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3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西两面墙壁涂抹着油蜡 , 摸上去很滑,我拔掉胸口一颗纽扣,朝黑压压的楼底扔进去,纽扣不断翻滚弹动 , 最终没入漆黑的深处。
  没有声音,也没有人。
  我不知走了多久 , 似乎距离地面越来越远,在第三次拐弯我几乎要放弃原路返回时 , 余光瞥见一堵门 , 门缝溢出跳跃的红光,以及被人影晃动而折射出的黑点。
  我不由自主靠近 , 抬起右手刚触摸到门把,里面传出男人低沉的声音 , “苍哥不愧是道上兄弟的表率,在关卡的人脉果然很硬 , 这样明目张胆运送进来,如果没有苍哥保,我恐怕很难进关。”
  一束强光照向门口,剌痛了我眼睛,我立刻咬牙缩回 , 缩到一半又停住,门被里面的穿堂风吹开了更大一道缝隙,我透过这道缝隙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这是一间由车库改造的地下室 , 东南西北四面墙顶挂着油灯 , 烛火渗透出来,光线非常昏暗,隐约看到有两拨人马,被中间的铁皮箱子隔开,一人握着一只手电筒和短枪,右侧为首站着乔苍,左侧是一个很眼生的男人,长相粗犷彪悍,一嘴的京片子 , 是京城过来的男人。
  “苍哥,验验货吧。”
  乔苍笑说我还不信蒋老板吗,货当然不会有问题。
  男人哎了一声 , “按道上规矩办 , 我和苍哥关系没铁到那个份儿上 , 现在验了 , 省得出事再翻脸。苍哥不是吃素的 , 您翻脸了哥们儿不好扛啊。”
  乔苍抬起一只手,站在身侧的韩北立刻走过去,保镖撬开箱盖,他没有从表面拿,而是把手C`ha 入最里面 , 在底下翻找出一包。
  这才是行家,有些人就是玩儿黑吃黑的营生,可再不济门面也做得很好,和卖东西一个道理 , 表面都是好的,底下就不行了。
  丨毒丨品验货分为三类,a+,a— , b,白丨粉丨和食用石灰颜色相近 , 气味也差不多,注入的石灰越多货越不纯 , 卖不上好价钱 , 最次的货是黑市毒贩子用来坑骗老百姓的。
  a+的货物基本都流通在广东、金三角和京城,其他地方都是次货 , 这三个地方有钱人多,对吸粉也讲究质量 , 贩毒的人也多,但凡和毒沾边的 , 都是极少走眼的老油条,糊弄不了。
  韩北将纸包打开放在桌上,他从保镖手里接过一根吸管,比正常吸管要细短很多,仿佛一根针 , 吸管的一头对准细白丨粉丨末,捏住一只鼻孔,用另一只狠吸一大口。
  我在场子见过很多人吃丸 , 或者直接注射 , 用鼻孔吸粉不多见,不过据说这是最爽的,高纯度的白丨粉丨吸一口,比抽十根烟都解乏,很多明星就这么玩儿。
  好货一克要成百上千,一晚上玩嗨了吸个几十克的都有,广东地盘上买得起可没那么多货源,乔苍不是谁都卖,不然条子早捡到把柄了。
  韩北吸光那一包粉后闭上眼 , 张开嘴吐气,身体情不自禁抖了抖,又用手指蘸了一些送进嘴里 , 咂摸滋味后他对乔苍说 , “a+”。

  乔苍露出一丝满意笑容 , 挥手让保镖把货收下 , 蒋老板伸出手和他握了下 , “我不敢骗苍哥,我从缅甸进来一千斤的货,其中三百斤最好的都送到苍哥手里,为了怕粉返巢味道不佳,我可是日夜兼程 , 这才保证了最好的口感,苍哥,我不亏你吧?”
  我脑海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令我脸上肌肉狠狠抽搐了一下,地下贩毒市场。
  周容深和秘书谈论案情被我听到过 , 市局一直在追查乔苍所控制的地下贩毒市场究竟在广东哪个位置,他们认为是废弃厂房或者码头仓库,甚至考虑过江南会所,唯独没有想到是华章赌场。
  乔苍名头最响亮的产业就是华章赌场 , 外地商人到特区一定会到华章赌场玩一把,正因为它的鱼龙混杂和颇Ju盛名 , 市局第一个便把这里排除,他们不觉得乔苍有这么大胆子 , 在眼皮底下供养笼罩了整个省的贩毒网。
  事实上 , 乔苍算计透了条子,他就是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能够走到今天不是没有道理 , 这份超乎常人的魄力和城府,连周容深心思那么缜密的人都不是对手。
  乔苍松开握住蒋老板的手 , “既然你这么讲究,我也不能亏了蒋老板。”
  他话音未落 , 身后保镖拎出四个硕大的银色保险箱,放在地上打开,里头一叠叠陈列整齐的钞票,足有一千多万。
  “多出的几十万,给蒋老板手下兄弟喝酒。”
  蒋老板哈哈大笑 , “难怪道上都愿意和苍哥共事,确实很爽快。不如我带着他们直接在苍哥这里玩玩,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 该出的钱我可一分不要你免。”

  “我这里的货色不知能不能入蒋老板的眼。”
  蒋老板提到美色 , 眼底下流Y`in 荡的光立刻溢出来,“江南会所四大花魁,我在京城就很眼馋,传言天上人间的头牌到了四大花魁面前,也要自惭形秽,今天如果有幸拥入怀中,苍哥这点人情,我下次一定还。”
  乔苍点头说这没什么,我自己的人 , 我们去赌坊等,我叫她们过来。
  听话茬他们似乎要上楼,我屏住呼吸飞快朝楼梯上跑 , 好在我脚力快 , 并没有被他们跟上。
  我走出地下室 , 被我调虎离山的保镖正在焦急找我 , 他见我是从楼底上来顿时脸色大变 , 我朝他荫恻恻笑了一声,“这下面是乱葬岗还是万人坑,没有索命的鬼魂吧?”
  他一愣,我抚着胸口心有余悸说,“还好我只下了一层,吓得差点摔倒了 , 怎么觉得暗处有眼睛盯着我一样。”

  他狐疑问您真的只是下去了一层吗?
  我瞪大眼睛训斥他,“不然呢?黑漆漆的我怎么敢走,谁知道底下有没有洪水猛兽,你们苍哥心狠手辣 , 他万一养了猎犬,或者安C`ha 了机关,你想让我死于非命吗?”
  保镖长舒了口气,“何小姐猜对了,幸好您没下去 , 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可交待不了。”
  我瞥了他一眼 , 径直走向房间,他追上告诉我大夫已经在旁边等。
  他话没有说完 , 我已经重重关上了门 , 只留下一阵劲风拍在他脸上。
  地上破碎的碗盏已经被打扫干净,我坐在沙发上 , 反复回忆刚才的一幕,保镖绝对不敢把我私自下去的事告诉乔苍 , 他可是负责看守的,乔苍处置手下都是玩儿真格的 , 不是卸一条腿就是打个半死,总之没好果子吃。

  暂时一段时间乔苍不会挪窝,如果我把这事告诉周容深,他可是立了一桩天大的功。就算以后官场变天,有再多的人保他 , 都不如这份功勋更实在。
  我深深吐出一口气,莫名觉得心烦意乱。
  我拍了拍自己的头,随手拿起一本杂志 , 竟然是育婴杂志 , 期刊是今早新出的,乔苍已经翻阅了两页,我指尖的动作微微一滞。
  他上心到这个程度,想必十有八九认为这孩子是他的了。

  日期:2017-09-02 0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