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90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梧桐躺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叶少阳,想要说点什么,叶少阳却拦腰一把抱起她,一只手放在空口中,对蝾螈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冲大家喊道:“你们都先出去,这玩意垂死挣扎,力大无比,被抓住就死了!”
  大伙震惊。妙心说道:“那你呢?”
  “我来牵制他,你们先躲出去再说,目标太多,难免有危险!”
  妙心望着他,目光闪动了一下,说道:“那我来牵制它,你们撤退!”
  “不要跟我争!它还杀不死我!”
  叶少阳说完,从腰间解下勾魂索,对着刚从墙下转过身的蝾螈抽了一鞭子。这一鞭子,打在了它后背上。
  勾魂索在这个世界是没有法力的,不过毕竟是一条铁索,用力抽打在蝾螈身上,也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口,最重要的是,眼下垂死挣扎的蝾螈,处在暴走状态中,就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不知道对付谁好,叶少阳这一下,就跟游戏中拉仇恨一样的作用,蝾螈的仇恨此刻全集中在了他身上,发疯般地朝他撞了过去。

  “放我下来,一起对付……”梧桐踢着双脚,话还没说完,叶少阳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别闹,看我的!”
  梧桐顿时就不闹了,倒不是听话,而是……她实在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敢打她的屁股,虽然她被叶少阳扛在肩上,姿势的话,屁股的确是最容易被他注意到,但是以她的身份,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么做,她是因为震惊,才一下子安静下来。
  叶少阳一个侧滑,从蝾螈的面前滑了出去,冲妙心等人大声喊道:“走啊,还等什么呢!”
  蝾螈这时候眼里只有叶少阳一个,就算攻击它,也不能把“仇恨值”拉过来,而且正如他所说,墓室太小,人太多的话,对于蝾螈来说,目标就是增加,容易被攻击到,不如都先出去,留下一个人牵制它,让出于垂死挣扎中的蝾螈耗尽最后一分力气,自然死去,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我们走,他要当英雄,就让他当!”陈晓宇喊了一声,顺着进来的石门跑了出去。曹雨兴和卢晓清回过神来,过去拉着妙心,一起逃之夭夭了。
  毛小方早在叶少阳第一遍说的时候,就逃出去了,他是在场几人中唯一知道叶少阳底细的人,他相信叶少阳,既然自告奋勇对付蝾螈,就一定会有办法。虽然实力不行,不过,毛小方相信他,也不想留下来分他的心,对事情也没什么帮助,干脆就听话离去。
  大伙都走后,叶少阳没了后顾之忧,长出了一口气,冲蝾螈又吹了一声口哨,施展茅山凌空步,在墓室中左右躲闪起来,蝾螈身材虽然巨大,但是尾大不掉,周转不灵,叶少阳利用这一点,跟它玩起了捉迷藏来。
  梧桐被他扛在肩膀上,随着他左右躲闪,被弄得晕头转向的,根本就放弃了挣扎,为了平衡,从他背后伸出手,牢牢抱住了他的腰。
  这一抱下去,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虽然耳边是蝾螈此起彼伏的吼叫,有时候甚至就在耳边,但她就是觉得很安全。她对自己的这种感觉,也是觉得很奇怪……明明自己实力在他之上,为什么被他这么抱着,会有这种一定不会出事的感觉,这种安全感从何而来?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到叶少阳站住了。
  梧桐的后背,顶在了墙上,脸被迫埋在叶少阳后腰上,什么也看不见,不由问道:“蝾螈死了?”

  回答她的是蝾螈的一声吼叫,而且从声音判断,好像在从远处迫近。
  之前那种奇怪的安全感消失无踪,梧桐情急中问道:“你怎么不动了?”
  “没什么好怕的。”叶少阳沉声说道,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蝾螈,似乎在等待什么。
  妙心等人从石门出去之后,并没有走太远,都趴在石门边上朝里面观望着,墓室里点着很多油灯,因此能够大致看见墓室里的情况。之前叶少阳抱着梧桐,身手仍然十分矫捷,在蝾螈的横冲直撞之下,一次次轻松躲过,大伙不管对他态度怎么样,心中都是有些惊讶,甚至有点暗暗的佩服,本以为他或许能就这样把蝾螈耗死,没想到他突然背靠着对面的墙壁站住了。
  谁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跑啊,愣着干什么!”情急之中,妙心大声提醒道。
  叶少阳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冲过来的蝾螈。蝾螈的脚步已经趔趄,眼神也浑浊了,看上去是撑不了多久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是生命里的最后一次攻击,蝾螈用上了体内的最后一丝力气,猛然提速,想要跟叶少阳同归于尽。
  “太慢了。”叶少阳轻声说了一句,就算蝾螈冲到理自己三米左右远的地方,身形猛然一矮,抱着梧桐一个翻滚,逃到了几米之外。
  蝾螈也不知道反应过来没有,就算反应过来,也根本没有时间调整方向了,一头撞在了墙上,轰的一声巨响,居然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大洞,半个身子钻了进去,石块掉落在他浑身是伤的身体上。

  “大哥,再努力一把,你不能死啊!”叶少阳紧张地喊道。
  蝾螈果然挣扎着从自己撞出的洞里爬了出来,结果脑袋刚移出来,浑身猛地一个抽搐,倒在地上彻底不动了。
  死了。
  这个两三米高的大块头,总算是被叶少阳给玩死了。
  叶少阳仍旧没有放梧桐下来,走过去,从蝾螈的脑袋上拔出了一直插在上面的七星龙泉剑,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看着剑身说道:“对不住啊,回去再给你洗澡。”
  说完把剑插回到剑鞘里。
  这个时候,他才转过身,对着石门外吼了一嗓子,说道:“进来吧没事了。”
  妙心等人也待要走进墓室,突然又是一阵水花掀动的声音,从那口巨大的水井里传来。
  “靠,不是吧!”叶少阳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结果很快这预感就成了现实:一个庞然大物,在一片水花之中从水井里跳了出来。

  又是一只蝾螈!
  体型上比地上躺着那只小了快一半左右,但叶少阳知道,这一头可能更不好对付:体型小,意味着更敏捷,速度更快。目标也小的多。
  原来这水井里不止一只蝾螈!
  其实这本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实:蝾螈能从水井下面上来,说明水井下面一定有地下水系,有一只蝾螈,多半就有两只:不然这只蝾螈总不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只出来一只,叶少阳也不清楚,也许刚好就有一只在附近,总归是他们运气好,如果刚才打到一半出来眼前这只,那情况就不知道有多危险了。
  这只小一点的蝾螈跳出来之后,先是环顾了一眼周围,立刻发现了那只死在叶少阳脚下的蝾螈,然后看到了叶少阳。
  “对不住啊兄弟,这是你爹还是你哥,或者你姐姐?”
  这种时候,叶少阳居然还开的出玩笑。梧桐趴在他肩上,气得快要背过气去,双手拍打着他的后背,嚷道:“快放我下来,一起应敌!”

  叶少阳没理她。
  那蝾螈突然仰天大吼,吼声中带着明显的悲伤,然后二话没说就冲叶少阳冲了过来。
  日期:2017-08-31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