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很好笑说不过分开片刻 , 怎么这么夸张。
  我有些不满唬着脸 , “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一时不见也是三天,你三天都不想我,还骗我说要过一辈子,你们男人嘴里没一句真话。”
  周容深被我伶牙俐齿逼得没法子,他说好好好,我当然想,想得连白酒过喉都没有滋味。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我心里估算时间很准 , 乔苍和常锦舟在这时恰到好处停在周容深面前,常锦舟说打扰周局长与何小姐了。
  周容深与乔苍握了握手,他揽住我的腰很温和自然介绍说 , “我太太 , 何笙。”
  常锦舟一怔 , 她随即反应过来 , 十分抱歉说 , “没想到周局长这样大的人物,悄悄就办了喜事,怪我失礼了,周太太。”
  我主动朝她伸出手,“乔太太别来无恙。”
  我这声乔太太 , 令常锦舟心花怒放,她支支吾吾说还没有结婚,周太太是不是喊早了。
  我松开她冰凉的指尖,“这不是早晚的事吗 , 您和乔先生夫妻相这么深厚,除了您还有谁担得起。”
  “哦,是吗。”乔苍眼底眸光深不可测,“周太太从哪里看出夫妻相。”
  我没有理会他 , 仍旧微笑注视常锦舟,不知我这客套话哪里得罪他了 , 夸赞娇妻还夸出错了,他对我不依不饶 , “我看周局长和周太太半点夫妻相都没有 , 难道夫妻就做不成吗。还是说就算做了,也不可能长久。”

  常锦舟有些下不来台 , 她扯了扯乔苍的袖口,小声问他这么认真干什么 , 再说这也是好话。
  我说既然乔先生都不尊重自己的婚姻,那夫妻相确实没有意义。
  一名侍者端着酒盘从他旁边经过 , 他一把扯住,侍者吓得脸色灰白,结结巴巴喊乔先生。
  乔苍目光停顿在我脸上不曾移开,他端起一杯酒,松开了那名侍者 , 侍者仓皇而逃。

  周容深故意用一半身体遮挡我的脸,阻隔了乔苍的凝视,“乔总今天是来凑个热闹还是有任务。”
  乔苍说凡是站在这里的人 , 谁不想要那块地皮。
  “看来今晚我的劲敌是乔总了。”
  乔苍闷笑出来 , “周局长畏惧我,我也忌惮周局长。如果不是有你参与,今晚我还的确势在必得。”
  周容深朝他举了举杯,两只手腕一高一低,乔苍故意压了他一截,他们眼中都蕴含着笑意,可谁的笑意都非常荫森,似乎一个巨大漩涡,能把人吸附进去绞死。
  “友谊第一 , 竞争第二。”
  乔苍扬了扬眉尾,“我和周局长之间,还存在友谊吗。”

  周容深反问不存在吗。
  乔苍思索了片刻 , “既然周局长说有 , 那我盛情难却 , 当然要领情。”
  他们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 空气中弥漫浓郁的酒味 , 闻上去很是剌鼻。
  周容深招手示意不远处的礼仪小姐,把空杯交给她,吩咐她再斟十杯龙舌兰。
  礼仪小姐将酒端上来,周容深和乔苍连干三杯之后,仍旧是半点醉意没有 , 颇有棋逢对手的感觉,周容深晃动着杯底残余的几滴,“能不能请乔总帮我一个忙。”

  “周局长在特区还有办不到的事吗。”
  周容深很为难说,“有些人他就是不买我的面子 , 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欠乔总这个人情。”
  乔苍不语,周容深意味深长凝视着灯光下晃动的酒水,酒水仿佛一颗颗交汇到一起的珍珠 , 光泽无比诱人。
  “广东有一家地下贩毒市场,输出的丨毒丨品涵盖半边南省 , Ju体地点不出我意料就在特区,乔总能不能我替我查一查 , 如果真有眉目 , 我愿意保住江南会所。”
  我屏息静气,垂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捏住 , 周容深眯眼仔细打量乔苍,乔苍听出这是试探和怀疑 , 他到底是刀尖上滚了几百次的人,临危不惧笔挺伫立 , 只是沉默喝酒,更看不出心虚和受惊。
  周容深说不过是个小忙,以乔总的人脉和势力,想必手到擒来,只是愿不愿意帮了。
  乔苍缓慢吐出一点舌尖 , 从门牙和上唇掠过,风平浪静的脸上浮现一丝荫恻恻的笑容。
  乔苍发出一阵笑声,他偏头对常锦舟说,“你平时给我挖坑的本事 , 就是从你仰慕的周局长这里学来对吗。”
  常锦舟笑得面红耳赤 , “哪有 , 周局长这点本事我如果能学到十分之一的皮毛,我还能被你唬得团团转啊?”
  乔苍收敛笑容伸出手轻轻拍打周容深的肩膀 , “周局长这是套我的话 , 江南会所做正经生意,一切按照规矩来,保与不保也出不了事。再者周局长从哪里听说,特区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地下贩毒市场,谁在你的管辖地盘上还敢这么大胆。”
  周容深呷了一口酒 , 他耳廓微微有些泛红,似乎染上了两三分醉意,“乔总和我玩声东击西,我的重点不是江南会所。特区胆大的人还少吗 , 我地盘上乔总不就是凭借胜天一招的胆量吃饭吗。”
  乔苍说周局长这是怀疑我了。
  周容深眼睛笑得眯起来,“和乔总这样通透的人说话,省了不少力气。”
  乔苍脸色变得有些荫郁,“周局长 , 你随口一句玩笑可是要让我吃官司的,我做生意糊口 , 还做出麻烦了吗。”
  周容深捧起最后一杯龙舌兰,他问乔苍这酒滋味怎样 , 乔苍并没有回答 , 眼神凌厉戒备注视他,周容深仰脖一饮而尽 , 喉咙辣得蹙眉,“酒水在灯光照射中颜色鲜亮 , 入口却苦辣难以下咽,人看上去是很坦荡 , 其实心中大多不坦荡。”

  乔苍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荫森挤出两个字,“共勉。”
  眼看气氛僵持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常锦舟下意识扯了扯乔苍手臂,但没什么用处。
  她是常老女儿 , 二十多年身处黑帮圈子,见不得光的事看了不少,乔苍是邪恶的势力 , 周容深是正义的势力 , 她心里很清楚他们触犯了彼此什么,乔苍再嚣张明面上该低头的地方也得低,周容深那套警服也不是吃素的。
  她立刻出来圆场,走到周容深面前说,“周局长,珠海那一次会面,我父亲非常钦佩周局长为人,一直和我念叨您,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 如果周局长不嫌弃我们不入流,父亲过几日就到了,能否再邀请您赏个脸。”
  周容深压根儿不打算和常老这伙人来往 , 上次在珠海为了平安回来也是没辙了 , 他现在憋着劲儿要搞常老和乔苍 , 怎么会让自己泥足深陷。
  我拉住他手腕让他朝后退开两步 , 主动将酒杯递到常锦舟面前 , 她非常识礼数接过去,和我点头道谢,我故意将为难周容深的话题岔开,“常老亲自过来,想必是有什么大事。”

  常锦舟很惊讶说周太太还不知道吗 , 我和苍哥前不久刚在人民医院预定了高档产房,我父亲过来就是为了香火的事。
  我脸色微变凝视她腹部,她知道我误会了,非常羞涩说 , “我哪来这个福气,是我父亲的二姨太。”
  日期:2017-09-0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