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陈老板的话,我也在考虑,但是我不甘心,马帮是我一手拼下来的,想想那一次次的风雨,想想我身上的刀疤,都是我一滴滴血,一块块肉拼回来的,我没有要做总锅头的意思,但是我不想被田光这样利用完了,想赶走就赶走。
  古往今来很多例子,那些靠黑势力起家的人,全部都没有好下场,我觉得我也不例外,但是,我现在还不想退。。。
  “来,在喝一杯。。。”陈老板说。
  我举起酒杯,跟陈老板碰杯,陈老板好酒,就算现在没有应酬,他依然会喝酒,就算他的胃已经烂了,还是要喝酒,我看着陈老板,我说:“爸,要是让你戒酒,你能戒吗?”

  陈老板笑了起来,说:“会戒,但是会偷喝。。。”
  说完他就笑了,我也笑了,我说:“所以说,现在你让我全身而退,就是自欺欺人,没用的,就如你一样,医生不给你判死刑,你还是会喝酒的,不管是你自己想要喝,还是别人要你喝,你都会喝,这就跟我现在的情形一样,我不能退,也不想退,也退不了。”
  陈老板点了点头,说:“不管是什么时候,我都觉得你跟你爸爸有一点是像的,闷头做事,一如既往,我很难想象,一个人给一个老板开车二十年而不枯燥,我相信,只要你坚持做下去,总有会得到你想要的那一天。”
  我点了点头,又喝了一杯,今天有高兴有悲伤,悲伤与我妈妈,高兴与跟陈老板聊天,所以就多喝了几杯,人要是有心思,喝酒很容易醉,这次我就喝醉了。。。

  在昆明呆了一段时间,陪着陈玲见见那些同学,炫炫富,吹吹牛,跟其他人接触接触,也挺高兴的,去了一趟我们的陈氏珠宝行,生意还可以,只是没有大钱可以赚,因为没有顶级的货,三万五万的可以卖一卖,但是总归是入不敷出的,请的人都很贵,珠宝鉴定师,高级服务员之类的,月薪都好几万,如果一天没有三十万的营业额,我都是亏本的。
  昆明这边,还是不如瑞丽,光是游客,都能把瑞丽给养肥了,所以想要做翡翠生意,还是得在瑞丽。。。
  我跟陈玲的家已经定在瑞丽了,所以很快就回瑞丽了,我们回瑞丽,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天一样的大事。
  我陪陈玲去做孕检,在外面等着,很多人都拿着手机看新闻,都在谈论这几天瑞丽发生的事情。
  “飞哥,你看,吴彬被判刑了,三年,欺诈罪,还有十二名玉石商人也都被判刑了。。。”张奇拿着手机说着。
  我看着画面里的吴彬,面色严厉,昔日珠宝街最傲慢强势的男人,如今站在审判台上,依旧是面不改色,但是我知道他内心的纠结,从他额头上那多出来的一缕白发就能看的出来,他最近几天一定是心力交瘁。

  死了侄子,还想跟我报仇,但是居然被我给摆了一道,直接判了三年,虽然缓刑,但是也够他受的了。
  “我草你吗的,飞哥,罚了珠宝街二十六亿,这次他们吃的钱全部吐出来了不说,还搭进去五亿,飞哥,真他妈得劲啊。”张奇笑着说。
  我看着周会长视频里道歉认罚的画面,很佩服,我以为这种风雨,足够把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打倒,但是他不但没有倒,反而振作了起来,不但接受罚款,用刑,还出面道歉,他是在用自己毕生的荣誉来挽救珠宝街最后的荣誉啊,但是陈发跟王贵他们不会同意的,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张奇把画面给换了,说:“飞哥,你看,陈发组织了百人维权大战,他联系了东南亚的商人,内地的河南人,天津帮,上海帮的,足足一百多人要跟珠宝街打官司,这次,恐怕珠宝街在劫难逃了吧。”
  赵奎也点了点头,说:“你看,退货潮来了,几乎所有的商人都来瑞丽退货要求补偿,就算是珠宝街再有钱,也经不住这么多蚂蚁来咬吧,看来,珠宝街得大出血了。”
  我看着那些来退货的商人,就像是难民一样,唯恐不及时就会吃亏一样,总体来说,珠宝街的货还是好的,他们来退货,也只不过是人心乱了,这一招,杀人诛心真的厉害,我给陈发铺了路,他就直接把珠宝街干掉,这种人,对得起黑手发这三个字。

  我看着陈玲出来了,就走过去,陈玲很开心,说:“还是有用的,你看,就是胎粪,不用担心的。。。”
  我看着就笑了起来,一切正常了,只是羊水依然偏少,只是事实证明拜佛是没用的!
  回到家,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瑞丽翡翠界铺天盖地的新闻,所有的黑幕都被电视台给揭露了,那些偷龙转凤的,染色的,以及赌石源头做假的,都给揭露了出来,一时间,瑞丽七彩云南这个名头,受到了巨大的质疑。
  “飞哥,太子打电话来了。。。”赵奎把电话拿给我。
  我接了电话,我说:“说。。。”
  “飞哥,我跟他们谈了,一共有三千个人,一万多把枪,只要你愿意出钱养,他们就跟我们。”太子喘息着说。
  我感觉到了太子的紧张,养三千人是一个什么概念?我养不起,珠宝街可能养的起,他们每个人,一天的消费,就是好几万,有时候会更多,你别看好几万不多,但是养他们可不是养一天,而是养一年,十年,而且,在更多的时候,他们是没有用的,所以对我来说,养这么多人是没用的。

  我皱起了眉头,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你现在养他,等你没钱的时候,不能养他们,那么你就麻烦了,他们会把你磨死,所以,我要考虑清楚,但是我感觉到了太子的兴奋还有狂热,当然了,现在突然有一批三千人的兵马愿意跟你,只要有钱就好说话,他当然愿意了。
  他的欲望跟考量跟我不一样,所以,他兴奋,我担忧,我问:“魏三公子那怎么说?”
  “哼,他能怎么说?入赘的女婿不如狗,现在他做佤邦经济顾问,每个月拿几万块钱的薪资,那帮跟着他的人都后悔死了,自力更生不说,还要备受打压,他们早就受不了了,所以我们一拍即合,大哥,这是个机会啊。”太子说。
  我听着就舔着嘴唇,我说:“你有没有考虑过,如果有一天,我们没钱了,这帮人该怎么处理?他们不是你的亲兵,是你买来的,没钱了,他们就会把你卖了,你们姓魏的,都有这个传统。”
  “大哥,我知道,只要我们把二哥给干掉,把矿区养在手里,就如你说的,我们控制了阿爸,所有的事情都水到渠成,我们不白养,是不是?”太子说。

  我听着太子的话,放心了不少,他最起码在干掉他二哥的态度上跟我是一致的。
  “精简,我养不了那么多人,把人员精简下来,我要最好的,最能打的,最能办事的,他们现在拿多少钱,我给十倍。”我说。
  太子听了就急忙说:“飞哥,他们在佤邦赌场做保安,每个月才拿十几块钱,活的最好的是厨师,你给他们十倍,恐怕不值得他们为你卖命吧。”
  我听了就苦笑了,佤邦虽然是小深圳,东南亚的小香港,但是毕竟也是缅甸,这些人每个月也只能拿十几块钱,真的很低,我说:“你允诺了多少钱?”
  “一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