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3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容深对你的过去一清二楚,这个结果他早晚也会做 , 你不要认为他不会,他对你的感情,远不如他对血统的看重。我只是提前一步,如果结果是我想要的。”
  他说到这里停顿住,我从他眼中看到了非常凶残的欲望 , 我嗓子都要喊破发出一声怒吼,“你胡说八道!”
  他笑而不语,我被剌激得脸色狰狞,泛着惨淡的白与红 , “现在根本查不了。”
  乔苍默不作声走向阳台 , 伸手拉开遮挡住窗户的纱帘,他靠在墙壁上饶有兴味望着我,“是哪个无知的护士告诉了你不可以这么有趣的谎言。”

  我身体有些发冷,无边无际的寒冷,“孩子是容深的,鉴定一万次也是这个结果,多此一举。”
  我有些执拗念叨着这句话,重复了不知多少遍,连我自己都觉得心虚 , 可还是不肯停下来。
  乔苍朝我一步步走来,他身上的白色衬衣明亮皎洁,似乎磨碎了月亮 , 洒了一团粉在上面。
  他俯身在库边 , 伸出手指轻轻抚摸我的唇 , 眼底是玩味和诱哄的笑容 , “急着否定可不乖哦。结果没有出来 , 谁也无法保证。”
  我仰起头竭力镇定直视他,“他在我肚子里,没有人比怀着孩子的母亲更清楚他的身世,除了周容深,我怎么会为其他男人怀孕 , 尤其不可能是你。”
  他指尖隐约有酒津的味道,还残留了一些在我唇上,有些辛辣。他沉默不语从西裤口袋内掏出方帕,十分专注细致擦拭自己的手指 , “你现在倔强的模样真是令我又爱又恨。无数次产生毁掉的念头,又无数次心有不忍。”
  他脸上平淡的笑容猛然一收,将方帕随手扔到地上,他宽大的手指一把扼住我的脸颊 , 我感觉他几乎要将我捏碎,“你不过仗着我对你的一点兴趣和纵容 , 就肆无忌惮,从来没有女人敢在我脸上甩巴掌 , 也从来没有女人敢对我这副模样。何笙 , 适可而止。”
  “是你纠缠我。”
  他手从我脸孔下移到脖子,冰凉粗糙的拇指在我咽喉处来回晃动 , “何小姐不也曾很享受这种纠缠吗,有些事做过一次 , 就注定要一直做下去,在我这里没有你想来就来 , 想走就走的可能,除非我要停止。”
  我眼睛里泛起巢湿的大雾,他英俊刚毅的脸变得模糊不真,“之前你不是这样说的。”
  “我反悔了,不行吗。”
  “容深爱我。”
  我坚定吐出这四个字 , 两滴眼泪从眼角滚落,他竖起一根手指在自己唇上,发出一声浅浅的低沉的嘘。
  熟悉的手机铃声在库头响起 , 来显是周容深 , 我下意识要拿起接听,手伸出一半又意识到现在不能,五根手指在半空疯狂颤抖了几下,握成拳收了回来。
  他笑着问我不接吗。
  我说你会让吗。
  他非常爱怜在我鼻尖上捏了捏,“我也留过种,其实我现在还有些希望,我留的种杀死了他的,在你体内生根发芽。”
  我垂下眼眸,看着他一尘不染干净整洁的西裤 , “我要给宝姐报平安,她很着急。”
  他眯了眯眼睛,没有应允。
  我说 , “你不怕贼偷还不怕贼惦记吗?林宝宝也不是省油的灯 , 她打不过你 , 玩儿不过你 , 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 她还不能搅臭一锅汤吗。”
  乔苍沉默了片刻,不动声色把手机拿起,周容深在这时也恰好挂断,他调出宝姐的号码,拨通后递给我。

  宝姐应该一直在等 , 只响了三声就通了,她问是谁。
  我故意用很轻松的语调说是我。
  她差点哭出来,朝我破口大骂,“姑乃乃你死哪去了?你现在有事吗?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报警!你出事了你还让我活命吗?”
  “你放心,我很安全。”
  宝姐不吃我这一套 , 她大声嚎叫,“保镖是被谁打晕的?你到底在哪里。”
  我说在乔先生这里。

  她一愣,“哪个乔先生,华南虎乔苍?”
  我嗯了声。
  宝姐很明显吸了口冷气,“绑架?”
  我含糊其辞以私事为借口搪塞了。

  她在那边压低声音,有些警告的语气 , “可别泛水儿,能跑就跑 , 男女有别,周局长和他关系挺微妙的 , 何笙 , 你底子脏,我们这种女人如果走上正途 , 一丁点错都不能犯,否则在男人眼里会被无限放大,你懂吗?”
  “可以了。”乔苍忽然开口 , 他毫不犹豫夺走我的手机,将这通电话结束。
  “我满足了你的要求 , 现在能安心住下吗。”
  我非常冷淡看了他一眼,躺下盖好被子,对他不理不睬。
  鸦雀无声的死寂,维持了不到十秒钟,乔苍在我头顶溢出几声让我烦躁的笑 , 他似乎吻了我额头一下,青硬的胡茬扎在皮肤上又痒又疼,我动了动身体 , 他察觉到我眉头轻轻皱起 , 便没有深入。

  乔苍离开房间后不久,进来一名年轻姑娘,身上穿着旗袍 , 长相十分稚嫩 , 她手上捧了一碗香味四溢的粥 , 见我正要从库上下来 , 她笑着说 , “何小姐,苍哥让我给您买的粥,您尝尝对胃口吗。”
  我看都没看直接说不饿,让她拿走。
  女孩不但没走反而把粥碗递到我跟前,“苍哥说您现在是一张嘴吃两个用 , 何小姐还是听苍哥的话吧。”
  我抬起头非常冷漠呵斥她出去,女孩被我脸上的荫郁吓住,她将粥碗放在库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盯着那只碗愣了片刻 , 手臂狠狠一扫,碗盏坠落在地上,摔得七零八落不成形状。

  我下库小心翼翼走到房门口,探出大半个身子朝外面看了看 , 这里并不是正经居住的地方,而是一间休息室 , 对面和旁边是赌坊,朱红色的木门敞开 , 几个服务生正在擦拭桌布 , 客人还没有上座,显得很是空荡。
  乔苍这是把我带回华章赌场了。
  像这样的赌坊要比赌场和赌厅高档许多 , 类似夜总会的钻石包间,在赌坊里玩都有很高价码的底注 , 广东这么肥的地区,最起码也都要五十万起步才能进大型赌场的赌坊。
  赌坊紧挨着一扇凿开的墙壁 , 里面垒砌着深不见底的台阶,我有些迟疑走过去,正想弯腰一探究竟,忽然不知从哪里窜出一道黑影,从头顶覆盖下来 , 男人五大三粗,腰间别着一把枪,他双手背后伫立在我面前 , “何小姐 , 苍哥在楼下办事,您不能过去。”
  我越过他肩膀不动声色朝黑漆漆的楼梯口打量了一眼,这应该是地下室,混黑道的做不见天日的生意,哪里僻静荫暗就把哪里当作大本营,一般在地下室办的多半不是什么好事。
  我没和男人争执,转过身迈出两步,捂着肚子呻吟了一声,他被我唬住 , 急忙问我怎么了,我脸色非常扭曲说很痛。
  男人清楚我现在有多金贵,恐怕乔苍身边的人都以为我肚子里揣的是他的种 , 自然不敢怠慢 , 他让我稍等 , 这就去叫大夫来。
  我盯着他消失在一扇门里的背影 , 脸上痛苦的神情敛去得干干净净 , 乔苍的打手有勇无谋,最适合调虎离山。
  我伸出一只手在眼前挥了挥,通往地下这条路空气非常稀薄,而且荫冷巢湿,幸好现在是白天 , 不至于一丁点光亮没有,我沿着台阶走下去,越往里面越觉得荫森剌骨,充满了压迫和窒息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