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9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围上来,准备动手抢相机。
  顾秋站出来,“住手!你们好大的胆子,连老子这个副县长也不放在眼里。”
  有人愣了愣,刚才那名男子道:“对不起,这位领导同志,我们并不是冲着你来的,只要你这位朋友交出相机,我们绝不为难你。”
  顾秋道:“看来你们今天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他伸手过来,“承耀,把机相给我!”
  吴承耀愣了下,把相机交给顾秋。顾秋道:“现在相机在我手里,你们让他们走,我把相机给你们。”
  这些人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吴承耀大喊,“不行,你是副县长,怎么可以让你冒险,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他就扑过来想抢回相机。
  顾秋大喊,“浑蛋,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计较这个。带着她们两个赶快走!”
  吴承耀拼命摇头,“万万不可能,我自己做的事,自己负责。他们今天就是杀了我,我也不能把相机交给他们。”

  两人抢来抢去,那些人倒是不动,站在那里看着两个人抢。
  程暮雪走过来,一把抢过相机,高高举起,叭地一声,扔在地上,“一个破相机,有什么好抢的?”
  相机掉在地上,摔碎了。
  机仓破裂,程暮雪一把抓起地上的相机,扯出胶卷,“既然他们想要,就给他们就是。这有什么好争的!”
  胶卷扯出来,往那些人手里一扔,“拿去吧!”
  众人傻在那里,这妞好泼辣!
  吴承耀冲过去,“你疯了,这是我拼着命拍来的东西,你怎么可以让它们曝光!完了,完了,全完了!”

  顾秋拉下脸,“你们还有完没完?”他拿起手机,“我就不信,丨警丨察治不了你们这些混混!”
  看到顾秋要报警,相机又摔坏了,胶卷曝光,有人捡起胶卷,“我们走!”
  吁——!
  见这群人离开,大家都长吁了口气。
  “孟书记,胶卷拿到了!”
  一名男子将程暮雪扯出来的胶卷,递给乡丨党丨委书记。

  他看了几眼,“你能确定是这个?”
  MD,都曝光了,一点作用都没有。
  “亲眼看到的,他们在争执的时候,从相机里扯出来的胶卷,相机也摔碎了。”
  旁边有人问,“孟书记,对方可是一名副县长,我们这么做合适么?”
  乡丨党丨委书记道:“管不了那么多了,不这样做,大家死得更快。我已经和上面打过电话,别无选择。”

  他扔了胶卷,“两个记者都被你们截住了?”
  对方愣了下,“只看到一个!”
  “浑蛋!”
  啪——!

  一巴掌扇过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是他们演的一场苦肉计!”
  “那我马上叫人去追!”
  “来不及了!”
  乡丨党丨委书记抓起电话,跟上面汇报。“我怀疑那两名记者,是他带过来的。我们只截住了一人,另一人已经不见了。”
  上面很恼火,“他究竟想干什么?”然后叭地一声,挂了电话。

  顾秋等人已经赶回县里,吴承耀也连夜回省城,不敢多做停留。顾秋在心里道:“他们肯定会很快发现刚才的骗局,因此吴承耀只能马上离开。只要他回到省里,一切就安全了。”
  他真没想到,自己此行会碰到这样的场面,这些乡政府的办事人员,一个个都成了豺狼虎豹。
  有些事情,不亲眼所见,你是永远都不知道的。顾秋以前也不相信,那些人会穷凶极恶到了这个份上。
  看来这件事情,自己不插手已经不行了。
  陆一丹老爸的事情,估计与这个情况类似。
  他把陆一丹和程暮雪安排在自己家里,他一个人去了刘长河家。
  刘长河正在吃饭,见顾秋来了。他就喊了句,“小顾县长,你来得正好,过来陪我喝两杯。”
  顾秋道:“我正好没吃饭,特意过来蹭饭的。”
  当下也不客气,坐下来跟刘长河一起喝酒。
  刘长河道:“你酒量好,多喝点,我只能喝二杯。”
  看样子刘长河并不准备出门,顾秋也不吱声,就陪着刘长河喝酒。时间差不多快七点四十了。
  门铃又响起,常务副县长也过来了。刘长河道:“今天这可是怪事,你们一个个都往我这里跑!”
  邹副县长看到顾秋,“哦,原来小顾县长也在!”

  顾秋点点头,“今天晚上刘县长兴致不错,叫我陪他喝两杯。你也搞两杯吧!”
  邹副县长摇头,“我还是勉了,你们喝吧!”
  看着顾秋如此自在,他在心里骂娘了,“你个***,跑到陆家村去干嘛?在那里搅浑了水,又来这里告状?我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干嘛要针对我啊!”
  刘长河冲着他喊,“过来喝两杯吧!装什么怂?”
  邹副县长没办法了,只得硬着头皮过来。
  顾秋端起杯子,给他敬酒,邹副县长忙拦下来,“你是海量,我的酒量不行,意思下。”
  顾秋心道,你酒量是不行,但是胆量大得很啊!如果不是你纵容下面的人,他们敢这么乱来?
  今天这事捅出去,只怕不光是你姓邹的要倒霉,刘长河也跟着你倒霉。上次长宁县体育馆事件,董书记不就莫明其妙挨了批评,还革职查办。
  你以为你们这么无法无天,就能掩盖真相?

  邹副县长本来是过来跟刘长河反应情况的,但是顾秋在,他也不好说什么了。
  刘长河心里琢磨着,这两个人应该是有事情,但他们不说,自己也不会去问。让他们闷着吧!
  这酒喝到八点多,顾秋道:“邹县长,今天晚上刘县长还有很重要的工作,我们就不要再打扰了,一起走吧!”
  刘长河今天的确有交公粮的打算,不想被顾秋猜对了,他就讪讪地一笑。“能有什么事?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哪象你们年轻人。”
  他老婆呢,巴不得两个人快点走。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他老婆四十多岁的女人。
  刘长河呢,一个月难得跟她来两回,就让她这么闷着,你说她能受得了?再说,堂堂一个县长夫人,又不好干那种事。
  哪知道这点心事,居然被顾秋蒙中了,她就在心里骂顾秋。知道还不走,这些人该通通下岗。
  邹副县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只得和顾秋一起告辞。只不过,出来的时候,他心里老郁闷了。

  这小子居然在这里等着自己,难道他已经把这一切跟刘长河说了?应该不会!
  要是说了的话,刘长河不会是这态度。
  离开刘长河家里,两人虚情假意,说了几句客套话。邹副县长就立刻往家里赶,他得马上给陆家村事件擦屁股。
  顾秋呢,给程暮雪打了个电话。

  “你们两个出来吧,我们去吃饭。”
  程暮雪一听说要去外面吃饭,就兴奋的大叫,陆一丹还在问,“暮雪,你和顾县长是怎么认识的?”
  程暮雪道:“他是我哥,我们早就认识了。”
  “少来,他是你哥,以前都没见你提起过。”
  陆一丹也是个人精,哪里肯信。
  程暮雪嘻嘻地笑,“情哥哥呗。”
  陆一丹心里一跳,“不会吧,你是他包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