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8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下班的时候,办公室的刘国雄来找她,说顾秋和从彤给她送来的东西。
  东西都包装好的,衣服装在袋子里,陈燕拿出来一看,哇,貂皮大衣!
  火红火红的貂皮大皮,实在太漂亮了,太豪华,贵气。
  她在心里想,这是顾秋送的?好象不对,不是说从彤也在车上么。那这是谁送的?
  难道是从彤临时放自己这里?打了电话才知道,这些都是给自己的礼物。
  好贵重,除了这件火红的皮草,还有很多名贵的礼品,从彤每样都给她留了一份。
  顾秋和从彤赶到她家里,陈燕正在吃饭。

  顾秋自己走进酒柜,拿了瓶酒打开。
  陈燕道:“你们发财了吗?”
  顾秋只是笑,从彤道:“发财了,见者有份。”
  陈燕说,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穿不起。
  从彤作色道:“又不要你给钱,本来有三件,我留了件短的,还有一件红的,给我妈了。”
  陈燕很奇怪,她不是说,顾秋家里很穷,前几天还在电话里哭呢。当时从彤没来得及跟她说清楚,盼盼就来了。
  陈燕当然不知道那边发生的一切。
  顾秋喝着酒,吃着陈燕炒的小菜,问从彤吃不?从彤要保持身材,不肯再多吃一口。
  吃了饭,陈燕去理整这些礼品,发现全都是高级货。这些东西,平时都舍不得花钱买的,除了送礼。
  有的动辄上千,几百的基本上没有。

  陈燕很奇怪,心道,就是从彤也不会花这么多钱去买这些。那么这些东西,又是怎么来的?
  陈燕故意问,从彤道:“你问他吧!”
  顾秋装作没听到,陈燕看着顾秋,“你慢慢吃吧,从彤,我们试衣服去。”
  从彤就跟陈燕进了卧室,把顾秋一个人留在外面。
  进了房间,陈燕脱了外套,拿起那件火红的貂皮大衣穿在身上。

  人只要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陈燕本来就很高挑,比从彤还要高,因此从彤选了件短装,把长大的这件给陈燕。
  今天下午看过老妈穿同样的一件红色,感觉就象那种贵妇人。陈燕穿上这种衣服,效果完全不一样。
  隐隐有种高雅的气质,如果是下雪天,陈燕穿着这件衣服在雪地里,肯定又是另一番风景。

  从彤打量着陈燕,“你身材好,穿起来漂亮。大气。”
  陈燕在镜子里围了一圈,“到底多少钱?”
  “都跟你说了,不要钱的。是他家里送的。”
  陈燕不信,“他家里送你貂皮大衣?”
  那不是天大的笑话?
  从彤道:“是啊,那浑蛋骗人,他家根本不是什么下岗工人,你不知道,告诉你吓死人。”
  陈燕坐下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彤道:“他们楚河顾家,你可能没听说过。顾秋的大伯是某省的省长。他老爸也是东华省委秘书长,他二叔呢,更是个奇葩,反正他们一家人,都是官场上的骄骄者。应该说他们是个政治世家吧!”

  陈燕听着,完全傻了。
  “那你上次哭什么哭?摊上这样的好事,哭什么?吓我一跳。差点就把这个月的工资打给你当路费回来了。”
  从彤并不高兴,“陈燕姐,我跟你说实话,如果他真是下岗工人的儿子,我反倒踏实了。现在突然得知这一切,当时真的受不了这种冲击。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种欺骗吗?尽管这种欺骗是善意的?”
  陈燕道:“也许他有他的苦衷。”
  “这个我可以理解,他有他的苦衷,但你不能瞒着我啊!我对他可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他却把这么大的秘密藏在心里,我觉得好可怕。”

  陈燕笑了起来,“别傻了,是你想多了。或许他迫不得己才这样做。想通了就好。”
  从彤摇头,“想不通。当时我只想哭,只想马上离开。”
  从彤想起了那些事,“你不知道我的心情,跟他回家之前,我说给他家里买礼物,结果他带我去买什么zippo的打火机,还有几千块的保养品。我当时就想啊,你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干嘛这么奢侈?后来我才明白,即使是我买的这些东西,都不入流。”
  陈燕笑了,“这么说你开眼界了。”
  “真的开眼界了。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幼稚。一心想着他家里穷,准备把我的私房钱拿出来给他们父母。”

  陈燕道:“你的心真好,要是他家里穷,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真是万幸啊!”
  从彤很郁闷,“可结果呢?结果是我收到几万块钱的红包回来。还带了这么多贵重礼物,要不是想告诉你这件事情是真的,这些东西我都不敢收。那几天,就象做梦一样,傻乎乎的。”
  陈燕坐在床上,她也觉得顾秋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
  但她没有这么说,怕从彤反感。从彤现在本来就有点受不了,再刺激她,真的发神经分手了怎么办?

  以前她一直以为,顾秋家庭条件不好,那么自己还可以跟顾秋在一起的可能。现在看来,如果他的家里情况跟从彤说的一样,自己与顾秋的事,就更不能提了。
  还好,如果自己当初贪心一点,答应顾秋,跟她回去了,不闹出一个笑话才怪。
  陈燕的心,突然低沉起来。
  这个顾秋居然有如此背景,难怪了!
  想起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日子,他表现出来的那种睿智,根本无法想象,他在官场上的老练,简直超过了那些老油头。
  第一个倒在顾秋手里的人,就是谢毕升。
  当时估计谁都没有想过,如此不起眼的小角色,居然把几棵大树给撼倒了。
  紧随其后的,就是汤立业。
  然后是黄柄山,最后是黄副省长,他们这些人,一个个死得冤啊!很多人都以为是杜书记干掉的,其实是顾秋在背后捅了他们一刀。
  陈燕在想,这家伙简直就是官场杀手,看谁不顺眼,就杀谁。
  她问从彤,“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了。如果让我做他女朋友,住进那深墙大院,我估计受不了。那完全是两个世界。”

  陈燕笑了,“人家说每个女孩子都有一个豪门梦,你却是害怕嫁入豪门。”
  从彤道,“你是过来人,曾经不也嫁入豪门吗?”
  陈燕苦笑,“跟顾家相比,那算什么豪门。”她站起来,去看看这家伙在干嘛吧?
  两人出来,顾秋在沙发上睡了。
  可能这几天比较累,吃饱喝足,倒头就睡。
  陈燕说,“客房里没空调,你们两个怎么睡?”
  从彤脸上一红,这几天她都跟顾秋睡一起。在那样的环境下,紧张兮兮的,都不敢让顾秋碰自己,生怕一不小心就弄出声响来。
  到老家跑了一趟回来,再次回到长宁县。
  在自己这个还没怎么坐热的副县长位置上,上网,看报,喝茶。现在他终于体会到,机关那种闲职是什么味道,他们过的是什么日子。
  在这里,绝对没有人来管你。
  象顾秋这样闲的干部,这大院里恐怕不在少数吧!
  他本来要接从彤一起过来的,但是从彤说,自己请了那么多天假,再不回去上班,说不过去。

  顾秋就想把她的工作调过来,可从彤也不同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