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8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太子的话,也没有太过惊讶,一万在这边只能算是普通人的工资,但是在那边可是天价,现在政府军都拿不到一万,我说:“好,就这个价格,但是,只能一千人,多了,我养不起。”
  “剩下的我养,大哥,你出一半,我出一半,你先给我转三千万过来,我跟老毛子买点武器。”太子说。
  我说:“知道了,对了,你阿爸这次生日,你二哥威胁我,要跟我谈生意,你觉得这次咱们动手合适吗?”
  “大哥,如果在仰光动手,恐怕。。。”
  我听着太子的犹豫,就皱起了眉头,我说:“知道了,还是等时机合适吧。”
  我挂了电话,抿着嘴,仰光不是动手的好时机,第一,他是老杂毛最宠爱的儿子,在老杂毛结婚的时候杀他,老杂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需要老杂毛跟魏敏反目成仇,但是这个太难了,且不说机会,单单是魏敏把老杂毛控制的跟儿子似的,就很难成功了,第二,仰光的治安虽然不算是顶级的,但是也算是非常好的,如果大动干戈,我恐怕都会自身难保,虽然魏敏是通缉犯,但是最终还是得过老杂毛那一关,所以老杂毛是关键。

  陈玲坐下来,摸着肚子,看着我,说:“又有事?要走吗?”
  我听了,就看着他,我虽然很想骗骗她,但是我还是说:“嗯,准备去缅甸。”
  “多久?孩子的预产期在十二月底,那时候该过年了,你总该会回来陪着我吧?我一个人害怕。。。”陈玲握着我的手说。
  我看着她的眼神,是真的害怕,生孩子这种事,我也害怕,不要说他一个女人,那种对于新生命降生的惊喜与陌生,让人的内心本能的充满一种未知的恐惧与排斥。
  我说:“一定回来。”
  陈玲靠在我怀里,说:“给他起个什么名?”
  “出生了再说,要不然忌讳。。。”我说。

  陈玲点了点头,我刚想亲他一下,但是张奇说:“飞哥,珠宝街的那个老东西来找你,来者不善,要不要撵走?”
  老东西?应该是周会长了,张奇真的是个性格厉害的人,谁在他眼里都是不入眼的,陈玲站起来,说:“你忙吧。。。”
  她说完就去卧室了,我看着陈玲的背影,又看了看张奇,他也看着我,说:“飞哥,女人怀孕了之后,性格会不会变?这他妈是嫂子吗?”
  我苦笑了起来,他问我, 怎么知道,我也就一个老婆怀孕了,而且是第一次,我说:“请进来吧,礼貌点。”
  张奇点了点头,就跟赵奎一起去请周会长,我也出去了,雨季的瑞丽,难得有好天气,我站在朗园里看着那山谷里的氤氲雾气,很享受,我看着周会这拄着拐棍上来了,有两个人扶着他,他气喘吁吁的走着。

  我看着周会长,他真的艰难,本来应该入土为安了,我帮珠宝街拦标,赢了一块标王,给他冲喜之后,他又活过来了,但是活的并不轻松,又被我这个年轻人,整的死去活来,大概是他欠我的吧,在临死之前,要还完。
  我说:“周会长,你好,你说一声,我直接就去珠宝街见你了,何必跑一趟?”
  周会长挥挥手,说:“不妨事,现在你是大人物,我来见你,是应该的。”
  我听了,心里就很心虚,我哪里算什么大人物,我见过的人,处理过的事,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事情,顶多耍了一些好手段而已。
  周会长看着这山庄,说:“一直都说着泉山湖的景色好,我也一直想买一套来养老,但是没想到这四栋别墅都卖了,以前人家来推销的时候,我还很反感,但是现在想要买的时候,他却没有了,所以啊,人得抓住时机。”
  我听着周会长的话,就笑了起来,我说:“周会长,你知道年轻人跟老人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你说说看。。。”周会长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如果是我,我会直接说,邵飞啊,现在珠宝街是内忧外患,这个麻烦是你搞出来的,虽然我们珠宝街的人都挺恨你的,但是现在也是你的机会啊,只要你肯站出来,我相信你,你能力挽狂澜,拯救珠宝街的名誉。”
  我说完就看着周会长,我有点太不要脸了,把自己说的有点厉害,周会长倒是很认真,他问我:“所以,我更想问你,你有这个能力力挽狂澜吗?你愿意吗?”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我说:“说实在的,我不愿意。。。”
  周会长点头,说:“如果是我,我也不愿意,因为太难了,而且,还有那么多恨我的人,就算我真的能力挽狂澜,最后也不是讨好的,你是个功利性极强的年轻人,我懂。”
  我点了点头,周会长说:“从上世纪,我们开始联合起来做珠宝街,已经三十多年了,一个鼎盛的行业从我手里拔地而起,他就像是我的儿子一样,每一个会员都是由我经手,选拨进入协会的,每个商户都跟我保证,不卖假货,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们会卖瑕疵品,而且是用欺诈的手段,最后一个个都被判刑,我都认了,珠宝街的倒台,广东是最有益的,我也感觉到你的心已经东移了,但是相信我,广东绝对不是长久之计,而且更不是你邵飞的长久之计,如果你想在广东发展,只要黑手发在,你就做不大,无论你做什么,最后都是给他做嫁衣。”

  周会长的话,十分的厉害,是的,无论我做什么都是给陈发做嫁衣,上一次三百吨巨兽,这一次珠宝街垮台,我都是给陈发做嫁衣,虽然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但是得利最多的,却是陈发。
  我没有说话,心里挺复杂的,周会长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枚徽章给我,说:“我一直珍惜我的荣誉,你愿意接受我的荣誉吗?”
  我看着他殷勤的希望着我接受这枚勋章,但是我不会要,那是他的荣誉,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要。”
  周会长显得很落寞,说:“我老了,真的老了,如果我年轻十岁,不,我年轻五岁,今天,我断然不会来找你,但是我真的不甘心珠宝街就这样没了,这个荣誉我打拼了一辈子,我现在都给你,只要你不让他垮掉。。。”
  日期:2017-08-2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