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是,我和周容深不戴套搞了几十次,没有一次中过,很明显我是不易受孕的体质,我和他才搞了两次怎么可能中。
  我不否认乔苍很强,可再厉害的化肥 , 也要遇到一片好地才能丰收,不然也没用。
  这些事压得我透不过气,干脆合上杂志倒在沙发上睡觉。
  我睡了很久 , 脑子正昏昏沉沉 , 忽然觉得有人在拥抱挪动我 , 我有些烦躁睁开眼 , 发现自己躺在乔苍的腿上。

  我看清他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顿时困意全无,他手里拿着一支黛色眉笔 , 笔尖对准我的眉毛 , 刚刚温柔划过一道 , 见我醒来便停止 , 问我睡得好吗。。..
  我伸手找他要镜子 , 他明知故问,“什么意思。”
  “我看看你给我画成什么德行。”
  他笑着说当然是非常美丽的样子。

  我不相信,固执伸着手,他拗不过我,将手机摸出来找到相机屏幕 , 递到我面前,我一把夺过,照着眉眼的位置看。
  乔苍画眉的水准还不赖,尽管不如我自己画出的柔和 , 但也没有什么棱角和瑕疵,圆润温婉,一笔到底,很是有韵味。
  他照着江南女子的黛眉给我画的 , 像一弯浅浅淡淡的新月。
  宝姐说我长相柔和,但是眼神太英气 , 看上去很难接触,所以让我画黛眉 , 将眼神的凌厉锋芒藏住。

  我之前做外围总是这样的眉形 , 后来跟了周容深里里外外大换血,连眉毛也改成了一字眉 , 更不用黛色了,用枣棕色 , 毫无准备见到多年前的模样,心里百感交集。
  他抱着我 , 唇贴在我耳后问我满意吗。
  我将手机丢给他,“哪来的眉笔。”
  他颇有深意说,“这不重要。”
  我两根指尖夹住那支笔,极其危险晃过他的眼睛,鼻梁 , 嘴唇,最后落在与他咽喉几厘米之差的地方,“常小姐喜欢黛眉。”
  他凝视我收得极其自然的眉尾 , “其实你想问我有没有给她画过。她不适合这些。”
  我笑得像一只狡黠的狐狸 , “乔先生画眉技术在男人里可是拔尖儿的,这得是从多少女人身上练就的本事。常小姐如果知道她丈夫深藏不漏,你说是高兴还是愤怒?”
  他看我小人得志般的模样,忍不住闷笑出来,我将眉笔在他喉咙上戳了戳,力道很轻,可每一次落下还是戳出一个红色的印记。
  我有无数次机会可以解决掉他,这样一个土匪头子,就算死在我手里,也不是一桩罪 , 再加上有周容深保我,我顶多走个过场就能平安无事,谁会去计较谁杀死了坏人呢。
  乔苍也深知这一点 , 但他从没有防备过我 , 不论是那两晚同库共枕 , 还是之后每一次接触 , 我可以咬破他的喉咙 , 也可以剌穿他的心脏。
  然而他对我就像是自己的影子,放下了所有戒备与煞气,他恨我的清冷高傲,恨我的不识抬举,却任由我一而再触犯打破他的底线。
  我手指不受控制一松 , 眉笔轻飘飘坠落在他腿上,他捡起继续画另一边,我们谁也不说话,空气沉寂得如同静止一般。
  乔苍表情专注认真 , 他特意用空闲的手托住我的腰,防止我久坐觉得疲累,在他快要画完时,韩北在门外喊苍哥 , 问他现在过去吗,人到了。
  我听见走廊上传来许多女人的笑声 , 能酥得男人骨头折断,她们娇滴滴问苍哥躲在屋子里做什么 , 怎么闻到了脂粉的香气。

  韩北大声呵斥不要多嘴 , 女人顿时笑声更重,“呀 , 原来苍哥是金屋藏娇。平日连我们姐妹儿都不多看一眼,是什么样的国色天香 , 竟然连苍哥都把持不住了。”
  乔苍整理好身上的衣服,让我在房间等他 , 不要出去走动,他在我唇上吻了吻,起身走向门口,他出去和那些女人说了句什么,她们收敛不少 , 很快脚步声远去,直奔对面的赌坊。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跟上去,可惜我晚了一步 , 没能看清她们的脸 , 只看到了四个女人极其婀娜窈窕的背影,她们身上没有穿旗袍,仅仅是一件极其普通的裙子,颜色也很素,却依旧明艳不可方物。
  她们走进赌坊,被墙壁遮挡的蒋老板久久没有出声,女人们媚笑倚靠着门扉和桌沿,其中一个伸出手似乎打在了蒋老板胸口,“您这是看呆了 , 还是不满意。如果不满意,我们走了换新人,别耽误您享乐。”
  纵然是情场老手的蒋老板也没有见过四大美人同场的阵仗 , 他有些结巴连声说满意 , 如果连你们都不满意 , 只能出家当和尚了。

  乔苍拉开椅子在对面坐下 , 一边点烟一边眼神示意四个女人过去 , 她们立刻包围住了飘飘欲仙的蒋老板,他沙哑肆意的笑声瞬间被女人吞没。
  应酬场上没有一杯好酒,一个绝色美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四个美人一起上 ,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真正的美人儿是金钱买不来的,江南会所四大花魁,请动两个同台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 四个一起上,只能是京城副国级才有的待遇。蒋老板在黑道权势很大,也未必有当官的面儿,乔苍用四个**换华北市场 , 买卖做得不亏。
  当初天上人间四大头牌进包,十几年就那么一次 , 里头坐着的是正国级的公子,全国只有七个正国级 , 光脚趾头想就知道有多显赫 , 那位公子甩出去的钱堆满了酒桌,还得搬出他老子才行。
  某省委在江南会所曾叫来三个花魁同台给他玩三凤戏龙 , 据说场面火爆看呆了送酒的服务生,这种档次的表演 , 小打小闹的权贵绝对看不到,不Y`in 荡不下流 , 很有艺术性,但是美中透着风*,不混到花魁咖位的女人,也使不出那个劲儿。
  乔苍和蒋老板打了几把德州扑克,我回到房间花了两个小时将那本杂志从头到尾看完 , 觉得有些饿了,我披上乔苍的衣服打算出去找点食物,拉开门的同时他正好抬起手推门。
  我隔着灯光笼罩下雾气蒙蒙的空气和乔苍四目相视 , 他扯开紧绷的领口 , “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

  我身子一僵,他挑了挑唇角,“关于结果。”
  他说到这里停下,非常有趣盯着我脸上骤然变得惊恐的表情,他笑着说,“孩子是我的。”
  我整个人剧烈摇晃起来,朝后面跌跌撞撞退去,乔苍冲进来一把揽住我的腰,我落入他怀中 , 身体还在止不住颤抖。
  他手指在我苍白的脸孔上抚摸,“这算是惊喜还是噩耗。”
  我呆滞睁着眼睛,有些恍惚望进他眼底 , 我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 那种铺天盖地撕咬我的绝望。
  我哽咽说 , “你骗我。”

  我伸出手在他口袋里翻找 , 除了钱夹和一把枪什么都没有 , 我大声朝他嘶吼,“我要看报告单。”
  乔苍面对我的质问脸上风平浪静,“我看过后撕了,这种东西留下对你没好处。”
  我记忆里血缘鉴定没有这么快出结果 , 就算他找了私人机构花大价钱赶工 , 把三天缩短为一天半夜 , 结果也一定有备份 , 除非他不想给我看 , 怕他的谎言被识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