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佟县长问,“你那位朋友在哪?我们去看看?”
  顾秋道:“应该去医院了,面目全非,怕是几个月不能出来见人。”
  佟县长说,“麻烦你大驾,跟我走一趟吧。我得感谢他如此体贴。”然后他又说,“治安工作,越来越难抓了,头痛。”
  顾秋也不说话,拿了两包烟和手机,跟他出门。
  刚到大厅,碰上公丨安丨局一把手。
  在长宁县,这位老公丨安丨可是有些气短,因为别的地方公丨安丨局长一般都兼着政法书记一职,他呢,就一个局长头衔,政法书记却是这位管着公丨安丨局的副县长兼了,因此他有些泄气,工作不怎么卖力。
  估计人都是这样,干久了,自然就油了。
  对方也是五十出头的人,还能混几年呢?可能是这个原因,让他对目前的治安有状态放任不管。
  佟县长很有架子,“你来得正好,现在我要和顾县长一起去医院,走吧!”
  公丨安丨局长是开着警车来的,顾秋没车,佟副县长居然也开着警车。一辆白色的,印着公丨安丨字样的桑塔纳。
  顾秋给王为杰打电话,问他在哪。
  王为杰说,“正在医院做检查。”
  他都只是脸青鼻肿,陆一丹的哥哥可就伤得不轻,医生说可能有内伤,需要留院观察。
  三个人赶到医院,佟县长看到王为杰的模样,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他横了公丨安丨局长一眼。公丨安丨局长当然听说了此事,副县长的朋友被打成这样,要是人家闹下去,自己这个局长还真不好做。
  这时佟县长走过来,“您就是五和县的王书记吧!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王为杰发牢骚,“别久闻了,一肚子火。到你们长宁县来,摊上这种臭事。”
  佟县长一边解释,一边拍着他的手,“请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王为杰看了陆一丹一眼,“你过来跟他们说说。”
  陆一丹好象已经服顺了他,听到王为杰的话,她马上就走过来,王为杰道:“这两位都是县里的领导,把你哥哥被打的事,跟他们说说吧!让这些青天大老爷们给你出出气。”
  两人望着这位女孩子,一时拿不定主意对方是什么身份,和王为杰是什么关系。
  佟县长指着公丨安丨局长道:“小姑娘,有什么委屈,你尽管说,他是公丨安丨局局长,我把他带来了。”
  在陆一丹这样的老百姓面前,公丨安丨局局长可是好大的官。但是眼前这位局长,好象还得听刚才这名男子的话,说明这男子的官更大。
  可这名男子,分明很给王为杰面子。她心里基本有数了。
  于是就跟公丨安丨局长,详细说哥哥的事。

  顾秋走近王为杰,“你没事吧?”
  王为杰道:“照了个片,没什么大问题。我的事就算了,她的事,你真得管管。人家老爸还在医院里,成植物人了。”
  顾秋看了他一眼,“你这是寻心找事吧,她跟你什么关系?”
  王为杰心虚地一笑,“朋友,我们现在是朋友。你也知道,我这个最心软了,看不得人家受委屈。”
  顾秋道:“我知道了。”
  那边陆一丹在跟局长说话,佟县长给院里的领导打电话。

  院长和书记,马上就过来了。
  看到又是顾秋,心里立刻有些紧张。
  他们还真的怕顾秋,只不过有句话说,不打不相识,他们这回可是真的与顾秋相识了。
  佟县长说,“顾县长有位朋友在你们这里做检查,你们知道吗?”
  两人道:“知道,知道!”
  他们其实是不知道,但他不知道可以问啊,两人要打听一个人,很容易的。
  佟县长也不管他们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给两人下了指示,“要最好的治疗,这个还要做伤残鉴定的,明白吗?”

  看来还是熟人好办事,佟县长的话,让这两人象小鸡啄米一样,一个劲地点头。
  院长说,“我这就去安排。”
  那边,陆一丹和局长反应情况,局长一听,头冒冷汗。
  麻麻的,还有这事啊!
  这下搞大了。

  刚开始,他以为只是陆一丹哥哥被人打了,打她哥哥的人好象与丨毒丨品案有关,这是好事。他们不正全力追查这案子么?
  可后来一听,这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故事。陆一丹的老爸因为征地的事情,被乡镇的领导叫人给打了。
  一件事扯出了两件事,而且与高速建设有关。他一下就不知道该怎么弄了。
  看来这事,只能私了。
  不能追究打人者的刑事责任,私了怎么办?花钱呗。
  局长的脸色很苦必,看到佟县长在那里信誓旦旦,跟顾秋保证,“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给你和你和朋友一个交代。”
  局长在骂,交代个毛,等下我看你怎么交代。
  他把佟县长拉到一边,悄悄说了此事。
  佟县长的脸色一下拉下来,怎么回事?
  局长两手一摊,“我哪知道啊!混混的事好办,可这件事不不好办了。”
  佟县长有些郁闷,自己刚才拍着胸脯保证,如果自己派人插手这事,是不是要得罪老邹啊!
  老邹这人很烦的,他最恨别人插手自己的事,如果自己派人去管,他会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压死人的。

  佟县长是个老油头,要不为什么政法书记到他手里,工作总抓不好呢?
  因为他不想得罪人,不敢得罪人。
  想做事的人,必须有一腔正气,不怕得罪谁。
  常务副县长至少要比他权力大吧,关键的问题,还不在这里。如果自己派人插手此事,追究这事情的责任,势必会牵扯到拆迁问题。那不是要他跟刘长河做对么?
  在修路拆迁工作中,发生了很多不和谐的事。你管得了这件,管不了那件。

  假如你真想做个青天大老爷,那是你自己找不自在。
  怎么办?
  回去再说!
  这事还得好好研究,如果让他为了顾秋,而得罪邹副县长,那是不可能的。
  陆一丹听说哥哥要住院,她就犯难了。哪有钱啊?老爸还躺在医院里呢?
  他哥哥也是这表情,要住院的话,他还是回去吧!
  医生呢,说问题不大,也不小,住院当然好些,可以随时观察,不住院呢,万一有什么事情,他们可不敢保证。
  王为杰道:“先住几天留院观察一下。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可费用呢?
  这才是两兄妹最担心的事。王为杰说,“你不要担心钱的问题,放心,这个钱跑不掉。”

  然后他就拿了钱给陆一丹,要她先让哥哥住上再说。
  陆一丹交了四千块钱,让哥哥留下。
  佟县长呢,已经想好了对策,对公丨安丨局长道:“这案子你抓紧点,联系上犯罪分子的家属,让他们赶紧拿钱出来,解决医院这边的事。其他的,我再考虑考虑。”
  当然,他们的商量结果,顾秋和王为杰自然不知。
  为了这事,又折腾了二小时,天都黑了。

  公丨安丨局长提议,一起去吃饭。
  顾秋没答应,把饭局给推了。
  佟县长见他不去,就挥挥手,那就先这样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