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38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同删除的还有郭玉儿这个名字。
  凌柯起床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打开手机。昨天柏南修只跟她发了一条信息,可是并没有说什么时候视频聊天,她想也许是昨天坐飞机的时间太长,他太累所以忘了。
  今天他应该会约时间视频吧,会是什么时间呢,到时候她是不是应该穿得性感一点?
  凌柯这么想着,心情就愉悦了起来。
  但是等了一天,柏南修都没有再来信息。
  “他一定很忙!”凌柯看着自己安静的手机自我安慰。

  第三天,凌柯的手机终于有了动静,当时正在刷牙的她还来不及濑口就奔到卧室。
  但电话另一端不是柏南修而是她的妈妈罗玉霞。
  “妈,你怎么打电话回来了?”凌柯说着又把拿在手上的牙刷放进了嘴里开始刷牙。
  罗玉霞听凌柯这么一说就不高兴了,“我怎么打电话回来?还不是你一直不打电话给我跟你爸,我才打电话给你的。”
  “不是有时差吧,对不上,我睡觉的时候您的美国时间可是白天。”凌柯搪塞,其实她是因为拿户口本把自己给嫁了,有些害怕跟父母打电话所以才一直都没打的。
  “毕业了你怎么打算的?”罗玉霞问。
  “我准备考A大的研究生。”凌柯马上汇报。

  罗玉霞有些不相信,“你准备考研,一个A大都是拼了老命才考上的你还没有学够?”
  “妈您可真是的,别人家想让自己的孩子读书都愁白了头,我主动学习您还不相信。”
  “你让我怎么相信,四年大学每次让你来美国,你都说因为挂科要重考,不能来要留校学习,现在你说要考研让妈妈怎么相信你?凌柯,你是不是在国内谈恋爱了?”
  凌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一时语塞。
  “你真的谈恋爱了?”罗玉霞提高了嗓门。
  “不能谈吗?”凌柯反问。
  “有合适的当然可以,但是你可要睁大眼睛,现在这个社会不负责任的男人太多了,你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给交出去!”
  “……”呃。这话怎么接?
  “柯儿,是大学同学吗?”罗玉霞直接问。
  “不是。”

  “那是社会上的人?”
  “……”
  “柯儿!你什么时候认识社会上的人了,是不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混混?”罗玉霞有些着急。
  “妈,不是的,我……”凌柯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说道,“我还没谈呢!”
  “没谈,那是不是有喜欢的对象?”罗玉霞逼问。
  凌柯想了想,她决定还是打一下预防针,“是的,我是有个暗恋的人。他很不错的,是我们A大的教授,年轻有为英俊潇洒!”
  “你们A大的教授?你是为他才考研的?”
  “差不多吧!”
  “那对方知不知道你喜欢他?”
  “好像不太清楚。”
  罗玉霞在电话里哼了一声,“别人都不知道你就这么义无反顾,我跟你说呀,这女人不能太主动,你越主动男人越害怕,说不准会落荒而逃。”
  “妈,您这是在教我泡男人吗?”
  “谁在教你泡男人呀,你这孩子!”罗玉霞的声音越过美国上空直击凌柯的耳膜,凌柯拿开牙刷有些受不了地皱了一下眉。
  凌柯的母亲罗玉霞是个好强的女人,从小到大到凌柯的教育就是不要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她曾经说过,“人要活得有尊严,所谓尊严并不是有多少钱当多大的官,而是就算一无所有也不屈服于别人,不趋炎附势不自行渐秽。”
  凌柯的性格有一多半来自母亲的影响。
  所以对于柏南修的家境与他父母的背景,她并不在意也不觉得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她只是觉得可能在别人眼里,她是配不上柏南修,但也仅此而已。

  “妈,您放心吧,我不会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的!”再说用脸贴屁股这是个什么姿势!
  “嗯。这才是我罗玉霞的女儿。”罗玉霞又问道,“那个教授多少岁,该不会是个四五十吧?”
  “怎么可能,我都说了他年轻有为,二十六!”
  “二十六岁的教授?这么年轻就当教授是不是长得很丑?”
  凌柯知道自己的老妈这是想打听柏南修的底细,但是她现在也不能透露太多,万一她妈要是让S市的朋友来学校打听,她跟柏南修的事肯定会露馅。
  结婚的事凌柯虽然不后悔,但是瞒着父母跟柏南修的结婚,她还是有些害怕父母责怪的。
  于是她开始跟罗玉霞打太极,“妈,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问这么清楚干什么?我爸呢,他在不在身边,让我跟他讲两句。”
  罗玉霞见女儿要跟爸爸讲话,有些不太开心地把电话移给丈夫,边给嘴上边咕噜,“看来该回去一趟了!”
  不过这名话,凌柯并没有听到,她只顾着跟父亲问候了。
  虽然没有听到母亲的嘀咕,凌柯在结束完跟母亲的通话后,还是忍不住在想什么时候可以跟父母说实情。
  这个时候,她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跟柏南修拿结婚证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父母,有时候有些时机一旦错过就真的错过了!
  在这之后,柏南修一直没有消息。

  凌柯开始以为他是因为太忙没有时间联系,后来她试着打了一个电话。结果才想起来国内的手机卡在国外不能用,柏南修当天给她发的短信就是一个陌生号码,可能是他借当地人的手机发的。
  都三天了,他怎么就音讯全无了呢?
  该不是郭玉儿屏蔽了法国到中国的信号?
  她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凌柯心里七上八下,最后在周六的早上她终于等到了柏南修电话。
  一听到是他的声音。凌柯就控制不住地抱怨,“你怎么今天才打电话?”
  “我手机摔了。”
  凌柯一听气马上就消了,看来柏南修八成是因为摔了手机又想不起她的号码才一直没有打电话的。
  想必今天这个电话他费了不少周折。
  算了,不怪他了。
  “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凌柯有些撒娇地说道,“今天你打电话过来是不是要我去接机,几点?”
  “航班延误了,可能明天中午到S市。”
  “明天中午?”凌柯暗叫一声不妙,明天中午是张军的婚礼,这可怎么办?
  “你怎么啦?”柏南修问。

  凌柯实话实说,“明天中午我要在玉华酒店参加高中同学的婚礼,你几点的飞机,要不我让方爱玲帮我带礼金……”
  “算了,你去参加婚礼吧。”柏南修说道,“市里有专车接送,我要是回来的早就给你打电话。”
  凌柯正要开口说好,突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南修,我没有衣服!”
  是郭玉儿的声音。
  紧接着柏南修挂了电话。
  凌柯听着手机里的盲音傻愣了好一会儿,第一个念头就是方爱玲的乌鸦嘴灵验了,她真的把柏南修送到了郭玉儿的魔爪之下。
  她机械性地抬头看看时间,然后在心里慢慢推算此时法国的时间。
  夜里十一点,郭玉儿跟柏南修说她没有衣服,也就是说她光着身子没有穿衣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