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39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许,她是故意说的,但是柏南修为什么要挂电话。

  为什么?
  难道郭玉儿不是故意说的,她只是在陈叙一个事实?
  这几天,柏南修跟郭玉儿在法国究竟发生了什么?
  柏南修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面无表情地看向郭玉儿,“你干什么?”
  “我说我没有衣服?”郭玉儿的手还按在酒店大堂座机的按机键上,一头乌黑的长发此时正淌着水。
  而酒店的外面此时正大雨倾盆。
  “我是帮你准备衣服的人吗?”柏南修打开她的手,“郭玉儿,你的行李被泡了水不是我的问题。”
  说完,他转身朝电梯走去。
  “柏南修,你难道看不清吗,凌柯她就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你出门她就跟别的男人出去约会,你为什么要这么维护她。”
  柏南修没有理她,继续朝前走。
  郭玉儿发疯似地朝他奔去。
  “柏南修!”郭玉儿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道,“你是不是因为凌云!”

  柏南修抬了抬手臂,抽回自己的胳膊然后说道,“我听不懂你的话,不仅听不懂还看不懂,郭玉儿,我跟凌柯是夫妻,我们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也不需要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二十四小姐派人跟踪她!”
  “我只是想让你认清她的真面目!”
  “恰恰相反,你做的这些反而让我认清了你的真面目,丑陋的让人恶心!”柏南修丢下这句话,快步走进电梯。
  他现在极需要找部国际长途跟凌柯再打一个电话。
  但是他找到电话给凌柯打时,凌柯的手机却怎么也打不通……
  凌柯在跟方爱玲通话。
  当然她跟方爱玲通话的目的并不是在说郭玉儿与柏南修的事,不管她心里有多疑惑多不解,她知道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她还是不要跟外人说太多,就像上次关于孩子的事情,她差点就犯了错误。
  跟方爱玲通电话,凌柯是想让她做好柏南修不可能去的准备。
  飞机延误这种事谁也不能控制。
  “不会吧,男主角不能到场,那我演个屁呀!”
  “其实你没有必要在意张军在群里单独@你的事,他这么做就算是出自于他的虚荣心,你接招也就证明你也很虚荣。”凌柯在电话劝。
  这句话点燃了方爱玲的神经,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方爱玲就开始批评与教育凌柯的这种态度。
  “扬眉吐气,”方爱玲最后说了一句,“凌柯,这四个字我送给你,请你慢慢体会!”
  这句话把凌柯噎的无话可说,目前来看,她确实不够扬眉吐气,好像一直以来都是郭玉儿把她气个半死。
  正牌夫人居然斗不过淘汰选手,这还真是气人!

  第二天,凌柯按时去了酒店,张军头发梳得油光水滑,一套西服也是穿得有模有样,他站在新娘旁边像个门神似地接受大家的祝福。
  凌柯来之前跟方爱玲约好要一起进的,她站在大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方爱玲还是没有出现。
  她正准备拿出手机给方爱玲打电话时,马浩泽来了。
  他走到凌柯身边问道,“你怎么不进去?”
  “我等方爱玲。”
  马浩泽抬腕看看时间,“婚礼马上要开始了,我们进去等吧!”
  凌柯正要拒绝。马浩泽突然拉住她的手,说了一声走吧,迈步就朝酒店门厅走去。

  凌柯连忙挣脱他的手,有些生气地说道,“你不用管我!”
  马浩泽侧过身看着凌柯,目光又变回那个忧郁的少年,“你讨厌我?”
  “不是这样的,我真的在等方爱玲,我跟她说好的。”
  “你是不想跟我一起进去?”马浩泽英俊的脸上突然神色一滞,他有些愤怒地说道,“凌柯,你为什么一定要拒绝我,难道我还不如一个脚踩两条船的渣男吗?”
  凌柯心里一直耿耿入怀昨天的事,听马浩泽这么一说连忙辩解道,“他才不是渣男!”
  “那什么样才算,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地喜欢一个女人,他配是个男人吗?”
  凌柯张嘴想反驳,但是酒店门口参加喜宴的人很多,马浩泽这么激动地问她,已经引起了几个人的注意,她不想成为焦点也不想引起误会。
  再说柏南修是什么样的人,还轮不到马浩泽来批判,她没有必要跟他解释。

  凌柯转身就走。
  马浩泽马上追过来一把拉住她。
  “凌柯,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喜欢你!”
  别这样啊!凌柯在心里哀叫,她真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告诉马浩泽自己结婚的事情。

  妈呀,为什么都在这个问题上出现错误?
  “我已经结婚了!”凌柯转过身对马浩泽说道。
  “你拒绝的伎俩越来越高明了!”
  “我有结婚戒指!”凌柯亮出自己的手,但是随后她就傻眼了。
  那天出门赴约,她因为担心太晚怕遇到打劫,所以把戒指放到了家中,这两天恍恍惚惚的忘记了戴。
  马浩泽看着凌柯光秃秃的手指,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四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你以为你说这种谎就能骗到我吗?”
  “我没有说谎,我是真的结婚了。你看,手指上还有戒指的印子。”凌柯说着就指着手指下方的印痕给马浩泽看。
  马浩泽突然捏住了她的手,目光深情又幽远,“凌柯,这四年我在国外没有一天停止过想你,有好几次我都偷偷回来到A大来看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我喜欢你,那怕你结了婚嫁了人我也不无所谓。”
  可是我有所谓呀!
  “马浩泽……”
  马浩泽突然抱住了她!
  凌柯突然好想打人,幸好,马浩泽很快就放了手,他转过身什么都没有说径直朝酒店走去。
  酒店外,只剩下无限烦恼的凌柯。还有马路外从车里下来的柏南修。

  凌柯没有参加喜宴,她送上份子钱就转身离开了酒店。
  在回家的路上,她决定打死都不说马浩泽的事情,还有郭玉儿的事,她也决定不问柏南修。
  回到家,柏南修已经回来了,他站在阳台上端着杯咖啡。
  凌柯突然被人表白,一时之间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亏心事,她有些不敢去看柏南修。
  “你回来啦?”她问他,有些怯怯的。
  柏南修回过身,目光透过夏日明媚的阳光倾斜下来,满满地照在凌柯身上,让她更加不自在。
  “吃午饭了吗?”凌柯又问。

  柏南修没有回答,而是命令道,“过来!”
  凌柯走到阳台上,站到他的面前,抬起头看着他。
  柏南修也看着她,应该说从她进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
  他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唇角,然后轻轻地把她拥进了怀中,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沉默。
  柏南修不说话,凌柯也不敢说话,她趴着他的怀里。一双大眼骨碌碌地转着,心里七上八下。
  良久,柏南修才说道,“凌柯,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
  凌柯心里一颤,心想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一回来就要表白?难道他真跟郭玉儿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在内疚!
  凌柯不敢接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
  柏南修把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凌柯也抱住他,这时她想她应该说点什么的,要不然又被动了。
  “柏南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