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8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交涉了之后,就朝着珠宝街的行政大楼去,在大楼的客厅里,我看到了不少的人,都是那些前来参加婚宴的人,但是今天没有婚宴可以参加,只有丧宴,还有珠宝街的葬礼。
  一行人穿过大厅,所有人都站起来了,脸色严肃,他们看着我们朝着大楼里走,有保安要拦着,但是行政部门的人出示了证件,保安也无可奈何,只能送我们上去。
  我走在一行人前面,来到周会长的办公室前,看着保安把大门推开,我们走进去,周会长的办公室很大,我来过,非常大,但是现在三四十人走进来,再大的办公室也显得有些拥挤。
  我看着吴彬,他狼狈的在跟周会长说什么,房间里还有一些珠宝街的高层管理,看到我们进来了,吴彬脸色难看,他咬着牙指着我,说:“来的这么快,你真的迫不及待要我们的命是吗?你以为你能吗?”
  “吴先生是吗?你涉嫌欺诈,倒卖虚假翡翠高价值物品,跟我们走一趟。”
  我听到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说着,身后的人,就去拿手铐,吴彬看着本地的哪些官员,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上来说话,而且,很深恶痛绝的样子。
  吴彬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被拷上了,他看着手上的手铐,脸上的肌肉在颤抖,他被拉着出去,走到我面前,吴彬看着我,说:“邵飞,你狠。。。”
  我看着吴彬被带走,就笑了一下,回头看着周会长,他走到我面前,颤颤巍巍的,几个人扶着他,我看着周会长,我说:“周会长,希望你不要误会,有些事情,是你们做错了,你们就要承担这个责任。”
  周会长点了点头,没有激动,只是表情有点难看,果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他说:“我很想知道整件事的原委。”
  我听了门就颇为讶异,果然,周会长厉害,我挥挥手,陈发跟朱贵的人,就把之前买的货拿过来,全部都是用重金属箱子装的,他们把货放在桌子上,然后打开箱子,把所有的翡翠都拿出来。
  我看着哪些翡翠,我说:“周会长,我一心促成这笔买卖,二十几亿,我自己出了七个亿,我相信珠宝街的信誉,所以,你们发的货,我一律都相信是真的,没有瑕疵的,但是,你自己看。”
  周会长看着我,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走到桌子前,拿着桌子上的翡翠,我说:“周会长,看那个马鞍戒指,合同上,写的是帝王,无瑕疵的料子,但是,你自己,那是什么料子?你们真的贪得无厌,居然把帝王绿给我换成了黄杨绿。”
  周会长拿起来,看了一眼,他握紧自己的老手,哽咽了起来,我说:“周会长,你看那件玻璃种的叶子,你对比一下照片,合同上写的是什么?”
  周会长看了一眼,又跟合同上的照片对比了一下,他摇头,一言不发。
  陈发认真的说:“哼,为了怕你说我们诬陷你,我们的料子全程都有监控,拆包的时候,都有录像,我们跟你打官司,肯定会把证据都准备充分的。”
  周会长转身看着陈发,他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说,而是把手里的马鞍戒指给丢在地上,料子没有碎,只是掉在了地毯上,周会长踩着走过去,我看着有点惊讶,虽然这个马鞍戒指被掉包了,但是也价值几千万,他就这么踩着过来了。。。
  周会长转身,看着我们这么大一批人,他反而更加的镇定了,双手背后,看着我,严肃的说:“邵飞,我不相信,你们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我对峙,我很想知道,这是不是一次图谋不轨的陷阱。”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周会长,你是说我陷害你?污蔑珠宝街是吗?你们珠宝街的手段,已经烂了,我之前在珠宝街买了很多翡翠成品,就如你看到的那样,被人掉包了,你要看录像吗?”

  周会长点头,说:“我还真想看看。”
  听到周会长的话,我就让张奇拿录像来,吴彬已经完了,现在我要跟周会长斗,但是周会长显然是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他根本就不会慌,所以,我要用实打实的证据,来赢他。
  张奇把录像拿给周会长看,一边看还一边让周会长注意,我们都在等着,没有人发脾气着急,都按章程办事,等着周会长妥协,只要他妥协了,我们后面的事,就好办了,怎么拿捏珠宝街,都是我们说了算。
  看了一会,周会长挥挥手,有点疲惫,身后的人说:“我们可以请律师,你可以休息休息。。。”
  周会长挥手,说:“根都要烂了,我都要死在这烂泥了,我还休息什么?”
  我听着就点头了,周会长的话有点决绝,也有点可悲,我没有说话,周会长问我:“邵飞,几家店?”
  “我遭遇的是两家,而这笔二十亿的单子,我们被换六十多件货物,所有的东西,都在清单上写着,所以说,你们有一半的商家,都存在着欺诈,偷龙转凤的恶劣手段。”我狠狠的说。
  周会长听了,就沉默了,陈发说:“周会长,以前,我们就遭遇了这件事,但是那时候碍于我们没有货源,我们想拿货,就必须来你们瑞丽,你们怎么用手段,我们都忍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忍无可忍了。”
  周会长听了,就很生气,说:“为什么你们以前不投诉?”
  “投诉?谁说没有呢?但是有用吗?不管是原石,还是成品,我们都有投诉,但是,你们不是不受理,就是包庇,还压我们的货,我们敢吗?我大北京人都他妈怂了那一段,那时候,没有货,我们可就没米下锅啊。”朱贵冷笑着说。
  周会长看着那些人,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说:“官司不同打,这件事,我认了,货款我退,我道歉,我会做出深刻的改革,请给珠宝街一点时间。”
  我笑了笑,周会长,真的是个厉害的老头子,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我不会给他的,我说:“周会长,退休,要不然,你不会气死的。”
  听到我的话,周会长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了,他说:“邵飞,真的要谢谢你,要不然,我还以为这一片繁荣是真的呢,是你,让我见识到这繁华背后的虚妄。”
  我听了,就惊讶的看着他,妈的,这个老东西,真的厉害啊,这都压不倒他?
  珠宝街的精神支柱就是周会长,吴彬只是行政人员,他虽然掌控着珠宝街绝大部分的权利与行政能力,但是打到吴彬是没有用的,只有把周会长这个顶梁柱给压垮了才行,可惜,这个顶梁柱比我想象的要坚硬,他就是不倒。
  “周会长,官司我们是一定要打的,这件事是一定要调查的,所有的过程都会公开透明的,你们的手段,我们还要在3。15上曝光,希望你配合我们!”

  我听着那些官员的话,就笑了,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一个很严重的地步了,这么大笔的欺诈案件,上面不会不管的,而且要曝光,因为,翡翠现在的价值真的超过了他本身应有的价值,这个暴利的行业如果存在着这么黑暗的幕后,是不会被允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