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4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这种行为,与旧社会的土匪恶霸有什么区别?几十个手持铁棍的男子,将几名村民赶到田里,一铁棍抽翻,然后一脚将他们的头踩在泥巴里。这还不算,再补上几铁棍,你们想想,一个正常的人,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
  邹副县长黑着脸,“你不要危言耸听,现在谈论的是,那两个记者是不是你的朋友,是不是你喊过来的?如果不是,那你去陆家村干嘛?”
  顾秋见他如此针锋相对,便道:“这件事情我不想解释。如果你们在工作中没有鬼,记者来了又怎么样?你究竟在害怕什么?是打人的残酷,还是征地工作中,补偿款被贪污挪开的事?你说,究竟想掩饰什么?”
  “你不要血口喷人!”
  邹副县长终于忍不住了,猛地站起来指着顾秋道。
  何汉阳一听,见形势不妙,他就喊了一句,“坐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搞窝里斗。现在我们要马上解决的问题,就是要阻止这篇稿子的报道。”
  邹副县长道:“这件事情,解铃还需系铃人。”
  刘长河听说顾秋的朋友把事情捅出去的,他也很生气,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内部解决?非要捅到上面,闹得轰轰烈烈?大家都灰头土脸?
  不管邹副县长他们在征地工作中,有多么恶劣,他都不赞成家丑外扬。
  他就看着顾秋,“顾秋同志,怎么说你也是我们长宁县班子的一员,既然他们又是你的朋友,你是不是可以跟他们商量一下?”

  顾秋不说话,分明就是不卖这个面子。
  刘长河很恼火,“顾秋同志,这是命令。”
  顾秋还是不说话,何汉阳道:“顾秋,你说说你的相法。”
  顾秋看着何汉阳,“我有两个要求,如果你们能答应,我就去说这个人情,如果你们不答应,当我放屁!”
  何汉阳知道,他的要求肯定不是这么容易满足的,但是目前又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先把稿子撤下来再说。
  他看着顾秋,“你说说看!”
  顾秋道:“第一,按国家标准补偿被拆迁户,不得从中卡扣截留。”
  何汉阳看着刘长河,“这个条件并不过份。我们以前的拆迁补偿,有卡扣截留吗?”
  刘长河说,“从来都没有过,一直都是按国家标准执行的。”
  顾秋也不跟他们计较,说第二点,“第二,立刻救治这些被打的村民,赔偿他们的一切损失。并且对这些施暴者,马上采取行动,该抓的抓,该关的关,绝不容情!”

  何汉阳还没说话,邹副县长道:“绝对不行!这是助民众的威风,灭政府的士气。如此下去,我看这个折迁工作,以后就不要再搞了,我们的高速工程,也没有必要再建。”
  顾秋道:“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何汉阳看着刘长河,“有问题吗?”
  刘长河也觉得有些过份,赔偿损失可以,还要抓人就不行了。其实两个条件,他们是一个也做不到。
  他就看着何汉阳,“汉阳同志,你是班长,你说了算!”
  何汉阳在心里骂道:草,要你表态的时候,我说了算,那我要你干嘛?

  何汉阳心里清楚,顾秋的这两个条件,十分难搞。但是目前的情况,容不得他们犹豫。
  如果拖下去,文章一旦见报,那将是长宁一大丑闻。杜省长肯定会不高兴,让他们在长宁抓工作,抓出一个大笑话来了。
  何汉阳道:“顾秋同志,你的这两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想办法,把省报那边的工作做下来。”
  顾秋说,“只要有何书记这句话,我必当尽力。但是能不能做到,我不敢打包票。这样吧,让邹县长一起去,我帮他引荐。”
  邹副县长心里一慌,顾秋点名叫自己去,去干嘛呢,分明就是出丑。去省报,那是求人家,得低声下气。
  没想到推来推去,又搞到他头上来了。

  顾秋心道,事情是你搞出来的,你不去谁去?
  到了省城,就由不得你了。条件由我来开,同不同意那是你的事。
  刘长河呢,只想着问题早点解决,很不耐烦地道:“那就这样定了,你们两个,再加上宣传部的同志,连夜去省报社。”
  何汉阳呢,看看表,“夜深了,你们路上要小心。”
  顾秋心道:“去吧,反正这件事情得自己出面。”
  答应了王为杰的事,不能不办。不过因此会得罪这位常务副县长,此刻邹副县长心里很恼火的,却又无可奈何。

  一行人,两辆车子,直奔省报社。
  何汉阳说了,如果记者那边摆不平,那就找他们领导。
  可说实在的,邹副县长要是省里有关系的话,他哪里需要这样苦闷?只怕早进了市委班子。
  在车上,顾秋跟吴承耀联系过,他们将在今天晚上,三点之前赶到省报。
  吴承耀说,“来就来吧,我睡觉了,让他们明天再来找我。”
  到了省报社,宣传部长说,这个时候去找人家领导,也不是个办法,只能等明天。
  关键是记者那边,会不会马上捅出去?

  顾秋说,我打了电话,人家同意考虑,但得看我们这边的态度。邹副县长就火了,“他们想干嘛?趁火打劫?”
  顾秋看他还是这德性,也不管他,说我去睡觉了,明天再说。
  他说走就走,留下宣传部长和邹副县长两个人愣在那里。何书记不是要咱们连夜赶过来吗?他怎么跑去睡觉了?
  邹副县长知道,如果这件事情捅出去,首当其冲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但他咽不下这口气,总觉得在顾秋面前丢了面子。
  宣传部长劝他,“他是杜省长的秘书,虽然说能在长宁呆一段时间,你们也没必要跟他较劲。年轻人,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他倒是听说,县委班子这些人,很多都对顾秋有成见。一来,他是新人;二来,他太年轻,年轻得让人妒忌。

  宣传部长道:“象他这个年龄,随便到哪里混几年,就不定就调走了。到时去省里呆上一年半载,再下放出来,又是升一级。”
  走官场路的,恐怕只有这种方法才是捷径,你真要是从科员一级级爬,只怕是爬到死,也不及人家一半的成就。
  第二天,顾秋约了吴承耀和他的同志,把邹副县长和宣传部长丢在那里,他就去找左晓静去了。
  吴承耀得知两人的身份,他提了几点要求。
  第一点,要坚决杜绝,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一旦发现,马上曝光。

  第二点,那些被乡镇机关打伤的村民,要马上就医,要赔偿他们的一切损失,包括物质上,精神上的。
  第三点,凡是与这件事情有关的,或有重大过失的干部,要免职,要追究责任。
  第四点,他和同事的损失,要赔偿。
  邹副县长压着一肚子火,这些记者还真当自己是哪根葱了。居然干涉起政府的事。

  象他这样的要求,他们是万万不可答应的。
  宣传部长将吴承耀和他的同事拉到一边,塞给两人红包。
  红包不少,有二万块左右。另外,他们的损失另计。包括他们砸坏的相机,长宁县都同意赔偿。
  吴承耀推开了他的红包,“我想你可能搞错了。我们需要的不是这个,只要你们答应刚才的条件,这稿子就不发了。否则明天就见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