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3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他大手一撕,凌柯可怜的睡裙灰飞烟灭。
  一个小时后,大汗淋漓的两个人泡进了浴缸,凌柯蜷着身子躺在柏南修身上,幽幽地说道。“刚才我还准备了很多招,可惜一个都没有使出来。”

  “什么招?”柏南修问。
  “逼问你为什么看到照片不发火呀?还有你一回来就说不要分手是怎么回事?还有郭玉儿怎么会有我跟马浩泽见面的照片,还有,你都结婚了,郭玉儿为什么不死心,你是不是还让他存在幻想?”
  “问题挺多呀!”
  “是呀,所以我都想好让你三天三夜不下了床,累了也就只好如实招来。”
  “这招挺毒的!”
  “那有你的招毒,让我哥给我妈支阴招,斩我桃花?”
  柏南修斜睨着看着凌柯,幽幽地问,“你喜欢那棵桃花?”
  凌柯调皮地看向他,“你想听实话吗?”
  “太伤人的话就不要说。”柏南修移开了目光,脸色不太好。
  “不伤人,挺养人的。”凌柯凑到柏南修面前跟他耳语了一句。
  柏南修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他翻身压住凌柯,“小家伙,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我?”

  “我怎么告诉你?你可是A大女生心目中完美的男神,虽然高冷但是走到任何地方都自带追光,而我呢只是喜欢你的众多女人之一,除了你是我哥的朋友这层关系,这些年,你也没给我暗示!”
  “怎么没有,英语系跟你们社会系隔半个校区,你每次下课都能遇到我,你以为是巧合?”
  “可是同学们说,你来我们社会系是因为网球场在我们社会系校区里,你不是爱打网球吗?”
  “我是为了看你才特地学的网球,我跟你哥都在滑雪社,当然是喜欢户外运动,谁喜欢在鸟笼子里打网球!”
  “你就这么喜欢我?”凌柯有些忧愁地问。
  “你不也喜欢我吗?”

  “但我觉得你喜欢我多一些!”
  柏南修板起脸,“当然,都丢人地求你不要分手了,我的自尊呀,当时都碎成了渣。”
  “真的吗?”凌柯摸了摸柏南修的胸口,“我还以为你是跟郭玉儿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所以才态度良好地求我不要分手!”
  柏南修给了她一记大白眼。

  凌柯哈哈大笑。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柏南修捏了一下她的脸。
  凌柯笑得更大声。
  “柏南修,光着身子躺在浴缸里不应该说这句话!”
  “说那一句?”
  “我要弄死你……”
  凌柯跟柏南修误会解除,泡完澡光着脚丫坐在沙发上开始摆弄柏南修跟她买的礼物,几套设计时尚的衣裙。
  “这都是你挑的?”她问柏南修。

  柏南修用一种你在说废话的眼神瞅了一眼凌柯,没有吭声。
  凌柯试穿了一套,大小正合适。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寸?”凌柯问。
  柏南修伸出手晃了一下。
  凌柯的脸瞬间红了,高冷男神的动作真是意味深长呀。

  这时,凌柯的手机响了,是张军打过来的。
  凌柯接听,自然是张军在怪罪,问她中午为什么没有到场。
  “对不起,我老公出差突然回来了,所以没能喝上你的喜酒,莫怪罪。”
  “你老公?”张军显然不信,“凌柯,你是不是故意疏远马浩泽才这么说的,我觉得你没有这个必要,马浩泽当时跟你表白不是开玩笑,他是真的要出国,并不是在出国之前故意整你,你干嘛还生气?”

  “我根本没这么想,我是真结婚了!”
  “既然这样,那你让你老公过来一起吃晚宴,还是老地方,我订了一间大包,方爱玲也过来,她说带男朋友,这样更好,大家都把伴侣带过来彼此认识一下。”
  凌柯不想去,一听方爱玲带男朋友更不想去,因为她知道方爱玲的“男朋友”其实就是柏南修,如果不出意外,等一下方爱玲肯定会过来借人。
  “算了,我老公刚下飞机很累,你们聚吧。”
  “凌柯,你这人怎么这样,是不是因为你当年强吻过马浩泽,所以当着同学们的面害怕大家旧事重掉?你放心,大家不会说的,接个吻,多大的事!”

  凌柯一听就急了,“谁强吻马浩泽了?张二宝,你怎么又喜欢造谣!”
  柏南修坐在一旁突然看向凌柯。
  凌柯手机里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凌柯一副气急败坏地嚷道,“你说谁看到的,张秀珍?我们在小树林里还亲了一分钟?”
  “……”
  “还有人拍了照?”凌柯彻底按捺不住了,“张二宝,你是不是中午喝多了?”

  “……”
  “我强吻马浩泽跟我带不带老公出席晚宴有关系吗?”
  正当凌柯跟张军争得脸红耳赤的时候,柏南修突然站了起来。
  “我们去!”他说道,目光如炬地看着凌柯。
  凌柯拿着手机呆呆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参加你同学的婚礼晚宴呀,你不敢吗?”
  凌柯捂住手机压低嗓音说道。“不能去,等一下我跟你说!”
  “必须去,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强吻过马浩泽。”
  凌柯还想说什么。
  柏南修强硬地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接电话,“答应他!”
  凌柯迫于压力只好答应,“好吧,张二宝,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挂断电话,凌柯对柏南修说道,“哥,你这是要害死我?”
  柏南修做了一个不解的表情,手指抵着凌柯的小脑袋说道,“刚才是谁在教训我不够坦诚?好,我现在很坦诚的告诉你,我要去,而且我还要当面听听四年前你是不是强吻了马浩泽?”
  “没有这回事,是张二宝激我的。”
  “……”柏南修用一种不相信的目光瞅着凌柯。
  “好吧,我跟你说件事,我把你借给方爱玲了!”
  “借,什么意思?”
  凌柯只好把之前跟方爱玲商定好的事告诉了柏南修。
  柏南修坐在沙发上耐心地听完,然后有些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凌柯,你还真行,不声不响就把老公移了主,你这样做打算以后都不跟你的高中同学联系了?”
  “我没说不联系呀!”
  “既然要联系,那以后我们举行婚礼,你的同学看着你挽着方爱玲的男朋友结婚,你怎么跟别人解释,抢了闺蜜男朋友?”
  啊!对呀,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件事!
  “那怎么办?”凌柯问。
  柏南修高深莫测的一笑,“我不是已经帮你解决了吗?”

  凌柯想想也是,带柏南修出席不就是解决这个问题吗,可是方爱玲怎么办?
  对不起。她也只能公事公办了!
  在凌柯准备给方爱玲打电话讲公事公办这个问题时,方爱玲的电话率先打了过来。
  日期:2017-09-03 09: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