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7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事情被他抖落出来,你这个局长的脸面不说,公丨安丨机关的形象还要不要?何况,这种交易本身就违反了我们的原则……
  当然,如果你现在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并且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问题是你一事无成,还搞得满城风雨,人家已经把你的事情捅到了省委,指证你的几条罪名除了和罪犯家属私下交易之外,还有利用权力侵吞涉案人员巨额财产。
  颠倒黑白伪造假文件指鹿为马,结果被人家在电视上骂的一钱不值,最重要的是你把调查对象直接当成了罪犯。

  做为公丨安丨局长目无领导,长期和孙淦唱对台戏,大小案件从来不想他汇报,难道这些事情我都没有提醒过你吗?
  如果说125袭警案以及后来牺牲的几位同志都是出于意外的话,那昨天晚上被害的四名丨警丨察是谁的责任呢?难道不是因为你的麻痹大意?”
  范昌明发脑袋上汗珠子都下来了,坐在那里张口结舌,就是说不出话,起初他还以为陆鸣通过蒋凝香告他的黑状。
  可后来听听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意识到自己只管闷着脑袋破案,却忘记了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呢。
  兰书记见范昌明张口结舌说不出话,稍稍缓和了声音说道:“总的说来,你缺乏政治头脑,做为一个公丨安丨局长,这是一个致命伤……”
  范昌明舔舔发干在嘴唇,点上兰利刚才递给他的那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说道:“兰书记,我同意你的结论,但还是要辩解几句,第一,所谓利用权力侵吞涉案人员巨额赃款的事情纯属诬告,那笔钱是蒋凝香藏在住处的现金。
  我怀疑是陆建民赃款的一部分,后来当陆鸣知道我已经派人监视蒋凝香的住宅之后,让自己的手下装成窃贼偷走了那笔钱,结果被我的人截住了……
  我承认动用了这笔钱的一部分,旦都有帐可查,没有一分钱进入我的口袋,并且陆鸣亲自写有字据,同意我动用这笔钱的一部分做为提供奖金,奖励那些提供张昆行踪的村民……”
  兰利气哼哼地说道:“既然是蒋凝香的钱,陆鸣有什么权力做出这种决定,实施上蒋凝香根本就不承认,她早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田振东……”
  范昌明说道:“陆鸣说的很清楚,蒋凝香这笔钱是属于大将军公司的,做为董事长,难道他没有权力做决定吗?
  当然,我知道动用这笔钱不合适,可我有什么办法,自从125袭警案发生之后,接连有警员牺牲,上面拨下来的抚恤金杯水车薪……
  孙淦还故意从中作梗,找各种理由克扣我的经费,这些事我早就跟田振东汇报过,他说让我自己想办法,其他公丨安丨局也是这种情况……”
  兰利有点生气地说道:“你还说的振振有词?有本事你把事情摆平啊,别让人当做把柄告到省委省政府啊……
  如果陆鸣和蒋凝香自愿把这笔钱当成赞助的话,怎么会闹得满城风雨,人家就差把你告上法庭了,到时候你在法庭上也能这么辩解吗?”
  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今天叫你来不是听你辩解的,不管怎么说,你要为昨天晚上发生的袭击案以及牺牲的四名同志承担领导责任,上一次有卢源替你背黑锅,这一次你还想把责任推到谁的头上,廖燕北吗?”
  范昌明不服气道:“我当然有责任,但王副局长吃里扒外,勾结罪犯策划了这场袭击,连孙淦的老婆都参与了,抓住罪犯才是我最大的责任……”
  兰利说道:“这就是我今天要跟你谈的第二个问题……你说王副局长策划了这场袭击,他已经承认了吗?杨玥虽然已经自首,但她承认是个知情者吗?
  即便孙维林也不一定会承认自己是这起案子的幕后指使,因为你根本找不到证据,最终还是一件无头案,到时候你怎么收场?难道一直把杨玥关在看守所里……”
  范昌明说道:“兰书记,难道廖书记没有向你汇报案情的最新进展?王副局长泄露公丨安丨局内部机密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
  有他的电话录音为证,而跟他通电话的就是杨玥,不管她怎么辩解,他们两个直接导致了昨天晚上惨案的发生,难道这还不够吗?”
  兰利说道:“当然不够,做为公丨安丨局长,你应该清楚,要想侦破这么重大的案件应该形成令人信服的证据链。

  王副局长并没有把内部消息直接泄露给罪犯,而只是告诉了市委书记的老婆,他本来就是孙淦的人。
  如果他说自己这么做只是想向上级打个小报告,你能拿他怎么样?即便杨玥承认把这个消息泄露给了某个人,肯定也会有合理的解释。
  实际上你根本就找不到那个人,只能说她一个无意的行为被犯罪分子利用了,即便追究她的刑事责任,你能关她几年?说不定不到半年就有人替她办理保外就医了……”
  范昌明哼哼道:“即便这样,孙淦也应该承担责任,起码他的儿子和老婆参与了犯罪行为……”
  兰利打断范昌明说道:“哪条法律规定父亲或者丈夫要替儿子或者老婆的犯罪行为负责任?中央首长的儿子还犯罪呢,难道他们都应该被撤职?
  当然,我也不是说这件事对孙淦没有一点影响,但影响还不足以让他马上下台,所以,你对孙淦的调查基本上可以告一段落了……”

  范昌明惊讶道:“告一段落?现在孙维林已经被抓,杨玥也被刑事拘留,他们都是孙淦犯罪行为的知情者,通过审问应该能挖出更多的证据……”
  兰利摆摆手打断了范昌明的话,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你以为孙维林和杨玥会轻易把孙淦扯进来吗?
  孙维林自己很清楚,凭他指使陆战林制造的二0六医院爆炸案就足以要他的命了,难道他还会让自己的父母陪葬?
  他只会把一切事情都推到陆建岳的头上,推不掉的也会揽到自己头上,至于杨玥,你就别指望她会吐出一个字……

  事实上,张昆在你手里这么长时间了,他即便拱不出孙淦,肯定能供出孙维林,可你让他开口了吗?最后抓孙维林的证据竟然来自你意想不到的地方……”
  范昌明正想争辩,兰利摆摆手说道:“你不用再说了,事实上,这些事已经跟你没关系了……”
  范昌明吃惊道:“兰书记,你也要撤我的职?”
  兰利点上一支烟沉默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范昌明的问题,而是缓缓说道:“从今天凌晨开始,就有不少大人物给我打电话,他们倒没有直接替孙淦求情。
  但他们不希望W市的官场震动产生连锁反应,你应该明白,孙淦在W市委书记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几年,可以说是树大根深。

  现在又是省委副书记的热门人选,上面自然有人替他说话,当然,这些人倒不是想保他,而是从大局来看目前还不是动他的时候,否则就会引起官场地震而受到上面的关注,他们不希望把上面的目光吸引到这里来。
  所以还需要时间……当然,我也没有否定你的全部工作,起码,孙淦想进入省委大院的梦想落空了,接下来就是个时间问题……这就是政治……”
  日期:2017-09-03 09: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