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40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许说分手!”柏南修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把头埋到凌柯的颈窝里再次命令道,“不许说!”
  凌柯的心瞬间冰凉,她想完了,柏南修真出事了,这个郭玉儿,她居然真的动了她的男人!

  凌柯那个气呀,就像雨后的春笋一个劲地往上长。
  她有点想弄死郭玉儿的冲动!
  在弄死郭玉儿之前,她还是先安慰一下柏南修,最主要是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柏南修,你先放开我,我们谈谈!”凌柯说着去拉柏南修的胳膊。

  “我不要谈。”柏南修冷冷地拒绝,手臂收的更紧,几乎想把凌柯镶进他的身体里。
  “问题已经存在,不谈怎么行。”凌柯再次拉开他,“柏南修,我们现在是在恋爱,能不能用恋爱的方式看待问题?”
  而不是婚姻!
  因为恋爱时,彼此之间需要坦诚,而婚姻,需要的是信任!

  柏南修不再说话,他松开她目光冷峻地盯着她的脸,像似在看一个陌生人。
  要是在以前,凌柯何许会害怕的不敢说话,但是今天是自己的男人被别的女人给设计了。
  她一定要问清楚,然后帮他报仇雪恨!
  “你手机怎么摔了?”凌柯先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不想看我不想看的东西。”

  呃!是在说顺口溜吗?
  凌柯把柏南修的话理顺了一下,她怀疑郭玉儿是不是大晚上的给柏南修发些不雅的照片。
  新闻上不是有说吗,某些女人喜欢用这种手段勾引男人,像发自己的裸照……
  “手机是你自己摔的?”凌柯又问。

  “这很重要吗?”柏南修重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脸上又恢复到之前那冰冷的模样。
  既然不重要,凌柯也就不再继续问,她换了一个话题,“昨天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她说没有衣服!”

  柏南修蹙起眉头,他不明白凌柯这么问的用意。是的,昨天他急切地想解释,但是给她打了十几分钟的电话,她的手机却一直都是在通话中。
  今天他回来,直奔昨天她说的酒店,可是她却……
  他喜欢她,她是知道的。他不喜欢郭玉儿,她也是知道的。
  可是她却在质问!
  “这是她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柏南修说完居然走开了。
  凌柯想,问柏南修肯定是没戏了,他是那么自负的一个男人,被女人设计这种事让他怎么开口!
  算了,直接去找郭玉儿!

  凌柯这么想着,心气一上来,拎着包就出了门。
  柏南修看着凌柯离开,心痛的无以复加。
  马浩泽,他是知道的。四年前,凌云在宿舍里跟大家说凌柯被一个高中男同学追求,还被表白。他就去了她的学校,打听到马浩泽的消息。
  他见过他,一个青涩的十八岁男生,当时的他很想上前捧那小子一顿,但是想想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回去让凌云管束一个妹妹。
  高三谈恋爱是最不明智的!他说这话时眼睛死死地盯着凌云。
  凌云没有说话,当天就回了家,第二天他就回来在宿舍里宣布,他妹妹的爱情被他妈妈给收拾掉了。
  柏南修坐在位置上,低头看书,嘴角还是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下。
  柏南修不认为自己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光彩,他觉得他这么做是在捍卫他的东西不让人侵犯。

  从他见到凌柯第一眼起。他就认定她是他的。
  直到曾天宇的出现,他才发现他有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他一直以为凌柯是他的东西,但是他并不知道凌柯愿不愿意的成为他的所有!
  所以,关于曾天宇,他不在过问也没有去阻拦,直到有一天郭玉儿拿着曾天宇的照片跟他说凌柯的坏话时,他才明白,他不过问不阻拦并不代表他不会心痛。
  他当着郭玉儿的面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是转身他就调查了曾天宇。
  很快他就明白,曾天宇接近凌柯的目的其实是因为一直以来他太在乎凌柯。
  他在乎她,也许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郭玉儿知道。
  因为她一直注视着他,而他的眼睛,只要有凌柯在,他从未从她的身上移开过。
  他当时不过问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想看清凌柯的想法,他想知道他在凌柯的心里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凌柯拿着户口本让他娶她时。他的心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跳到了嗓子眼。
  其实他是做好跟凌柯表白的准备,在知道曾天宇的真实目的时,他就想把凌柯圈起来保护。
  但是有一件事他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凌柯,那就是他的家世他的身份。
  说,感觉像是有炫耀或是有诱惑她接受他的嫌疑。
  不说,他又无法让凌柯了解真正的自己。
  喜欢凌柯的六年里,他被这件事困绕着,举步为艰!
  “凌柯,”柏南修无力地靠在墙面上,“我不想嫉妒不想吃醋,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凌柯,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凌柯一腔热血地出了门,站到小区门口她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郭玉儿住在什么地方。
  “天呀,我真是马大哈,一直以来都在干什么?居然连情敌的情况一无所知,怪不得每次都被郭玉儿气得半死。”凌柯单手扇着风,一边骂自己一边想办法。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曾天宇!
  曾天宇对凌柯是有愧疚的,所以凌柯一开口他就说了实话。

  “在都江名居她有一个公寓,就离你们家不远。”
  凌柯一听,头不自觉地朝小区对面看去,都江名居跟她家离得还真不远,就在街对面,直线距离不到三百米。
  擦!郭玉儿居然为了追柏南修把房子买到了他家对面,这女人心思下得可真够可以!
  郭玉儿心思下的这么足,凌柯除了感概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别人都结婚了还死缠着不放,凌柯就不能原谅了。
  她要了郭玉儿家的门牌号,大步流星地过了街。
  凌柯敲开郭玉儿家门时,郭玉儿好像刚洗完澡,穿着一件骚情的睡衣站在门口有些惊讶地看着凌柯。
  “你给我老公看什么啦?”凌柯开口就问,先发制人这一招,她也懂。
  郭玉儿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起来,她抱起双臂靠在门框上哎呀一声。“怎么,柏南修跟你摊牌了?”
  凌柯高冷的一笑,“他摊什么牌?是我来摊牌,郭玉儿,柏南修是我老公,你之前喜欢他我不计较,可是现在你还要纠缠不清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你能怎么不客气?”
  “女不教父之过,政府不是有市长热线,我明天跟郭市长打个电话,就说一个叫郭玉儿的女人利用职务之便勾引我的老公,死不要脸还脸皮特厚,你觉得郭市长会怎么帮我解决!”
  日期:2017-09-0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