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7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走,没有在理会阿海,我上了车,心情很郁闷,我永远都记得我爸爸手里拿着那块假原石的样子,他满怀希望,但是却被骗了,最后横死瑞丽,这件事,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所以,我永远不会在我的店里卖假原石。
  我们回别墅,五叔给我来了电话,跟我道歉之类的,阿福也来了电话,要公事公办,我都给打发了,最后田光也给我打电话了,说我做的不错,但是让我下次也给点面子,毕竟是五叔的亲侄子。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家族裙带关系,妈的,因为他是五叔的侄子,就可以卖假原石吗?我就得饶了他?哼,我当然不会,因为,我深深的知道,他会毁了我们的事业。

  我在别墅里住了几天,我以为我很忙,但是实际上,所有的事情都平淡了下来,我可以忙里偷闲的在别墅里泡泡温泉,跟陈玲修复一下关系,对于买车的事情,我以为她会很在意,会得理不饶人,但是没有,就让她说的那样,没买就没买,她无所谓,只是我的诺言落空了,该羞愧自责的人是我,她不应该因为我的毛病而生气,那样太不值得了。
  我觉得,陈玲变了,脾气还在,性格还是霸道,但是智商提高了。
  “飞哥,电话。。。”
  我放下手中的报纸,接过来赵奎给我的电话,我看着是缅甸那边的186的号码,我知道,应该是垛堞打来的,我说:“喂。。。”

  “好消息,我们用龙肯矿区的矿,换了木那老矿坑的矿。”垛堞说。
  我听了就很震惊,我说:“老木那矿区的矿?这个矿十年前就已经停产了,现在还有吗?还能挖到原石吗?”
  我心里很兴奋,木那场区的料子非常好,特别是老场口的料子,出高货的几率很大,在十年前就已经停止开采了,说是枯竭了,现在市场上木那的料子,都是新矿口的,但是就算是新矿口的,依然会出高货,所以我一听是老矿坑的木那的料子,我就非常的兴奋。
  “当然出,政府军封存,只是为了饥饿营销罢了,我们到手之后,就连天加夜的挖,出了一大批料子。”垛堞说。
  我听了,就很开心,我说:“那就好,料子有地下通道吗?我现在继续一批料子。”
  “料子已经被老杂毛卖给克钦人了。”垛堞说。
  我听了,立马就站起来,我说:“他疯了?居然卖给克钦人?什么意思?那是我的矿,虽然我他妈的走人了,但是就是挪个屁股而已,有没有问过我?还有,难道他不知道他现在是在作死吗?还敢跟克钦人做生意。”
  垛堞叹了口气,说:“屁股决定脑袋,老杂毛这个人,我们是没有办法管住他的,他跟他的二儿子商量的,他们能决定原石的走向,而我呢,只要分钱就可以了,至于你,或许他们真的把你的离开当做离开了,他们可不跟你客气。”
  我听到垛堞的话,就在客厅里来回走动,妈的,老杂毛可能不会这么干,把原石卖给克钦人,应该是魏敏的注意,他们没有经过我,就是要把我的那份给吃掉,我不要分钱,我要的是料子,但是这个魏敏就是不把料子给我,王八蛋。。。
  人走茶凉这句话真的没错,我前脚刚离开,妈的老杂毛就真的当我不存在了,或许更多的是魏敏在蛊惑人心,但是他这么干,会把自己给弄死的。
  “今天打电话是告诉你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垛堞说。
  我说:“你说。。。”
  “我们在老矿区挖到了一块二十一吨的木那料子。。。”垛堞认真的说着。
  二十一吨?这个没什么好惊讶的,我连三百吨都挖到过,二十一吨又算什么?我说:“所以呢?”
  “有几个难题要解决,第一,这块料子不能见光,虽然老杂毛已经打点妥当了,但是毕竟我们是偷龙转凤,如果政府军知道我们的人在挖老坑木那的矿区,有很多人都会有麻烦的。”垛堞说。

  我点了点头,垛堞说的对,这么干,我之前也考虑过,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实在是危险。
  “第二个,就是魏敏,老杂毛都听他的,虽然魏敏没有直接管理矿区,但是基本上我们所有的行动都受到他干涉,而且,老杂毛要重新分配收益,这次他出手矿石的钱,两千万我们一分都没有分到,所以,这块二十一吨的原石,我也不打算给他分,大不了一拍两散。”垛堞说。
  我有点焦急,形式没有我想的那么好,妈的,矿区的事情,我本来计算的非常的好,但是现在居然全部都被破坏了,都是魏敏那个王八蛋在搞鬼,这个杂碎,我问:“老杂毛不知道那块原石吗?”
  “不知道,我跟矮子还有太子把这件事给隐瞒下来了,你的那个太子兄弟真的挺够意思的,居然跟我们合谋,这块原石是在河里的,矿工无意间发现的,很深,我们还没有捞出来,所以,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知道。”垛堞说。
  我听着,就烦躁的点根烟,木那的原石二十一吨重,是个再发一笔大财的原石,但是现在所有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很冒险。
  “但是,我们不想跟老杂毛闹出来矛盾,我只是想赚钱而已,所以,我想你跟老杂毛沟通好,在那个位置上,收钱就可以,他的儿子是叛军,你要让他明白,就算是儿子,也划清界限,如果他敢独吃我们的蛋糕,对不起,我垛堞不同意。”
  我听着垛堞的话,就皱起了眉头,电话挂了,垛堞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是什么?让我敲打老杂毛,但是老杂毛这个人要是能够敲打,那他就不是老杂毛了,我知道,这背后的一切,都是魏敏在搞鬼。
  我握着电话,我一切雄心壮志的根基都在缅甸,我在缅甸花了那么多钱,投资了那么多人,事,物,当然不甘心被魏敏给毁掉。
  这个王八蛋,我得想办法收拾他。
  老杂毛是个难对付的人,不是因为他聪明,阴险,而是他霸道,不讲理,自以为是,而且,老杂毛老杂毛,这个外号不是白来的。
  对于他二儿子,老杂毛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太子为什么瞒着老杂毛跟我们合谋?因为他知道老杂毛只听他他二哥的。
  我走来走去的,心里很烦躁,就没有一件事能顺心的,魏敏现在控制老杂毛,就等于是控制了整个矿区,以前他们是拿着枪逼那些矿主,现在他们就是拿着权利来逼我,妈的,我费了那么大的代价,把你个洗白了,是要你给我做事,不是白吃我的东西的。
  我可以不要分红,但是你连我的原石货源都给我断了,那就没得说了,他妈的,居然还跟克钦人做买卖,被抓住了,你他妈有几个脑袋可以吃枪子?
  我正想着呢,电话响了,我看着电话,是老杂毛打来的,我接了电话,我说:“喂,阿爸。。。”

  “干儿子,下个月我结婚,娶第十个老婆,你一定要来啊。。。”
  我听着老杂毛的笑声,我就知道他现在很春风得意,我说:“我肯定要去的,但是阿爸,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一声。”
  “噢,什么事啊?”老杂毛问道。
  我说:“阿爸,现在你在这个位置上,很赚钱了,干嘛还要跟克钦人做生意呢?很危险的,被政府军抓到了,你就完了,没有人能救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