也不差他们一个。
  柏南修吻得心满意足后终于放开了凌柯,然后揉揉她的头说道,“我们回家吧!”
  凌柯像猫似地嗯了一声,一转身就看见不远处齐刷刷地站满了人。

  大家居然全程在围观!
  哦,天啦!凌柯没喝酒但脸全红了!
  方爱玲这时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大着嗓门喊,“你们两个还要不要脸,一出门就亲上了。这种事不会回家做呀,真的,柏南修,把车钥匙给我,我送你们回去,看把你们急的。”
  柏南修居然听话地从衣袋里拿出钥匙递给方爱玲,然后整个人靠在凌柯身上,好像喝得快挂了。
  凌柯觉得,柏南修这个人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老手,喝这么多居然还能借机造势。
  不过,她喜欢!

  回到家后,柏南修是彻底醉了,他躺在床上任由凌柯脱衣解裤,倒是安静得很。
  凌柯拿着他换洗的衣服走出房间,方爱玲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嗑着瓜子。
  “你不回去?”凌柯问她。
  方爱玲没好气地白了凌柯一眼,“你们两个晚上还真来呀,也不看你们家柏教授都醉成什么样了……”

  “说什么呢,我就问一下。”凌柯连忙堵住方爱玲的口,她就势坐到另一侧的沙发上,心知方爱玲不想走的目的就是想聊一下八卦。
  果然,方爱玲兴奋地说道,“你们家柏教授真不是盖的,今天我们班所有女同学的眼睛都只盯着他一个人看,你没看见我们班那些男生,一个个地自愧形秽的喝闷酒。”
  “……”这有什么好兴奋的。
  方爱玲见凌柯没有兴趣谈这些,连忙换了话题,“马浩泽这次肯定很后悔!”
  “我又不是为了让马浩泽后悔才带柏南修去的,是柏南修听到我强吻马浩泽的事硬要去的!”

  “你强吻过马浩泽?”
  “没有的事,张军说的,还说是张秀珍亲眼看见,真是奇了怪,张秀珍怎么会跟张军说这种话?”
  方爱玲嘿嘿一笑,“你还不知道吧,张秀珍喜欢马浩泽。以前给他写过很多情书,为了能把情书递给马浩泽,她天天给张军买早餐,这事是张军告诉我的。”
  这件事凌柯还真不知道,不过高三时她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除了学习,其它的事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去。
  “这说不通呀!”凌柯问,“张秀珍喜欢马浩泽为什么跑去跟张军说我强吻马浩泽,她干嘛要撒这个谎?”
  “谁知道,她一直神经兮兮的。”方爱玲不想谈这件事,她问凌柯,“你说这马浩泽是什么意思?四年前他跟你表完白就出了国,现在回来才开始追,他平时是有些不温不火的,但也速度太慢了吧,时隔四年才行动,黄花菜都凉了。”
  凌柯想起了四年前。马浩泽跟她表白后,她只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调头就跑,后来回到家被她老妈一顿狂轰乱炸后,她就给马浩泽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意正严词地又拒绝了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