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1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李师兄说的办法我们也想到了,也试过了,都不行。内城外城加起来一共就那么两眼好泉,积翠泉的水从差不多六、七年前就开始变了味道了,苦,且水量也一年少过一年。我们还想着用湖心水替代,可湖水哪里比得上泉水啊。倒是昨天下雨,有个师兄心思灵活,接了一瓮雨水,特意滤了澄清了端去,结果怎么着?李师兄你们不妨猜一猜。”
  “昨晚的雨?那是今早端去的?”
  “是啊,原来城里也设有很多缸与瓮,放在殿阁屋宇的顶上接雨水的,炼丹、入药都用得上嘛。昨天想着无根水洁净,就算比不上泉水,也得比湖水好多了,才给长老送去的,结果烟长老一闻那水脸色都变了,送水的人灰溜溜的被赶了出来。这还算好的,烟长老起码没有迁怒他,再给他什么惩治,也算万幸了。”
  晓冬看了莫辰一眼,欲言又止。
  张峥注意到了他的神情,点头说:“这位孟师弟也觉得奇怪是吧?可不是嘛,这几年好象处处都不大顺当,长老们的脸色都不好,脾气也不好了。我听有人说,这是城里的风水出了问题……”话一出口他就自知失言,这种话哪里能随便乱说?要是让人听到了,给他扣一个造谣蛊惑图谋不轨的名头,那他小命还要不要了?
  他赶紧端起茶来喝一口,掩饰着说:“诶,我就随便一说,也忘了是谁提起过这事,你们也别把这话当真。”
  莫辰说:“这没什么,世上有谁能一帆风顺,不经点儿挫折磨砺的?这些大事想必长老们自有决断,咱们只要听命照做就行了。”
  张峥忙说:“李师兄说得是,到底你们有学识的人说出来的话有道理,比我们这些人强多了。”
  张峥回去的路上还在想着刚才那些擦身而过的宗门弟子们。
  人家整天忙得很,他整天也忙得很。可是这忙与忙之间相差太多了。人家忙的是要紧事,他整天无事忙。人家是受长老、真人直接差遣,他呢?是受低阶弟子们的叱喝使唤。

  什么时候他也能够在城里闯出名堂来?
  张峥也没有不得了的野心,他就希望将来能象郑真人那样就行了。
  一想到这儿,他就又想到了今天刚结识的师兄弟两人。
  那个李辰看着就是个稳重有城府的人,虽然年纪不大,张峥觉得自己在人家面前,样样都比不过。
  有这样的美质良才,他这种资质平庸的人几时才能得出头?
  对了,刚才告别之后,他们去的方向……往那边去,有迁善堂、会荣轩,还有寿元亭……能住那边的都是了不得的人,唉,不是他这种身份能乱闯的。
  而这会儿晓冬与莫辰,却遇着了一点不大不小的麻烦。

  他们就在张峥刚才惦记的迁善堂那里被人拦了下来。
  “喂,你们两人等一等。”
  晓冬吃了一惊,可是同时又有一种“终于被发现”了的释然。
  他的手都按在剑柄上了,莫辰却不着痕迹的一转身,将晓冬遮掩在了身后:“这位师兄有什么吩咐?”

  喊住他们的人看着年纪也不大,一脸烦躁的站在台阶上示意他们过去。
  晓冬的两只脚象是被钉在了地上一样难以挪动,莫辰却很自然的走了过去,拱手了一揖。
  那个人连多问一句都没有,只说:“这是一包药末儿,送到长春堂去给洛真人,快去快去,不要耽误了洛真人的正事。”
  莫辰把他递的那药包接了过来,应了一声:“是。”又说:“送完了药,我们还回来找师兄你复命吗?”
  那人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这种事情还要复什么命,这药末儿是洛真人要的,你送去就是了。”
  ————

  “还不至于。”莫辰说:“世上可没有两条完全相同的灵脉,葬剑谷那里之所以会灵脉反噬,山崩地陷,是因为葬剑谷历代都重锻造,附近的灵石、地矿都叫他们挖了个干净,等于是他们自己将葬剑谷挖塌的,天见城么……应该不会如葬剑谷一般,起码,不会那么快。”
  晓冬小声说:“他们这悬在半空中,感觉也不比葬剑谷牢靠。”
  葬剑谷起码还在地面上,有路可逃。这悬在半空中的天见城要真出了问题,象个鸟笼子一样,逃都没处逃。
  “放心,有师兄在,一定能护着你。”
  晓冬点点头,满心里的话到了嘴边说不出来,只说了一句:“我也不愿意看到师兄你受伤。”
  要是前天晚上没和大师兄一起睡就好了。
  他自己过来就过来了,现在却害得大师兄一起陷入这个境地。
  说来也巧,莫辰正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虽然是同一件事,莫辰想的却是,幸好晓冬爱黏着他,前天晚上紧握着他的手不放,不然的话,晓冬突然间失去了踪影,想寻都难以寻觅,若真是那样,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会是什么心情。
  “咱们晚上就待在这儿吗?”晓冬总觉得这里不安全。

  莫辰只是一笑:“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这话晓冬听得似懂非懂。
  大师兄的意思是……
  “灯下黑。一般人谁会平白无故去猜疑同门是被人冒充的?”
  “可是我们习练的功法不同……”

  “只要不靠近真人、长老一级的人物,就没有大碍。纵然靠近了,他们如果不是有意探查,应该也不会轻易察觉……”
  他一句话未完,忽然站起身来,推门向外看。
  晓冬赶紧跟过来:“怎么了?”
  “前院好象有动静。”
  晓冬的心一下子提起来:“是抓我们吗?”
  莫辰摇摇头。
  若是冲他们来的,来的肯定不会一般弟子,少说也要来一位真人那级数的人物。而且要抓人要求准求快,哪有先鼓噪张扬起来的道理?那不反倒打草惊蛇了?
  这两只禽鸟大概觉得这次和平时一样,平时也有人这样定时给它们喂食,食料时有时候也会掺上灵草、灵药。
  所以它们一点儿也没有反抗。
  可是这一次是不一样的。

  按说这种清元散是纾解调理真元的药物,灵禽也是可以吃的,吃了也不会有什么不适,要是吃多了顶多虚脱两天,睡过来就好了。
  然而这药给两只灵禽吃下去刚刚一柱香的时间,两只灵禽就都不对了。一个原地打转,一个脖子上的毛都乍起来了,发出沙哑刺叫声。
  莫辰不着痕迹的自己上前一步,将晓冬遮在身后。
  不过晓冬已经看见,那两只鸟的眼睛快速充血,变得通红通红的,就象能滴出血来一样。
  不,不是象,真滴血了!
  不止眼睛里滴出血来,禽鸟的嘴里也在往外冒血沫儿。一只扑过来就象要择人而噬,被王梦忱一把捏住了脖颈。另一只则慌不择路,冲着窗子一头撞了过去。

  可能是药性影响了它的视力,这鸟没撞开窗户,却一头撞在了窗户边的白石窗棱上,血花四溅,当场毙命。
  王梦忱手里那只倒还活着,可是也只比这只撞死的多活了那么一刻。王梦忱捏它的时候手上没用力,他可不想把禽鸟就这么弄死了。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