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5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庆有嘴角翘了一下,却又傲娇道:“好个屁!三十多岁的人了,一事无成,你比他小了快十岁,随随便便一出手,就能让他媳妇儿赚的比他还多,说出去都不够老子丢人的。”
  萧晋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口中“人家的孩子”,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您这话可就太不讲理了,我从小待的是什么环境?柱子哥又是什么环境?您要是在这穷山沟里也能培养出人才来,那我还有必要到这里当老师么?”
  “所以说,读书最重要啊!”梁庆有长叹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萧晋,“萧老师,村里的娃娃们,你一定要多费费心,至于那些穷鬼,天绣的活计已经足够让他们过的很滋润了。
  别的不说,就村里最穷的铁娃家,以前婆媳两个顿顿喝飘几根菜叶子的咸米汤,自从接了绣活,听说现在每天都有鸡蛋,偶尔还吃回肉,骨头熬两遍汤就舍得喂狗,享福享的都造孽啊!
  萧老师,够了,真的可以了,没必要再为了他们来回奔波了。”
  萧晋知道老头儿除了读书问题之外什么都不在乎,也不像再跟他争辩什么,于是便笑着点点头,说:“好,听您的,城里要没啥事儿的话,我就不出去了,专心在祠堂里给孩子们上课。”

  施完针,又伺候老头儿喝了药,萧晋用内息温养过他的经脉,就让他沉沉睡去。
  走到门外,梁大柱已经坐了起来,上半身靠在媳妇儿梁秀兰的怀里,一见到他,立马就破口大骂:“王八蛋!你又对我爹做了什么?我警告你,要是我爹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跟你没完!”
  就算明知道梁大柱没有坏心眼儿,但一遍遍的被骂王八蛋,萧晋的心里也有气。眼睛一眯,他就寒声说道:“梁大柱,我敬重老族长的为人,看在他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但是,如果你再出言不逊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三十多岁的大男人被人打哭是什么滋味儿!”
  “我怕你?有种你来呀!老子……唔唔唔……”
  他后面的话被梁秀兰用手给堵了回去,婆娘一脸紧张的小声哀求道:“柱子,可不敢再瞎说了,萧老师是好人,这是全村都公认的,算我求你,先消停会儿,有什么话,等明天咱爹能下地了再说,成吗?”
  梁大柱闻言一呆,用力甩掉媳妇儿的手,惊喜道:“什么?咱爹明天就能动了?”
  萧晋懒得跟梁大柱科普关于中风的知识,嘱咐过梁秀兰晚上注意梁庆有的保暖问题之后,就离开了。
  半道儿经过竹林,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他驻足往里面一看,就见陆熙柔和房韦茹母子一人捧了一大束黄盈盈的野菊花有说有笑的往外走,柳白竹像个机器人一样跟在后面。
  “怎么样房女士,对山上的风景可还满意?”等四人走近了,他笑着问。
  “满意,太满意了。”房韦茹脸上的喜悦十分真诚,“我还从来都没有欣赏过如此毫无人工痕迹的原生态美景,茂密的树林,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实在是太美了,如果这个村庄有公路通到外界,我想我肯定会愿意在这里买一块地常住的。”
  萧晋摇摇头,说:“如果这里真有便利的交通,也就不会存在如此原生态的美景了。”
  房韦茹一想也是,便幽幽地叹了口气:“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真正的美景果然是直属于少数人的。”
  “那倒也不见得。”萧晋抬头望向前方的高山,说,“这里不可能一直都这么贫穷和闭塞,关键是看我们如何来开发和维护它了,最起码,把那个‘少数人’变得相对多一些,也是好的。”
  房韦茹很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话中的“我们”两个字,心中一动,刚想说点什么,余光瞥见旁边的陆熙柔,临时又把话咽了回去。

  晚上,萧晋照例在小屋里忙活,陆熙柔站在自己卧室窗前,看见郑云苓终于回屋休息了,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小屋前,轻轻推开了门。
  “怎么又回来了?”
  “你连头都不回,云苓姐就算是想回答你,你也看不到啊!”陆熙柔双手背在身后说。
  萧晋闻声转过头,诧异的望着女孩儿说:“都这个点儿了,你不会是想夜袭我吧?!”

  陆熙柔歪了歪头,十分可爱的问:“为什么不会?”
  萧晋撇撇嘴,扭回头继续研究手里的药方。“那还是算了吧,我昨晚消耗挺大,得好好休养几天才行。”
  陆熙柔小嘴儿就高高的撅了起来,走过去小翘臀往桌子上一坐,就不满道:“喂,我身上的火罐印子都已经完全下去了。”
  “那明天咱们就恢复针灸治疗。”萧晋坏笑着道,“话说,我也很久没有看你的身子了,还真有点儿想念。”

  “去死!”女孩儿踢了他的椅子一下,瞪眼道,“老娘说的是画画的事儿,这好不容易火罐印都下去了,明天你再给我弄上,那啥时候才能把画画出来啊?”
  “咦?你对这事儿怎么比我都上心?”
  陆熙柔脸色微微一红,移开目光,说:“我以前一直都觉得自己身材不好,胸不够大,腰也不够细,腿也不怎么长,跟那些九头身的美女一比,可怜的跟个柴禾妞儿似的,你是第一个用‘美’字来形容我身材的男人,所以,我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像你所说的那么美。”
  萧晋哑然失笑:“我原以为像你这样清新脱俗的姑娘、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容貌,现在看来,女人终究是女人啊!”

  “喂!你这口气很不对劲啊,我怎么听着有歧视的味道?”陆熙柔皱皱鼻梁说,“什么叫女人终究是女人?女人怎么啦?关注自己的容貌,有什么错么?”
  “别误会,我没那个意思,就是觉着你突然正常了,有点不习惯。”
  “讨厌!人家有那么变态吗?”
  “有。”萧晋一脸严肃的点头。
  “混蛋!一跟你说话就来气。”女孩儿气鼓鼓的从桌子上跳下去,临出门前又道:“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让白竹姐和秋语儿给孩子们上两节体育和音乐课,咱们去后山,我很喜欢那里漫山遍野的小野菊。”
  说完,陆熙柔就走了出去。
  萧晋无奈的耸耸肩,继续忙活。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熬了药又来到梁庆有家,进门就见老头儿正在梁秀兰的搀扶下慢慢的溜腿,他儿子梁大柱则委屈的跪在院子里。
  “哎呦!老爷子,走两步就行了,可别累着。”他笑着走过去说。
  “一动不动躺了两天,太难受了。”梁庆有指指院子中央的小方桌,让儿媳妇把他扶过去,“萧老师,你真厉害,一般中药见效都比西药慢,昨晚你跟我说时,我还以为今天顶多是能动换两下,没想到真的能走动了,现在我对咱俩的那个赌可是更有信心了呢!”
  日期:2017-08-21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