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8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问她怎么啦?
  从彤努力瞪大了双眼,顾秋看到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心道她又委屈了。唉!
  “干嘛呢?这几天老是见到你哭。以后你从来不哭的。”
  不说好还,一说,从彤的泪水就忍不住滑落下来了。

  从彤的哭泣,引起了旁边乘客的好奇,一个个都掉头过来观看。顾秋拍拍她的肩膀,“别让人家笑话。”
  从彤擦了一下泪水,望着窗外,飞机已经起飞了,引擎发出巨大的轰鸣。
  顾秋抱着她的腰,从彤拿开了他的手,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窗外。
  顾秋没办法了,抓住从彤那白晰的手指,心里琢磨着,她究竟怎么啦?

  一个多小时,飞机在南阳省城机场降落。
  顾秋拉着从彤的手下了飞机,从彤一直很老实的跟在他背后。
  在机场出口,取了行李。行李很多,顾秋道:“看样子我们只能打车回去了。”
  从彤也不理他,望着顾秋去叫的士,她就站在那里,掏出镜子看了看自己的眼睛。

  的士来了,帮忙将行李放上车。
  顾秋说了句,“去安平县。”
  司机道:“啊,长途啊!要六百块。”
  平时到省城,好象是四百的,但机场贵。对方要加二百。

  顾秋说六百就六百,快点!
  赶到安平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四十六。
  顾秋说直接到从彤家里去,从彤喊了一句,“等下。”
  顾秋也不知道她要干嘛,只见她拿出一件火红的貂皮大衣,还有一些贵重礼品,叫司机把车开到招商办门口。
  从彤给陈燕打电话,顾秋就明白了,从彤真的好细心。她已经想到了给陈燕留点礼物。
  陈燕不在办公室,刘国雄跑下来,顾秋扔给他一包烟,他就提着东西上楼了,“放心吧,我会交给陈主任的。”
  从彤妈正在家里搓麻将,有人问,“你家彤彤呢?”
  从彤妈道:“出去旅游了吧,去了几天,电话也不打一个。女大不中留唉!”
  旁边的麻友笑了,“她应该要结婚了吧?听说她和以前招商办那个小顾在谈恋爱?”
  对方的一坨妇女不屑地道:“你好落伍,人家小顾都当杜省长的秘书大半年了。”
  还有一个很惊讶地说,“杜省长都去了省里,难道小顾也一起去了?”

  从彤妈脸上笑得跟花儿似的,“你们的消息都不灵通,顾秋他现在已经是长宁县副县长了。”
  “啊?”
  三坨妇女一个个惊讶的大叫。
  从政军才副县长唉,他女婿居然也是副县长,一家人出了二个副县长,好牛。
  三人道:“彤彤真是好福气,小顾这么年轻就当了副县长,将来可是要当大官的,说不定到省里,到中央当主席了。”
  当然,三人说的是奉承话。
  可从彤妈心里高兴,不过她心里也有个结,“唉——”
  想到顾秋的背景,她纠结啊!
  正好有人问,“小顾这么年轻就当副县长,他一定很有背景吧?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啊?”
  从彤妈哪好意思说?告诉她们顾秋父母是下岗工人吗?她只能打哈哈。“我也没见过,不过我家彤彤只看人品的,不看人家背景。她说只要人品好,有能力就行。”

  “那是,那是。”几个人附和着。
  “叮当——叮当——”
  有人按门铃了,从彤妈正抓着麻将,朝对家喊,“帮我开一下!”
  对方跑出来,拉开门。
  “哇噻——”这两人大包小包,提着好多东西回来了。
  她就大喊,“彤彤和小顾回来了!”
  这妇女声音好大,整栋楼都听见了。
  从彤妈一听,女儿回来了?旁边人说,“不打了吧,来客人了。”
  大家都走出麻将门,从彤跟她们打招呼。
  她们看着从彤和顾秋提着这么多包,一个个羡慕死了。忙抱着看看都有些什么。

  跟从彤妈一起打牌的,当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要不是官太太,要不就是老板娘。
  虽然说安平地方小,但她们也经常出去见世面。有人大喊,“哇,不得了,貂皮大衣哎!”
  这一喊,几个人都围过去。“是真的哎,好漂亮,好名贵的貂皮大衣。”
  有人问,“彤彤,这衣服多少钱?”

  从彤说,“我不知道,是他家里送的。”
  从彤妈正在倒水,听说是顾秋家里人送的,手里一抖。什么?下岗工人给自己送貂皮大衣?
  她走过来的时候,眼睛都发绿了。
  本来有三件貂皮大衣,两红一白。白的这件从彤想要,红的就给老妈。
  而且红的那件是很长大的衣服,白的是短装。
  几坨妇女围着衣服在品头论足,“我敢肯定这绝对不是国内货,你们看,这是国外货,欧洲产的。”
  从彤妈哪敢相信啊?可眼前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再看其他的礼物,什么冬虫夏草,什么千年野山参,鹿茸等等,哪个不是最名贵的啊?
  从彤妈在心里想,肯定是从彤这死丫头自己花钱,给男朋友脸上贴金。她知道自己有私房钱,具体多少她不清楚。
  可眼前这些东西,绝对值价超过十万。

  三个打牌的妇女无不羡慕不已,但也不能总是留在这里,围观了好久,这才恋恋不舍离开。
  从彤妈送她们到门口,“有空常来玩啊!”
  等人家一走,她就对顾秋笑了笑,牵着女儿来到卧室,“你发什么神经,花这么多钱买这些干嘛?”
  从彤说,“不是买的,都跟你说了,是他家里送的。”

  “少骗我,我就知道你跟他去旅游了。他家里一个下岗工人,有什么钱来买这些东西?”
  从彤道:“信不信由你。”她给老妈看了下手上的镯子,“这个是她婶婶送的。”
  黄得耀眼的镯子,发着金色的光芒。从彤妈有些半信半疑,“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
  “那他家里不是下岗工人吗?”
  从彤道:“人家是下岗了,可不能不让人家做生意吧。”

  “你是说他们这家里是做生意的?”
  从彤点头,“做水产,卖海鲜。”她想,暂时不能告诉老妈,顾秋家里真实情况,老妈这张嘴,谁都管不住的。
  “小顾,你们家水产生意不好做不?可以叫他们空运,发点过来吗?”
  吃饭的时候,从彤妈终于开口了。在内地,吃不到最新鲜的海鲜。
  顾秋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从彤马上踢了顾秋一脚,对老妈道:“妈!你想吃我下次带你去。吃饭吧。”
  从政军回来的时候,老婆就跟他说了今天的事。他以前一直觉得顾秋的背景不会这么简单,今天看到这一切,就笑了。
  原来是个做生意的大户人家,下岗下成这样,也算是奇迹了。
  从彤怕老妈多问什么,吃了饭,就对顾秋说去陈燕那里。
  现在从政军夫妻都知道女儿已经铁了心的跟顾秋,两人琢磨着,他们估计早在一起了,算了吧!都用过了,也不要过份干预人家。
  顾秋昨天晚上那句话,从彤当时杀人的心都有,他居然跟婶婶说,用过了!
  没想到老妈也有这念头,幸好从彤和顾秋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