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想劝她,而且他也不希望这件事情曝光。夏芳菲说,“我们已经有记者,赶到第一现场,我必须马上过去。可是路不会走。”
  顾秋说:“等停了雨你再来吧,路上不安全。王副县长的车都在路上翻了。”
  夏芳菲说,“不行!我们已经过了县城,正朝王子冲方向赶。”
  顾秋有些生气,“都跟你说了,很危险,你怎么就是不听?又刮风,又下雨的,你们凑什么热闹!”
  信号断了,顾秋看着手机,不管他了,“走吧!”
  在路上,碰到一辆救护车趴在那里,好象是抛锚了。顾秋对司机说,“你最好快一点,否则我们也是这样的下场。”
  司机心里着急,可是王副县长刚刚出了车祸,要是自己开这车,还出一个车祸,那长宁县就亮瞎了。
  一所学校倒塌,两个县长车祸。
  他只能尽量,小心翼翼的开。
  一路喇叭一路雨。
  顾秋的手机又响起,还是夏芳菲,“我们出城有三十多里了,还有多远?”

  顾秋说,“叫你们不要来!现在哪有时间,给你们带路,我必须立刻赶过去。”
  三十多里,应该就在后面不远。顾秋问司机,我们开了多远?司机说,顶多四十里,还有三十来里路。
  顾秋说,那你再快点。
  司机在心里暗暗叫苦,顾县长不怕死,可自己家里还有妻小呢,万一挂在这路上,太不划算了。
  当然,他知道顾县长想在市电视台的记者赶到之前去现场。否则传扬出去,说人家市电视台的人都到了,他们这些近的领导反而没到。
  顾秋就叫司机,做死的开。
  他一边忽悠夏芳菲,雨大,小心点开,刚才路上有好几辆车子抛锚了。说你们马上就可以赶到我们,不要太性急。

  结果,夏芳菲他们开了老远,还是没追上顾秋。
  司机说,“雨太大,我们不能太急。”
  夏芳菲心想,急也没用,那就安全一点开吧。
  结果顾秋比她们先半小时到达王子冲学校。
  顾秋下了车,小柴就给他打伞,顾秋说,打什么伞,都换雨衣吧。机灵一点。
  乡政府的人和学校领导都在,老师们一个个淋得跟落汤鸡似的。好些女老师衣服湿了,夏天的衣服很薄,紧紧贴着肉,胸前鼓起一团一团的,连内衣都那么明显。
  顾秋换上雨衣,走过去,“情况怎么样了?”
  乡政府和学校的领导早就知道,县领导要过来,小柴介绍,“这位是顾县长。”
  乡长指着那边正在清理的废墟,“还好,只是倒塌了教学楼。正组织人在抢救呢!”
  “有多少人受伤?”

  “目前受伤的只有六个,还有两名学生失踪了,不知道是不是在下面,目前我们没法确定。”
  顾秋吼了一声,“什么叫没法确定,联系家长了吗?”
  校长说,“联系过了,家里也没有,所以我们才急了。但是废墟里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希望没有埋在下面就好。”
  顾秋大步走地去,“跟我来!”
  风大,雨大,天色暗。
  事发之初,还是中午,此刻已经下午了。

  这雨一下,天暗黑暗黑的。
  王子冲学校的教学楼,还是那种土坯结构,二层的楼房。一共两栋,塌了一栋。
  砖,瓦,全完塌下来,瓦砾碎了一地。
  那些房梁,木板,横七竖八的,很多已经被打断了,露出森森的一截。
  顾秋喊,“把所有人都叫过来,大家一起搬砖头。”
  人多力量大,他这一喊,那些乡政府干部,学校老师,校长,通通跑过来帮忙了。
  还有些家长,也参与进来。

  学校说有两名学生失踪,他们担心被压在下面。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先搬开了再说。
  人心齐,泰山移,区区几堆破砖头烂瓦的,有什么好为难的?
  校长喊,“身体吃得住的,都去帮忙吧!”
  男老师大都跑过来,女老师也有一些过来帮忙。
  雨水打在她们的衣服上,弄脏了她们的衣服,她们的脸,他们一声不吭。
  乡长过来喊,“顾县长,你去指挥吧,我来搬。”
  顾秋抹了一把汗,“不是有你在指挥吗?罗嗦干什么?你叫食堂里烧大锅开水,用生姜准备好,搬完大家都去喝生姜水。”

  乡长立刻吩咐下去,顾秋在搬砖的时候,小柴道:“教育局的人一个都没来。”
  顾秋心里一阵恼火,这些王八蛋,人命关天的时候,都不出来抢救,躲哪去了?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夏芳菲他们的车赶到了,她看着这场大雨下的人群,“他们在干什么?”
  有人告诉她,顾县长正组织人手在抢救,听说有两个学生被埋在下面了。
  夏芳菲一边穿着雨衣,一边喊,大家快一点,一定要把这些镜头抢拍下来。
  她看着雨中的顾秋,心里有种复杂的异样。
  为什么每次出事,总有他在第一现场。其他领导呢?

  他又不是分管教育的副县长,凭什么是他第一个赶到?其他人又在干什么?
  这让夏芳菲想起了长宁体育馆事件,顾秋也是奋不顾身,抢在救灾第一线。
  夏芳菲看着这场大雨,她的思绪有点走神了。
  顾秋应该不是那种登徒浪子,否则他怎么可能两析分化?

  夏芳菲穿着雨衣,跟助手一起来抢拍这一幕。做为一名副台长,她完全可以不出来抢这样的新闻。
  但是夏芳菲始终保持着这种品质,她认为新闻的意义,不仅仅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而是传播一种精神。
  她要寻找一种精神,让这种精神,在人民群众的心底里,生根发芽。让这种精神,蓬勃发展,感染着每一个人。
  这次电视台接通的是直播,夏芳菲在风雨中,为大家报导这一消息。

  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到这样的新闻,看到顾秋组织了大量人力,徒手挖掘废墟,抢救被埋在下面的两个学生。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很多人通过镜头,看着顾秋亲赴险境,有人在心里暗暗感叹。
  从政军听到秘书记,长宁又出事了,一所教学楼倒塌,县领导亲率群众进行抢救。
  从政军打开电视,一看,呀,又是顾秋这小子。
  他看到顾秋脸上,身上,全部是泥巴,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从政军就在心里暗思,这小子真不怕死,为了政绩,命都不要了。

  陈燕也在看电视,因为外面大雨,根本就出不了门。
  看到顾秋在电视里拼命的样子,她都替顾秋紧张。
  长宁县呢,刘长河又在骂人,“搞毛,电视台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他就叫秘书给顾秋打电话,“电视台怎么跑去了?”

  顾秋说,“我哪知道,他们没事就喜欢凑热闹。”
  刘长河还想说什么,顾秋早挂了电话,又去搬砖头。
  刘长河气得一脸铁青,这小子居然挂自己电话,太不象话了。顾秋呢,根本没想这么多,哪有时间跟你屁话?救人要紧。
  六点多了,顾秋带着人抬开最后一根木头,搬走最后一块楼板,没有发现什么学生。
  吁——!

  看到这里,他反而吁了一口气。
  校长等人面面相觑。有人却骂娘了,“哪个王八蛋乱扯,根本就没人嘛!”
  校长解释,“的确有两名学生不见了,家里也没有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