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9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这才很不乐意的走进了卧室,乡镇孟书记见这下客厅里没人了,心道,顾县长还是懂趣之人。他知道屏退两名女子,好跟自己谈正事。
  借着这个机会,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五万块现金。这年代,很多人都喜欢收现金。
  五万块钱,用黑色的塑料袋包装,放在顾秋面前。顾秋瞟了眼,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刚才你都看到了,小陆是我的一个朋友的亲戚,我听说他父亲被你的人打成重伤,现在在医院里生死不明。”
  乡镇孟书记当然知道,这件事情也是他当时在场的,亲眼看到他们打人,陆一丹的父亲就是被他们一棍砸下去,造成脑颅重伤。
  不管这件事情,他们不准备承认,也不准备管。
  顾秋提出来,他心里一突,“有这事吗?那我回去查查。”
  顾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伸手挑了一下塑料袋,看到五匝整整齐齐的钞票。乡镇孟书记道:“一点小意思,今天的误会,让您受惊了。”
  顾秋皱眉一皱,“五万块钱,打发叫化子?”
  乡镇孟书记眉头一跳,“啊?”
  嫌少了,嫌少就是件好事,说明他还需要钱,只要他肯收钱,一切都好说。

  他就笑了笑,从夹克衫里,又掏出早准备好的三万。
  其实这一点,他都想到了,顾秋可能会漫天要价。他就先拿五万试探一下,没想到顾秋果然嫌钱少。
  又加了三万,八万人民币。
  顾秋道:“那陆家村的事,你想怎么处理?”
  乡镇孟书记道:“我回去查,马上,马上。”
  顾秋看了他一眼,朝卧室里喊道:“小陆,你过来一下。”

  陆一丹和程暮雪出来了,顾秋指着茶几上的钱,“你要感谢孟书记,他给你爸爸送医药费过来。你就先收下吧,把你爸爸的病治好了再说。”
  乡镇孟书记的脸色,惨绿惨绿的。
  顾秋看他站在那里碍事,便说了句,“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你还站着干嘛?非要出了人命,你才出来擦屁股?”
  乡镇孟书记愣了愣,抹着汗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您好好休息!”
  看着他离开,顾秋朝陆一丹道:“你把钱收下,明天就赶到市中心医院。”
  陆一丹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顾县长又为他搞到了八万块钱,加上前段时间的,已经有十多万了,足够治好他老爸的病。
  陆一丹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
  顾秋道:“拿到了钱,你还应该这样——”
  他叫陆一丹过来,告诉她一个方法。
  陆一丹听了,不住地点头,“我知道了!”
  十一点多的时候,夏芳菲打来电话,问顾秋关于陆家村的事真实性。
  顾秋说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知道夏芳菲这消息的来源,肯定是从省报社的同行那里行知。
  听顾秋说完这一切,夏芳菲很愤慨,说这些人太不是玩艺了,怎么可以这样?

  她问顾秋,“你打算怎么办?”
  顾秋问什么意思?我就一挂职副县长,又不能干预这些事。夏芳菲说,现在这些事要是见报,对长宁影响很大,更有可能波及到其他方面。
  顾秋问她,上面是什么态度?
  夏芳菲说,目前还不知道,反正这种事情,谁都不希望见报的。只要一见报,势必掀起轩然大波。

  顾秋没说话,他倒是觉得这种事情,不能总是掩着。如果今天这事不见报,明天还会有更多的村民被打。
  先是陆一丹父母,现在又是这些村民,这样下去,就会搞得怨声载道,民不潦生。
  夏芳菲告诉他,自己也是从朋友那里得到的小道消息,目前这报道,明天不发,后天就要发了。
  算算时间的话,刘长河他们应该已经得到消息。
  顾秋说,让他们去折腾吧!我暂时不会干涉这种事情。
  果然没过多久,刘长河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叫顾秋去他家里。
  顾秋赶过去的时候,邹县长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顾秋还没进门,何汉阳就打电话过来,“怎么搞的?乱套了。你们几个马上到办公室来。”

  三个人又赶到县委,何汉阳本来是要睡了,接到市里宣传部的电话,顿时睡意全无。
  主要是这些人在执法过程中,太凶残了,如果这样的报道发出去,长宁县就要被口水淹死。
  上面为了平息民愤,势必要处理一些干部。
  何汉阳可不希望自己上任不久,就传出这种丑闻。
  三人进来的时候,何汉阳脸色非常不好,语气也不好。
  “这究意是怎么回事?”
  邹副县长道:“是两个记者捅出去的。”
  他不管乡丨党丨委书记叫的那帮人如此作风,却说是两个记者把事情捅出去。顾秋想起好笑,他在来的路上早就有了想法,这件事情自己不参与,他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刘长河也得到消息,说陆家村事件,被记者拍到了。而且他还听说,这两个记者是顾秋找过来的。
  他就想问,顾秋到底是什么意思?存心抹黑长宁县班子吗?在顾秋去他家之前,他就一肚子火气了。
  顾秋见到他,他黑着脸,一脸不悦。

  何汉阳说完,刘长河道:“这个就要问问小顾县长,他是什么想法?”
  何汉阳看着顾秋,“这与顾秋同志有什么关系?”
  邹副县长道:“那两名记者是小顾县长的朋友,这个就要问小顾县长了。”
  何汉阳听到这话,心里就不爽了。

  难道顾秋又要旧伎重演?他和刘长河都不知道真相,只是听邹副县长一面之词。
  刘长河道:“那顾秋同志,你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秋看了邹副县长一眼,“我想知道的是,两位领导的态度。你们究竟是想做什么?或许,不希望发生什么?”
  邹县长心里冒火,因为今天晚上乡丨党丨委书记送钱去的时候,他钱也收了,却给了那个叫什么陆一丹的女孩子,说是乡政府赔偿的医药费。
  这不是存心打脸么?如果乡政府承认这件事,那以后的麻烦就更大了。现在他们这些人心里都这么想,宁可花钱请人压服这些村民,也不愿意给村民多补偿。
  他们的说法是,村民的胃口,会越撑越大的。今天开了这个先例,明天你的工作就做不下去了。
  所以只有枪打出头鸟,杀一儆佰,看谁还敢再出头。
  邹副县长看着顾秋,“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看他已经准备跟自己彻底撕破脸,也不理他,只是坐在那里抽烟。
  何汉阳知道他的脾气,这个人是牛脾气,不能搞毛他,如果你把他搞毛了,他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刘长河对顾秋并不了解,在他看来,顾秋只是一个秘书出身的干部,没有多少实战经验,他在工作上有很多的不足。
  所以,他并不看好顾秋。
  刘长河黑着脸,“顾秋同志,你究竟想说什么?”

  顾秋道:“我不想说什么,因为不论我说什么,所有的解释你们都会认为我在狡辩。事实上,我和司机赶到的时候,他们正在打人。我相信不论是谁,只要还有一丝良知的人看到这一幕,他就会站出来阻止。可是,他们没有,反而在继续恶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