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2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吃了,再吃又睡不着。还能睡二三个小时。”
  顾秋说,我帮你们叫了宵夜,等下就有人会送到你们房间。夏芳菲很无奈,只得应允。
  吃了宵夜,顾秋就睡不着了。
  来到书房写总结。
  王子冲的事,他总结了几点。

  一是教学资金不到位,县里投放在教育事业上的钱远远不够。这次事故,之所以会造成坍塌,主要原因是教学楼太陈旧,经不起风吹雨打。
  二是老师与家长之间的沟通不够,没有及时了解学生的状况,不知道这些学生的心里变化。
  如果能及时掌握他们的心里变化,今天晚上就不会这么折腾了。做了太多无用功不说,还虚惊一场。
  三是教育局不重视,发生这么大的事,教育局的领导,一点反应都没有,麻木不仁。
  幸亏今天事故不大,要是真埋了许多学生,看他们怎么交得了这个差。
  顾秋一边想,一边写,把自己想到的,看到的,都写下来,打算明天交上去,跟刘长河做个汇报。
  顾秋在想,如果是自己上位,教育局这些人,一定要杀一批。
  此刻,他又想到夏芳菲,或许可以利用一下她的影响力,来引起县委班子的重视。
  夏芳菲呢,看着桌上的宵夜,她本来不想吃,怕发胖,但肚子实在饿。一个晚上没吃东西,还跑了这么多里山路。
  其实宵夜也没什么,只不过是一碗面,还有几碟小菜,有牛肉,酸菜,辣酱等。

  对于夏芳菲来说,今天晚上,又是非常纠结的一晚。
  她坐在那里发呆,自己怎么就跟这个小男生,一而再,再而三发生这种令人窘困不已的事?
  今天晚上,她明显感觉到顾秋有些变化,跟之前不一样了。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自己可不能在这种事情上犯错误。
  夏芳菲又想起了杜书记,此刻是她最想要见到杜书记的时候,可杜书记远在省城。
  以前在南川,自己只要有心事,总能来到茶语轩,在那里,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今天晚上,她也彻底失眠了。
  她依稀记得,杜书记临走之前吩咐过,有机会的话,尽可能帮帮顾秋。
  帮他,却帮出来了这么多尴尬。
  夏芳菲到现在,还感觉到自己大腿上火辣辣的。

  这不是摔伤,而是顾秋手捧的位置。
  第二天一早,顾秋洗了个脸,梳了一下头发,大清早的出门吃早点。
  在上班之前,赶到县委一招看过夏芳菲,见她的脚还肿着,就要送她去医院。
  夏芳菲怎么也不同意,她说我们马上就回市里。顾秋没办法留她,只得由她去了。
  八点差五分,顾秋赶到办公室。听小柴说,王副县长摔断了腿,已经送往市中心医院去了。
  几名教育局的领导,昨天晚上陪了他一晚上,直到手术成功,他们还守在那里。
  顾秋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王副县长是他们的主要领导。

  八点半的时候,顾秋拿着昨天晚上写的工作总结,来到刘长河办公室。
  刘长河脸色不怎么好,主要是昨天晚上的事,被电视台直播了。
  顾秋递交给他的报告,他看也没看,顺手放在桌上,“电视台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我们去的时候,他们半小时后就赶到了。”顾秋只能如此解释。
  从时间上来看,市电视台的人,应该比顾秋提前动身。如果不是王副县长在路上出了车祸,顾秋是不会去王子冲的。
  刘长河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顾秋告诉他,“除了几名学生受伤,被送往医院外,其他的都安全转移。”
  刘长河道:“没有大问题就好。你先下去吧!”
  顾秋说,“县长,我还有话说。”
  刘长河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报告放我这里。”
  顾秋见他不想让自己说话,不由有些恼怒,刘长河这人,就是心眼小,肯定是在怀疑,电视台的人,是自己叫过去的。
  叫他们过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出风头。可自己没有啊!
  顾秋很郁闷,他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刘长河也不会听。算了吧,他就从楼上下来。

  夏芳菲的助理打电话过来,“顾县长,我们先回去了。感谢你的款待。”
  顾秋说,“你们台长呢?”
  助理道:“台长在车上。”
  “叫她接个电话吧!”
  助理把电话递过去,夏芳菲有些难为情,“怎么?刘长河还是误会你?”
  顾秋道:“算了,这黑锅我背,祝你们一路顺风。”
  夏芳菲说,“这事我回头跟他解释,今天就不久留了。”
  顾秋挂了电话,叹了口气!唉——!

  刘长河心里很不痛快,这个顾秋也太爱出风头了,让他很不爽,非常不爽。
  做为领导,他考虑的可不是顾秋想的那些,他只要保证没有任何负面消息,电视台这一播放,顾秋的形象倒是上去了,可其他人呢,黯然失色。
  葛秘书长走进来,看到刘长河脸色不好,心里就明白了几分。捡起水壶,主动给他加了水。
  “县长,你是不是还在担心电视台的事?”
  刘长河道:“年轻人办事,就是太爱出风头。”
  葛秘书长道:“这是好事,不一定是坏事。”
  刘长河吐了一句,“能是什么好事?丑都丢人市里去了。”
  葛秘书长道:“王副县长不是受伤了吗?伤得不轻,估计得躺好几个月。”
  刘长河道:“要不是他突然出车祸,我也不会让顾县长去。”
  葛秘书长一笑,“其实这是好事,您不妨想想,既然小顾县长喜欢出这风头,不妨让他再出足一点。”

  “你什么意思?”刘长河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葛秘书长道:“王副县长肯定无法正常主持工作,不如让小顾县长暂时替代,他不是一直主张,要把教育那块抓起来吗?效仿洪山县的搞法,那就让人去搞呗!”
  刘长河一愣,马上就摇头,“不行,不行!”
  葛秘书长道:“这有什么不行呢,他去抓,未必是坏事。”
  刘长河想到的是,万一他向自己要钱呢?现在刘长河一门心思在搞形象工程,才没有资金去投资教育事业。
  葛秘书长见他又反悔了,不由有些失望。

  刘长河道:“他还是太年轻,有些地方不够老练。”
  葛秘书长说,“那让谁来兼这一块比较好?”
  “这个,再说吧!我得好好考虑考虑。”
  葛秘书长一阵惋惜,这个刘长河,还是不放心小顾县长。他嘀咕了一句,“要是有个人能搞到钱,不用县里的资金就好了。”
  刘长河一听,咦?他马上叫住了葛秘书长,“回来!”
  “还有事吗?县长。”
  刘长河道:“你说,如果把教育这块工作,让小顾县长来抓,县财政不承担任何经费,你觉得怎么样?以他在市里的关系,应该可以到一些资金。”

  葛秘书长在心里骂了句,“老狐狸,想得太完美了吧?又要牛儿长得好,又要牛儿不吃草。天下有这样的好事?”
  可他还是点点头,“这个办法不错,说不定小顾县长,还真能想到捞钱的法子。”
  刘长河就笑了起来,“我看他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