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0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芳菲问他们,“当初是什么情况,让你们拒绝签字?后来为什么又痛痛快快的签了?”
  村民回答,“如果每个干部都跟顾县长一样,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其实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通情达理的,只要上面不搞这么多妖蛾子,一切都好说。”
  然后,他们就将顾秋如何替他们解决问题,以及乡政府干部是如何坑人,残害村民的事情,详细地说了。
  夏芳菲多次将目光投向顾秋,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副县长,如此深得群众拥护。
  她就朝顾秋笑了下。。。。。。
  市电视台,也报道了长宁县这案例。

  当然,市电视台城,侧重于长宁县是如何严于律己,肃清党内**分子,为群众谋取福利这个主题。
  刘长河在电视里发表了讲话,顾秋呢,也出现了短暂的二个镜头。虽然只有二个镜头,但说明了很多问题。
  因为顾秋是个新上任的副县长,他能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显然是经过特别策划的。
  这期节目,夏芳菲也做了精心的安排。虽然刘长河做为主要领导,讲得比较多,但人家依然可以看出来,具体实行的还是顾秋。

  陆家村事件,终于有了结果。
  征地和拆迁,都按国家标准来补偿,那些受伤的村民,都由县政府拨款,给予他们最好的疗治。
  前两天,刘长河和何汉阳在市里开会,市领导在会议上说,我们要多给年轻人机会,多培养年轻干部的能力,让我们的班子变得年轻,有活力。
  何汉阳和刘长河听了,心里总觉得,这几句话完全是冲着自己说的一样。
  现在的市委书记,是以前的周市长,杜书记走后,周市长成了周书记。

  会议过后,周书记喊了两人,“到我办公室坐坐。”
  刘长河和何汉阳都心里一愣,周书记今天这么客气,却是为何?就算是他以前当市长,也没有过样跟两人说过话。
  在周书记办公室里,何汉阳看到,这里的一切,跟杜书记在的时候,没多大变化。
  这说明,周书记有意继承杜书记的传统和风格,在他的任期内,以前的制度和风格都不会变。
  周书记道:“坐!”扔了包烟出来,“抽烟吗?”
  刘长河是长老烟枪,看到烟,他想抽又不好意思去拿。何汉阳还好,能忍得住。

  可刘长河就有些坐立不安了,周书记笑了,“怎么?想抽就抽嘛,难道我还能管住你们的嗜好?”
  刘长河搓了搓手,嘿嘿地笑。
  何汉阳把烟递过去,刘长河顺手要了支。
  周书记道:“你也来一支吧,抽完了烟,我们好说正事。”
  何汉阳在想,周书记今天是什么用意?
  办公室里,飘起了一团烟雾,三个人同时抽烟,空气质量非常不好。何汉阳就去推开了窗。
  周书记说话了,“今天会议的要点,你们都知道了吗?”

  两人说,都记住了。
  周书记道:“长宁县是当初我和杜省长定下的三个代表之一。一个地方的经济要起持续发展,就必须注意方式方法。今天的成绩,只能代表过去,不能代表未来。其实我更希望,你们要突出几个重点。除了经济有优势外,其他方面也要跟上来。”
  两人静静听着周书记说话,周书记道:“一个是社会治安,二个是干部素质。现在你们也可以看看,越是经济条件好的地方,治安环境都不怎么好,为什么?因为流动人口多呗,难管。给当地公丨安丨机关,带来了很多麻烦和不便。但是我要重申的是,越是难的问题,越需要你们去解决。下个月我想过长宁走走,希望你们能够把长宁发展得更好。”
  两人忙着点头,“书记的教导,我们铭记在心。”
  周书记道:“什么教导,这只是我的个人想法,你们也不要太教条了,太死板反而不好,要突出一个城市的个性,一个城市的风格。”
  两人只得应道:“那是,我们努力朝这个方向发展。”
  周书记停顿了下,“前段时间,你们县抓了一个典型,我看了,很不错。在改革开放这些年,的确有很多不法分子钻入了我们的队伍,我们必须将他们揪出来,绳之以法。你们长宁的工作,抓得很踏实,很重视群众的发映,这一点值得表扬。”

  周书记说的,自然是指乡丨党丨委孟书记的事,这个孟书记因为贪污受贿,滥用职权,聚集黑恶势力给人民群众造成重大伤害,他将面临的,将是几十年的监禁。
  周书记表扬两位,“我见过不少班子,县委和县府两大套班子,往往暗中你争我斗,相互之间不听指挥,各自为政,象你们长宁县这套班子,能够如此齐心协力,这让我很高兴。本来,县委和县府,就象一对夫妻,各有分工。可有些人偏偏要搞出很多名堂,想证实自己的能力。这个,我很不看好。”
  表扬了两人,两人心里喜滋滋的。
  周书记能表扬他们,说明长宁县长工作,比较踏实。
  刚才周书记说的,长宁县的方案是正确的,抓了一个典型,即起到了打击犯罪,震慑其他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外,还给人民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当初,这个方案是顾秋提出来的,是他要求搞一个典型。两人当初只是为了满足一下顾秋的心理,因为他毕竟与省委书记有一些关系,没想到这种做法,却得到了市委的表扬。

  周书记说,“我们要防止,部分心术不正的人,利用这些漏洞,发工程财,发国家财。要阻止他们把自己的富裕,建立在搜刮民脂民膏上。”
  两人一直认真的听着,周书记今天跟两人讲了很多,大约有四十几分钟的样子。
  从市委书记办公室出来,何汉阳道:“老刘,你说周书记今天跟我们说这么多,他究竟想说什么?”
  刘长河想了想,“好象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何汉阳笑,“他肯定我们的成绩,说我们这个典型抓得好。可这个典型又是谁提出来的?”

  刘长河道:“是顾秋。”
  何汉阳想了下,“今天的会议上,他强调一个,要我们多培养年轻干部,给他们多压压担子,你猜猜,这中间究竟有没有别的意思?”
  刘长河道:“管他有没有别的,我们多注意下就是了。”
  何汉阳说道:“以前听人家说,周书记和杜省长关系好,现在看来,传闻不假。”
  刘长河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给顾秋多压些担子?培养一下他的能力。”
  何汉阳道:“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上面的意思。老刘,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刘长河说,“你这么一说,我就完全明白了。”
  何汉阳道:“以前我们把这个高速工程的事,交给邹县长全权负责,但是他们在这一年多的进展中,征地,拆迁,搞得一塌糊涂。不是这里投诉,就是那里上丨访丨。顾秋才过去多久?解决了陆家村的事,也解决了附近几个村的事,一些钉子户都乖乖的签了字,这说明顾秋同志,在能力上是非常不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