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7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垛堞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握着手机,走来走去,妈的,魏敏这个王八蛋,吃了我一批料子还不满足,现在居然还要吃这块二十一吨的料子,草你妈的,你要我钱是吗?那就别怪我要你命。。。
  老杂毛真的是太宠爱他这个二儿子了,居然什么都告诉他,什么都让他做,妈的,我们这些人,对他再好,都他妈是放屁,而他也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什么干儿子,当然,我也不寄托感情于他,只是现在我已经把他推到了那个位置,那个高度,再想把他拉下来,就很难了。
  我给太子打电话,很快电话通了,我说:“太子,你现在在矿区吗?”
  “没有,在仰光,我在跟阿爸理论,真是太可恶了,二哥说要他管控那块原石,他居然就给我二哥了,而且更荒唐的是,他居然说我二哥会跟你谈的,真是太可恶了,矿是你投资的,人是你的人,但是挖出来的原石,居然要我二哥来谈,大哥,你回来吧,缅甸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义气原则,钱跟人脉才是真的,你一走,真的,人走茶凉。。。”太子愤怒的说。

  我咬着嘴唇,我不想回缅甸,哪里是地狱,我坚信我可以做幕后人,我说:“这件事你别管了,矿区的事情,你也别管了,招兵买马最重要,知道了吗?”
  “大哥,我知道了,我就是不服气,凭什么我二哥就可以得到阿爸的那么信任。”太子不爽的说着。
  我说:“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还不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大哥,我准备去一趟佤邦,找三魏兄弟的残兵,但是可能钱还不是很够。”太子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三魏残兵?以前你爸爸背叛的那位?他们愿意跟你?”
  “我去谈谈,在佤邦,他们被压的很惨,可以说是苟延残喘,现在如果我出钱,让他们回来搞我阿爸,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同意。”太子说。
  我听着就揪心,太子的这智商简直是太渣了,他幸好在瑞丽呆了这么多年,要是在缅甸,估计在他妈挂了,我说:“你蠢啊,阿爸虽然对你不好,但是怎么说都是你阿爸,你引外人来搞你阿爸,他们当然同意了,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你懂吗?可以花钱买他们的命,贵一点没关系,但是千万不能内斗弑父,你阿爸终究是个厉害的傀儡,操纵他的人才是罪魁祸首,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你二哥,记住,活着的阿爸永远比死了的要有用,你二哥可以操控,我们也可以操控,懂了吗?”

  “知道了大哥,我去跟他们谈谈。”太子说。
  我挂了电话,捏着手机,妈的,那边的局势要超出我的控制了,人心难测,老杂毛真的偏心,老杂毛把事情都交给他那个叛军的儿子,这就是在玩火,而魏敏说要来跟我谈,哼,那就来好了,我跟你过过招!
  缅甸的事情,我现在没有办法参与,瑞丽的事情即将进去一个转折点,我要先摧毁这里的市场,然后在这个废墟的市场上,建立一个新的市场,盈江那边已经开始了,就等着这毁灭的一击。
  而魏敏想要跟我谈,但是事情都已经发生不短的时间了,他一直没有来找我,这说明,他需要想好对策来对付我,或许他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来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看看你魏敏有什么本事。
  天亮了我回家,陈玲已经在运动了,我看着桌子上的水,一瓶又一瓶,水果一盘又一盘,我真的很佩服陈玲,为了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这么折磨自己。

  今天是小咪结婚,所有的事情,都要在今天画上句号,我到了卧室,换了西装,山庄里的风景很好,但是今天我有杀气,跟珠宝街的较量,从今天开始了。
  我换好西装之后,看到陈玲在客厅,她又开始喝水了,是那种硬灌的方式,真的,我看着都心疼。
  所以,我就不再看了,我准备走,但是陈玲说:“邵飞,我爸爸说昆明有个庙,挺灵的,你有空,陪我去看看吧。”
  我听着就很反感,真的,这些拜佛诵经的事情,都他妈是老掉牙的迷信,自我安慰而已,但是我还是笑着说:“好啊,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吧,顺带回去看看你妈妈。”陈玲说。
  我听着就点头,走过去,她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很平和,很意外,我知道陈玲要修身养性,不想发脾气,我不知道什么东西,能一下子改变一个人,如果有的话,那肯定就是孩子。
  “小心点,别做坏事。”陈玲认真的说。

  我点点头,走了出去,赵奎打开车门,我跟张奇上车,朝着珠宝街开,今天,是小咪,我,田光之间的终结,她会怎么死,没有人知道,但是身败名裂是肯定的了。
  “飞哥,看,这块原石的照片都在这了。”张奇拿着手机给我说。
  我看着手机,是那块木那的料子,白沙皮,脱沙,有表现,还有一个端口的特写,两米多高的巨大原石体上,有一个缺口,很绿,冰种,还有雪花棉。
  “我草你阿妈的,这就是老木那啊,真他妈漂亮,我感觉是满料,飞哥,咱们是不是又要发财了?”张奇问。
  我看着石头,摇了摇头,我说:“麻烦。。。”
  这块料子很诱惑人,但是这次跟上次不一样,我感觉到了巨大的麻烦,因为料子在魏敏手里,我对于人性的贪婪与老糊涂的危险低估了,老杂毛老了,虽然还表现的那么强硬精明,但是他老了,就如所有的老人一样,就算他们子女众多,但是他肯定只听一个人的,那就是在他身边最会阿谀奉承的人,老杂毛信任魏敏,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魏敏,或许魏敏告诉他,会好好跟我谈,会让大家有钱赚,但是其实呢?都是骗人的。

  我看着窗外,老杂毛上次说要质问魏敏吞掉原石那件事,我还抱着一线希望,以为他真的会教训魏敏,但是当我知道魏敏把那块木那料子拿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切都他妈是胡扯,老杂毛老了。。。
  “赵奎,你在缅甸边境做特警那么多年,了解曾经的三魏兄弟吗?”我问。
  “三魏兄弟吗?这三个人的父亲曾经是坤沙的手下,背叛了坤沙,然后借助政府军攻打坤沙,最后打赢了,坤沙投降,这三个人的父亲就接手了坤沙的地盘,组建沙帮,一度扩大到了与之前坤沙一样的势力,缅甸政府,泰国政府,害怕第二个坤沙出现,就再次联合围剿他,最后这位大毒枭也投降了,但是他的三个儿子拒不投降,带着兵躲进森林里打游击,老大,老二都是美国西点军校出生的,老三是土生土长的人缅甸人,这三个人,都先后被围剿,只剩下一些残兵败将在佤邦苟延残喘,但是这些人都是极为有素质的军人,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美国西点军校出来的军官培养的。”赵奎说。

  “很厉害吗?很厉害为什么还会被围剿?”我问。
  赵奎笑了一下,说:“在厉害的狮子,也架不住叛徒的出卖,老杂毛就是其中一个,为了利益,他们三兄弟自己就斗的不可开交,他们都想统一,所以都打着魏家传人的口号,老大跟老二都是出自西点军校,不相上下,老三最弱,但是你猜怎么样?”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该不会被老三给统一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