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0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县长走进来了,看着正要给这些干部和社会闲杂人士上思想教育课的孟书记,顾秋冷冷道:“你好大的胆子,视国家法纪如无物,对待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如儿戏,我看你这个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不想混了!”

  乡丨党丨委书记马上站起来,“顾,顾县长!”
  顾秋寒着脸,“带走!”
  听说要把乡丨党丨委书记带走,众人心里一慌。有人感觉到不妙,正要逃走,忽然发现外面很多丨警丨察。
  这些丨警丨察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居然都没有发现。
  乡丨党丨委书记听说要把自己带走,马上就吓得脸色苍白,当两名丨警丨察拿起手铐要铐他的时候,他挣扎着大喊,“我不服,我不服!”
  顾秋横了他一眼,根本不做任何解释。
  乡丨党丨委书记还在叫喊,“你不能这样啊,顾县长,我前几天还送过你八万块钱呢。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三名社会闲杂人士见状,有人就想逃跑,被拥蜂而入的丨警丨察逮住,按倒在地上,咔嚓一声铐上手铐。
  顾秋说了,自己上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抓人,把这个姓孟的先抓了,剩下的再说。
  乡政府很多人都亲眼看到,副县长亲自带队抓人,六辆警车,几十名丨警丨察,事先没有走漏半点风声,连派出所都没有通知,就直接杀过来了。
  一举拿下这些人后,顾秋并没有立刻返回县里,而是带着秘书和司机,还有两名丨警丨察以及派出所的同志,来到陆家村。
  陆家村是个大村庄,有二千来口人,好几百住户。
  南阳这地方多山,大体地势与全国地貌相似,越往西,南方向,山越高,往东,北角,地势平坦。

  陆家村就坐落在这丘陵地带,如果不是因为修高速公路,这里绝对没什么大的利益冲突,可就是因为这里要修路了,矛盾也随之而来。
  顾秋走进村庄,找到村支委的干部。
  村支委的三名干部倒是客气,听说副县长下来了,一个个殷勤得很。又是烟,又是酒,一定要留下县长在这里吃饭。
  顾秋说,“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吃饭的问题就不要麻烦了。
  可村支书不干,说都来了,难得有这么大官到咱们村来,如果连饭都没吃上一口,传出去那可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顾秋说,“那趁着还没吃饭的工夫,我想跟你们二个谈谈。”
  他把村支书和村长喊到房间里,带上秘书。
  四人在房间里谈话,派出所的民警,就在外面休息。
  顾秋问,“我今天过来,就是了解一下情况,你们一定要实话实说,不能有半点隐瞒。”
  村支书是位五十多岁的男子,村长呢,四十六七。
  两人看上去,都是那种农民形象。
  或许是以前的事,令他们还有顾虑,两人一个劲地抽烟,因为他们没办法把握尺度,不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
  顾秋道:“这样吧,你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口,那我来说。上次乡政府的几名干部带人过来,把四位村民打成重伤一事,你们知道吗?”
  两个人都说,“知道,我当时就在现场。太残忍了,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哪有这样打人的,往死里打。比鬼子还残忍!”
  村长说,“这又不是第一回了,上次就有人被打成植物人,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抢救过来。他们打了人,就不管事了,大帽子压下来,要我们去安抚这些村民,叫他们不要闹事。可哪里能安抚得过来?他们这是暴行,根本不顾及群众感受。”

  小柴就在本子上记,顾秋问,“为什么会发生冲突?”
  村支书道:“主要还是赔偿款的问题,以前说是六万一亩,现在只能二万,还要半年以后按月支付。村民就不同意了,跟他们吵。乡政府压着我们,要我们做工作。这只是其一。其二呢,关于房屋拆迁,上面没有一个标准,他们想给多少就多少。最重要的是,不论是土地补偿款,还是房屋拆迁款,他们都不一次到账,要拖半年以上,而且是按月支付。一些村民被拆了房子,他们重建要钱,乡政府又不给,于是就闹起来了。我们这些村干部夹在中间,也是左右为难,还经常挨批评。”

  村长看着外面,几个民警在院子里吸烟,他就悄声问,“听说姓孟的被抓起来了,是真的吗?”
  顾秋说,“是真的。”
  “那我就放心了!”村长突然冒出这么一句,顾秋和其他人都傻眼了。村长会意过来,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他只得解释,“我听说啊,乡政府亏空了很多钱,他们要用这笔钱来补亏。”
  顾秋看了小柴一眼,小柴立刻记下了。
  顾秋道:“你还知道些什么?都说出来吧!”
  村长摇头,“我们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不信你问支书。”
  中午在陆家村吃饭,水塘里的鱼,家里的米酒,自己喂的鸡,鸭子,农村里,一般也就这些吃的。
  村干部倒是很热情,对这些县里来的领导,可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顾秋呢,跟他们喝着米酒,侃着大山。

  不知不觉,双方之间的距离就拉近了。
  村支书道:“顾县长,我可是头一次碰到,象你这样好说话的领导,真的,就连那些乡政府的干部,一个个吊得要死!”
  顾秋只是笑,小柴在旁边说,“我们县长可是最年轻的,最有能力的领导。”
  村支书看着小柴,“柴秘书,你这话说得对,我们一起敬县长一杯酒。”

  小柴苦着脸,他的酒量,的确不咋的。
  不过他今天是第一次跟老板出来,以后能不能当上顾秋的秘书,难说。他也想表现一下,心里琢磨着,该如何讨好老板的。
  可村支书拉着他一起敬酒,他也不好意思拒绝,硬着头皮,“顾县长,我敬你一杯。”
  顾秋在心里笑,这个傻秘书啊,哪有这样搞自己的?人家敬酒,你还得帮我挡酒,可不是跟人家一起来敬我的酒,他知道小柴肯定不会故意针对自己,以自己的酒量,十个小柴恐怕也不是对手。
  小柴说,“这是我第一次给您敬酒,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村支书就笑,顾秋呢,喝了一口。“柴秘书,你可不要中了支书的计,他是故意拉上你的。”
  村长也端起杯子,“顾县长,我和支书都希望您,可以解决我们村的问题,这杯酒,我敬酒。我们相信您是一个好官,一个清官,一个真正为群众办事的好干部。”
  他一口气喝了三两米酒,顾秋道:“我既然来了,就不会不管。上次我就到过你们陆家村,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我要是不管,我就不来了。”
  吃了饭,在陆家村走访了二十几户,了解到一些具体的情况。顾秋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陆一丹和他哥哥,还有一些亲戚赶过来了。
  陆一丹喊,“顾县长,我回来了!”
  顾秋说,“你回来了正好,我正在你们村里走访。”
  陆一丹的伯伯走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顾县长,感谢您救我们一家人,救我们这个村子的这些村民。”
  顾秋慌了,“你这是干嘛?快起来,快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