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7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你应该道歉的人,这个瘸子是他妈当初盖在我身上给我挡丨炸丨弹的人,他的腿是为了马帮没有的,当初要不是他,你光哥跟我,早就死在了湄公河了,死瘸子,你他妈的跟他比,你算个卵啊。”我咬着牙说。
  听了我的话阿海瞪着杨瑞,说:“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

  我伸手打住,我说:“我邵飞以前不图名,不图利,我以为马帮很多人都在心里有我,但是今天看来,不一样啊,有人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是谁盖的,我要是不教训他,我邵飞是不是没有脸了?”
  “是,该他妈教训。。。”马炮附和着。
  所有人都不说话,只有五叔脸色难看,马文说:“今天的事,是个大事,看来,有人是不长眼睛,连二锅头都不知道是谁,连他什么分量都不知道,在我心里,二锅头跟总锅头一样重,让行政的人,把马帮的大厅,挂上几个锅头的像,以后别他妈的有眼无珠。”
  我听了,就点头,马文是明白人,没有人说话,都同意,都是明白人,知道谁是财神爷,谁是为马帮做事的人,我今天是很过分,但是我就得过分一次,要不然以后,阿猫阿狗的,都要在我头上拉屎了。

  我回头看着田光,我今天真的很失望,他居然帮那个阿海,而不是我,这让我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不平衡!
  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陈玲在查找关于肠梗阻的网络信息,医生告诉我肠梗阻就是让我心里有个准备,我很慌张,真的,第一次从内心上慌张,在信仰上都发生了改变,我从来都不求神拜佛,但是现在我居然恳求老天爷。
  真的,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我孩子没关系,有什么报应,你冲着我来就可以了。
  “别大惊小怪的,有可能是小孩子的大便,所以有阴影。。。”陈玲捏着鼻梁说。
  我能看的出来,她也很揪心,我说:“小孩子大便?他都没有吃东西,哪里来的大便?妈的,真是报应。。。”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生过孩子?你别在那疑神疑鬼的好不好?你邵飞在外面做过多少坏事,跟我有什么关系?跟我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你别在哪里说那些话好不好?”
  我看着陈玲愤怒的样子,心里一下子就软了,真的,我走过去,我搂着她,但是她推开了我,说:“不要吓唬我,好不好?不要说那些难听的话,好不好?我也害怕,我努力的装作事情没有那么严重,我就是不想我脾气不好,我不想发脾气,我一发脾气,他就难受,就收缩的厉害,你懂不懂啊?你不懂,我怀孕这么多天,你陪我做过几次孕检,陪过我多久,你那个妈妈又来看过我几次?凭什么啊?”

  我听着很无奈,我说:“别生气,深呼吸。。。”
  陈玲大口的吸气,她也努力的克制自己,非常克制,我站起来,走来走去,我真的烦,我邵飞这辈子,自以为会活的很潇洒我曾经以为,我不会被任何东西牵绊,但是我看着陈玲的肚子,这个小东西,都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让我不知所措了。
  “水。。。”
  听到陈玲说了一句,赶紧去倒水,陈玲接过杯子,慢慢的一杯水,她仰头就给喝了,满满一大杯,我说:“你慢慢的喝。。。”
  “你懂什么叫做急性补水吗?你不懂,所以,你就别说话,去玩你的破石头吧,行吗?”陈玲烦躁的看着我。
  我说:“好,我走,你别烦,行吗?”
  陈玲没有说话,继续喝水,我看着她根本就喝不下了,但是还是坚持硬灌,真的,陈玲变了非常多,以前他是什么样子?现在又是什么样子?这个小东西,不知不觉中,就把我们都给改变了,真的。。。
  我离开了别墅,其实对于陈玲,挺不公平的,但是没办法,我妈妈不认陈玲,她只认韩凌,人,都是念旧感恩的,尤其是我妈妈这种老实巴交的人,韩凌给我的恩德实在是我这辈子都无法回报的,所以我妈妈才会这么恨我,但是,我有什么办法?
  无奈,人并不是万能的造物主,没有人能控制别人的思想,行为,我没有办法控制韩凌。。。
  到了田光的酒吧,我下车,门口的人叫了我一声飞哥,我挥挥手就进去了,在酒吧里,我看到了田光,他也在喝酒,看到我之后,就很奇怪,说:“难得见你一个人,看样子很烦闷。”
  柱子给我拿了瓶啤酒,我笑了一下,喝了口酒,田光拍着我的肩膀,说:“还记得以前我们在这里喝酒的时候吗?那时候,我们只有这间酒吧,被人欺负,被人压榨,被人追杀,但是现在,我们在瑞丽,只手遮天,我是马帮的总锅头,你是二锅头,谁见了我们不得叫一声大哥,你还有什么好烦闷的呢?”
  我说:“女人,家事,这就是你不成家的原因吗?”
  田光皱起了眉头,说:“只是你爱上了让你烦躁的女人而已,我不是不想成家,而是没有遇到那个值得让我付出的女人。”
  我笑了起来,大口的喝酒,田光说:“明天小咪就结婚了,后面的事情,你有把握吗?”
  “我做事,你放心。。。”我认真的说。
  田光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会,说:“你以前告诉我,你有个心愿,就是默默的赚钱,过好日子,等我们把珠宝街干掉,我就实现你的愿望,你愿意为家奔波,就为家奔波吧,我拴了你太久,是时候放你走了。”
  我听到田光的话,心里咯噔一声,我没有说话,只是平淡的喝酒,田光话里的意思是什么?是放我走?还是想要赶我走?他的野心在瑞丽,在钱,现在他什么都得到了,总锅头,亿万身家,都得到了,然后就想把我踹开吗?
  我把酒瓶给柱子,他又给我开了一瓶,我喝了一口,我说:“好啊,四眼的女儿在那?交给我吧。。。”
  “跟四眼在一起,我并不残忍。”田光说。
  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田光的话,就像是鳄鱼在说,我只是吃肉,但是我并不坏一样,这个时候,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缅甸的号码,就走了出去,在门口,我接了电话, 是垛堞的电话。
  “邵飞,照片我发给你了,原石我们已经打捞上来了,但是很不幸,我们内部有老杂毛的人,他已经知道了,并且,偷偷的把原石运出去了,现在估计已经到密支那了,他们敢往密支那运,也就是说,他儿子魏敏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垛堞压抑着愤怒说。
  我听着垛堞的话,狠狠的踢了一脚垃圾桶,妈的,真的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料子运到密支那,那魏敏肯定知道了,而且,他还准备跟克钦人合作,因为密支那是克钦的首府,虽然现在被政府军控制,但是那里毕竟是克钦人的家园,肯定还有势力的。
  “邵飞,我们都被当打工仔了,我们辛辛苦苦的挖矿,投资,但是最后一分钱都分不到,还要担着被杀头的危险,如果你解决不了这件事,我就退出了,但是该我的钱,我一定要拿到,我拿不到,有人就要倒霉,你懂我的意思吗?”垛堞认真的说。
  我舔着嘴唇,我说:“稳住,这件事我来解决。。。”
  “那就最好了,我希望能在我的豪宅里,跟你喝龙舌兰,谈情说爱,而不是在矿区里再次相遇的时候刀枪想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