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2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分钟后,她把浴室门打开一条缝,伸出一截粉粉的手臂朝柏南修招手,“柏南修,我衣服忘了拿,帮我拿一下!”
  柏南修进了卧室帮她拿出一条睡裙出来。
  他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凌柯就在里面喊,“我在弄头发,你帮我拿进来。”
  柏南修推门进去,就看见……
  凌柯用毛巾裹着头发,两只手有些害羞地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饱满的一袭粉白那能遮得住。就那么刺眼地落到了柏南修的眼底。
  他的目光明显一滞,喉结也动了一下。
  “只有一条浴巾,我只好包了头发。”凌柯委屈地嘟起了嘴。

  “凌柯!”柏南修拿睡裙的手垂了下来,睡裙在无声无息中掉到了地上。
  凌柯走到他面前,从地上捡起睡裙,嗔怪道,“你怎么弄的,都掉地上了,让我怎么穿?”
  柏南修没有说话,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那抹白,又唤了一声凌柯。
  凌柯不理他,还在一旁抱怨,“衣服都湿了,怎么办?你把衣服脱给我穿!”
  说着,她伸手就去解柏南修的衣服。
  柏南修按住了她的手,俯下身就想去吻她的唇。

  凌柯就是想逗他,那会让他得逞,她娇滴滴地说道。“嗯哟,我还光着身子里,你能不能让我先穿衣服。”
  “不能!”柏南修说着又要去寻她的唇。
  凌柯就是不给,她胡乱地在他身上蹭着,笑嘻嘻地与他闹。
  柏南修又喊了一声,那声凌柯简直就像在乞求。
  凌柯窝在他的怀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小小的脑袋歪着,像个要吃蜜糖的孩子一般嘟起嘴说道,“你干嘛老叫我?”
  柏南修不说话,盯着她,目光深远幽长。

  “你是不是想说磨人的小妖精这种话?”凌柯又问。
  “你确实够磨人的。”
  “你也挺磨人!”凌柯用手指勾着柏南修身上的衬衣扣,头依在他的胸前说道,“什么话都不跟我说,就算是我犯错也不问,净让我猜!”
  柏南修紧紧地拥着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该说什么?”
  “说你想说的呀,你没有想问的吗?”
  柏南修摇摇头。
  凌柯见他又准备保护沉默,心一横推开他,胡乱地套上睡裙回了房。
  她把房关得震天响,但是过了一会儿,柏南修并没有进来。
  凌柯心想柏南修是高冷又不是木头,她刚才都生气了,他为什么不进来哄一哄?
  这个男人,他心里在想什么呀,好想掏出他的心看看!
  凌柯又在房间里等了一会,见柏南修还是没有进来,她有些坐不住了,拉开门朝外喊,“柏南修,我生气了。”
  可,柏南修就站在门外,他靠在门框上侧着头看着她。
  凌柯喊完一见他像尊佛似地站在房门口,又觉得好笑,拿眼就去翻他。
  “你干嘛不进来?”

  “我怕自己忍不住。”
  “我还忍不住呢!”凌柯伸出手拉住了柏南修的衣领。硬是把他拽了进来。
  她插着腰站在他面前,开始质问,“说,你在法国是不是跟郭玉儿不清不楚了?”
  柏南修明显一愣。
  “我刚去找郭玉儿了,她说她把你搞定了,有这回事吗?”凌柯努力地踮起脚,她想在气势上吓一吓柏南修。
  他既然不质问,那由她质问好了。
  “她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柏南修回答。

  “我……”凌柯想了想站到了床上,居高临下地说道,“我不知道!”
  柏南修仰起脸看着她,他觉得她今天很奇怪,明显的想找渣。
  “你想吵架?”他问她。
  “我想打架!”凌柯坏坏地笑,“柏南修同志,你打不打?”
  “……”柏南修彻底懵了。

  “柏南修!”凌柯搂住柏南修的脖子,轻声说道,“我们到床上打架好不好?”
  说着,她抬起脚勾住了柏南修的腰。
  柏南修的手顺势就扶住了她的大腿……
  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柏南修终于告饶,“凌柯,你想怎么样?”
  “我要你跟我说实话,在法国,郭玉儿给了你什么东西看,是她的裸照还是其它什么东西?”
  “她是给我看了一些东西,但是我并不相信。”柏南修说的并不坚定,在法国他是真的不相信,可是在酒店门口,他无法确定。
  我曾经答应过凌云,他如果追凌柯就必须给她自由。
  因为凌云知道他的性格太冷静太强势。
  “我们家凌柯可是公主,是公主呀,我不希望她在爱情里受到伤害,而你,柏南修,你太优秀,又有太多人喜欢,这会让凌柯很累的。”
  “我会给她自由的,除了爱她。我什么都不强求!”
  这是他的保证。

  凌云死了,所以他必须完成这个保证,对死者的保证!
  柏南修的话,凌柯并不相信。她认为柏南修如果相信她,是不会一回来就说不要分手这种话。
  还有,柏南修是个自负高傲的人,这样的人居然会说出不要分手这种话,他是怎么啦?
  他就这么爱她,爱到无底线,爱到宁愿他痛苦!
  “柏南修,我要你问出口?”凌柯轻抚着他的脸,温柔地说道,“就算你不相信,你也要问,要不然我就没有解释的机会,你知道吗?”
  柏南修把头埋进凌柯的怀里,半响才说道,“我知道他是马浩泽,我也知道他四年前跟你表白过,也许你不知道,当年是我让你哥找你妈拆散你们的。”
  凌柯一愣,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是我拆散你们的,凌柯,因为我喜欢你,不想让任何男人接近你!”
  凌柯慢慢地滑坐到床上,她真的被这个消息惊呆了。
  是的,四年前,马浩泽跟她表白后,她老妈就对她进行了“严刑拷问”,然后又上了三个小时的政治课。
  最后在凌柯的一再保证下,她妈才罢休。
  凌柯至今还记得,当天晚上,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写保证书的情景。
  而这些都是柏南修告的密,他怎么告的密?
  “我妈是怎么知道的?”凌柯问。
  “我让你哥回去说的。”
  凌柯突然笑了,笑得异常的开心。

  “哇。你还真是腹黑,居然用这一招对付情敌,柏南修,我有些欣赏你了!”
  柏南修看着她,没有说话。
  凌柯坐在床上,后仰起身子伸出修长白皙的腿抵住柏南修的腹部,她用脚尖挑开柏南修的衬衣,然后去挠他的肚皮。
  “你这么坏,我是不是应该惩罚一下?”她问。
  柏南修不吭声,只是伸手捉住她调皮的脚。
  凌柯突然脚一收,柏南修一下子站立不稳,就这么扑到她的身上,凌柯趁机用另一条腿勾住他的腰。
  “想吃我吗?”凌柯问,脸上红霞飞舞,妩媚动人。
  柏南修是个正常的男人,而且是一个刚开荤不久的男人,再说他们几天没见,想念自然是不必说。
  而此时,凌柯……

  柏南修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
  下一步动作时,凌柯按住了柏南修的手,声音软软糯糯的说道,“柏南修,我渴望了解你!”
  柏南修看着她,眸子因为隐忍变得殷红,他居高临下地说道,“这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女人,勾引老公还讲条件,你要了解真正的我,好,做完之后,我让你了解个透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