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9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想到自己被王为杰睡了的事,一句话不小心崩出来。程暮雪切了一声,“你想哪里去了?我哥才不是这样的人。”
  陆一丹哪里肯信?“他们这些当官的,哪个不是色中饿鬼?”
  程暮雪道:“你不信拉倒,他这个人啊,不要说干那种事,就是你去勾引他,他也未必动心。”
  陆一丹更加不信了,俗话说,物以类聚,他和色大叔是朋友,两个人差不多的。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恨王为杰了,毕竟王为杰为她的事很尽心,又是出钱又出力。
  程暮雪拉着她的手,“快走吧,有些事你不明白的。象他这样的大官,才二十三岁,这么年轻有为,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暗恋他,你觉得他有必要使坏吗?”
  陆一丹一想也对,当初自己见到顾秋这样的帅哥,还是个副县长,真要是顾秋看中她,她估计也同意了。
  程暮雪道:“他眼光很高的。”
  陆一丹这回信了,以顾秋这样的条件,不高才怪。看来他跟色大叔是两种不同的人。

  两人赶到顾秋说的饭店,走进包厢。
  顾秋已经在那里点了菜,又问两人要吃什么?
  陆一丹说随便,程暮雪可就不客气了,“我要吃糖醋鱼,辣子鸡,最好再来个碎碎鸭!”
  陆一丹道:“你吃得完么?”
  “我帮你们点的,不是有三个人嘛!”
  陆一丹发现程暮雪在顾秋面前很随便,心里道,他们两个肯定有一腿。理由是,程暮雪长得漂亮,顾秋又是个副县长。
  就算他不色,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不动心?
  男人都是有便宜不占是傻瓜的那种思想,因此她断定,程暮雪跟顾秋肯定有暧昧。
  顾秋看到陆一丹发愣,便问了句,“你还在想那些事?”
  陆一丹挺聪明的,顺水推舟,“顾县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顾秋道:“等!”
  “等?”

  “对啊!我们今天去,刚好碰到记者暗访。现在证据到手,他们估计已经乱了分寸。会想办法的。”
  “那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放心吧,他们还不至于这么蠢!”
  陆一丹拍拍胸脯,“今天可吓死我了!不过当天,比这还凶,你们都看到了,他们打起人来,一点都不留手。往死里整,我爸就是这样被他们打成植物人的。”
  顾秋道:“放心吧,事情总会解决。不过以后,你们不可以乱来,得听我的。”
  陆一丹点点头,“我知道分寸的。谢谢你,顾县长!”
  邹副县长回到家中,乡镇的孟书记匆匆赶过来,正坐在他家里等。“邹县长,您终于回来了!”
  邹县长一脸漆黑,“你还有脸过来?”
  孟书记苦着脸,“得赶快想办法,万一这事被他们曝光了,大家都得受牵连。”他说的大家,自然包括这位邹县长,修高速公路征地拆迁这个工作,由他全权负责。
  为了不让别人插手,他已经尽量排斥了。上次刘长河说,要不要加个人进来,他都果断拒绝。
  邹县长拿了支烟出来,孟书记马上给他点上,在耳边道:“那两个记者,肯定是他指使过来的,你说他这是为什么?非得往这中间插一脚?难道听到了干什么风声?还是想……”

  “想什么?”邹县长脸色非常不好,瞪着孟书记骂了句。
  乡镇孟书记道L:“他是不是也想加入一股?”
  邹县长拍着桌子,“门都没有,凭什么?他算什么东西?想参进来就参进来?”
  “那我们该怎么办?”
  乡镇孟书记问。
  邹县长也在考虑,这个顾秋是不是真的想参与进来?修高速公路征地,搞拆迁可是一个很有油水的项目,这谁都知道。
  他就在琢磨,顾秋是不是看中这中间的油水,故意搅这浑水?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同意顾秋加入进来,因为他一进来,很多内幕就被人知道了。
  邹县长道:“你去打点一下。”
  乡镇孟书记问,“多少?”
  擦,邹县长气死了,这笨蛋干嘛问自己?我叫你去打点,你自己拿主意就是,有些事情不需要汇报得太细。
  他很不满意的看了乡镇孟书记一眼,在心里骂了句蠢材。

  乡镇孟书记才不蠢呢,他是故意的。万一出了事,我可是请示过你的,你不保我都不行啊?
  两个人心里都打着小算盘,邹县长催了一句,“还愣着干嘛?”
  乡镇孟书记这才道:“那我就给这个数。”伸出五个指头,在邹县长面前晃了晃。
  邹县长看他这模样,真想一脚踢过去。
  平时的时候,五万的确不是个小数目。
  但在这么庞大的工程中,五万又算得了什么?
  乡镇孟书记也盘算过了,这事情送其他的不好,直接给钱。如果顾秋收了这钱,说明他是冲着这油水来的。
  如果他不收钱,又另当别论。
  但是今天晚上必须把事情摆平,否则明天就见报了。
  他来到顾秋的楼下,看到上面没灯,跑上去敲门,没人。

  顾秋和程暮雪,陆一丹正从外面回来。
  今天晚上他们可是酒足饭饱,顾秋说,你们去酒店里睡。
  程暮雪道:“你不是有两个卧室吗?去酒店干嘛,还不如把开房间的钱给我们两个当生活费。”
  这伶牙俐齿的,顾秋还真没办法说服她。
  陆一丹道:“我回去睡吧!以前的同事宿室里就行了。”

  程暮雪拉着她,“别,他房子这么大,我们睡我们的,又不碍他的事。”
  三人来到政府家属区,乡镇孟书记站在树下,看到他们来了,他就闪了一闪,躲到树背后。
  见三人上了楼,亮起了灯,他才把烟熄了,跑上楼去。
  顾秋坐在沙发上,叫程暮雪给自己倒茶水。
  陆一丹是首次来顾秋的房子里,看看这里也挺一般的,没什么特别。程暮雪可跟她不一样,胆子大得很。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有人敲门。
  程暮雪跑过去,拉开门一看,“你来干什么?”砰——!
  门又关了。
  乡镇孟书记还没反应过来,差点就被他撞到鼻子。

  顾秋问,“谁啊?”
  “那个狗屁书记。”程暮雪不爽地道。
  顾秋明白了,“去开门!”
  他知道对方会来的,因为证据在自己手中。
  今天晚上不来,明天就有他们好看。
  程暮雪又去开门,乡镇孟书记嘿嘿地笑,点着头问,“顾县长在家吗?”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程暮雪看到今天这一幕,对这位乡镇书记很反感,真不是人做出来的事,好凶残。

  如果自己是古代那些身负绝世武功的高手,一定拧下他这颗人头当夜壶。
  乡镇孟书记走进来,看到顾秋坐在客厅里。他就喊了句,顾县长。
  又看到陆一丹坐在沙发上,心里就发毛。她怎么也跟顾县长搞在一起了?此刻,他有些怀疑,陆一丹这个女孩子是不是拿自己的身体,跟顾秋做了什么交换,让顾秋为她出头。
  他能想到的,也就这样。
  顾秋喝着茶,看了眼他,“有事吗?”
  乡镇孟书记道:“顾县长,我是来负荆请罪的。”

  程暮雪一听,“那你的荆条呢?也太没诚意了吧?”
  乡镇孟书记一脸尴尬,顾秋看了眼两人,“你们进去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