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3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还是头一回看到狮子这种凶悍动物的器官 , 不愧是兽中王,足有成年男人三四个那么粗大,聚光灯洒在舞台上不断晃动,狮子被剌得有些发狂,甩动着脑袋嘶吼了一声 , 底下的大家伙又膨胀了一圈。
  宝姐也有点傻眼,烟卷叼在嘴里忘了吸,我问她怎么玩儿得这么大,如果被举报你镇场也没用 , 这可是要出人命的,这些姑娘哪扛得住这个。
  宝姐把烟卷吐出来,她大声招呼经理,经理过来点头哈腰 , 宝姐气不过抬手就是一巴掌,“诓我?不是说小姐骑着狮子在台上和鸭子做吗?你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懂不懂点规矩?”
  经理捂着被宝姐打肿的脸颊 , “这不是老板接到消息周局长出差了吗,市局不可能今天扫黄 , 请宝姐来镇场也是我们防一手 , 您放心吧,出不了事儿。”
  宝姐指着他鼻子冷笑 , “行,我他妈也混了十来年了 , 第一次有人敢骗我,今天我给你撑下去 , 从此以后再想请我林宝宝,门儿都没有。”
  经理看她真急了,急忙给她倒酒赔礼,宝姐抬腿就是一脚踹在他命根子上,咬牙切齿让他滚。

  此时舞台上忽然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 有个十八九岁的姑娘承受不住了,蜷缩着腿想要躲避,哭声很凄厉 , 尽管这些狮子被训练得失去了部分兽性 , 仍旧有本能的欲望,来了兴致哪里肯放过,它两只前腿按住女人的肩膀,继续蠕动着身躯,金黄色毛发几乎把女人洁白的身躯吞噬。
  底下看客的恐惧感被眼前的剌激冲散,纷纷爆发出掌声和起哄的大笑,而狮子因为受惊 , 更是勇猛异常 , 女郎的双腿很快氤氲出一大片血迹 , 她哭喊着救命 , 她朝着远处的我伸出手臂 , 眼睛内是对于求生的渴望。
  我下意识要走过去,宝姐一把拉住我,“狮子刚才吃的药丸是半斤春药的量,你过去救她,你不要命了?”
  她瞪了我肚子一眼,“你命贵 , 她命贱,人各有命,就得各安天命。”
  在我犹豫不决的一两分钟内,女郎的叫喊声戛然而止 , 因为剧痛失血晕死在了台上。
  起初没有人发现,直到那滩血迹越来越浓烈,从身下蔓延出来,缓慢流向舞台的边缘 , 驯兽师牵着狮子离开女郎的身体,朝后台的方向拉扯 , 站在最前面的客人脸色大变,颤抖着手指着血大声高喊,“死人了!小姐被干死了!”
  这一声惊呼使现场陷入一片混乱 , 经理带着十几名保镖冲进来镇压秩序 , 宝姐拿出手机给人民医院的妇科急诊打电话,让对方派几个人到风流艳事 , 并且把女郎的情况说了一下,对方不知道问了什么不该问的 , 宝姐脸色一沉,“救人就得了 , 这不是你们该管的。”
  她瞥了一眼被保镖抬下舞台的女郎,“告诉接诊的大夫一定要保密,否则你们医院和医药代表那点事儿,我抖落出去臭名昭著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

  宝姐挂断电话招呼老鸨子过来,让她先把女郎送到休息室止血 , 等救护车来了从后门送出去,别声张。
  所有场子都备着止血和治疗撕裂的药,就怕小姐鸭子出事儿 , 等大夫来的功夫就死了。
  处理完这些事后宝姐眯着眼睛从现场客人脸上一一掠过 , 她没发现有特别眼熟的爷,在特区她不认识的,就是腕儿不大的,她吩咐保镖堵住大门口,不许一个客人走,挨个封口,今晚上的消费免单,让他们别出去乱说,否则场子搞死他们。
  我问宝姐损失不少吧。

  她说损失的都是小钱儿 , 就冲今天来了狮子,风流艳事吃到年底没问题,只要小姐被干死了不传出去 , 其他的场子自己就会往外放消息。
  我坐在沙发上 , 非常沉默置身在还没有平息的慌乱和叫喊中 , 服务生将舞台的血迹擦干净 , 又喷了一些香雾驱散腥味 , 一大群浓妆艳抹的性感女郎上台跳舞暖场,十几分钟过去现场的气氛逐渐平复下来。
  我和宝姐从演艺大厅离开,她再三叮嘱老鸨子不要让狮子上场了,至于药效丢几只母狗解决,这些狮子很昂贵 , 死了事儿就闹大了。
  我们去休息室看那个昏死的女郎,她身上的血迹被擦拭干净,但底下还在滴滴答答往外渗,由于赤身裸体 , 伤口撕裂程度看得很清楚,黑色毛发覆盖着一团早就血脓模糊的烂肉,丝毫不亚于宝姐当初被捅瓶子盖的惨烈。

  女郎脸色惨白,两只手还保留着昏死前的姿势 , 紧紧握在一起,掰都掰不开 , 我看了一眼觉得心里难受,将头别开问宝姐 , “她会死吗。”
  宝姐说不知道 , 看命大不大。
  她摸出根烟点上,倚着墙壁吸 , 救护车很快赶到,几个保镖抬着毫无意识的女郎上车 , 我和宝姐也跟出去,我问她如果死了 , 这不是活生生把她推向火坑吗,明知道就不可能扛得住,谁也不阻止,这和见死不救有什么区别。
  宝姐很诧异打量我,“你当官太太还当出菩萨心肠了啊 , 能开得起场子的,谁不是亿万富翁有权有势,下海当玩物的 , 谁不是没钱没后台 , 天差地别的两方碰撞到一起,你看到的又算什么?全国每天都有小姐死去,可死了几十个,又来了几百个,眼花缭乱玩都玩不过来,喜新厌旧的人们谁还记得那些死了的女人呢。”
  宝姐的话令我忽然打了激灵,过了两年多的好日子,真有点想不起自己曾经是个什么东西了。
  比刚才那个女郎又强多少呢。
  只是一朝登天,闲得难受也开始可怜起别人了。
  这个世界原本如此残忍 , 成功了是祖宗,输了就是畜生,祖宗践踏畜生 , 瞧不起畜生 , 甚至亲自把畜生弄死都可以得到原谅和往生 , 而畜生连死了都得不到半点同情 , 只是无尽的嘲讽 , 怪他为什么没本事只能当畜生。
  日薄西山世态炎凉,在底层看得尤为清晰。
  我问宝姐这么大的戏班子几辆卡车运狮子,就没人发现吗。
  她将烟蒂掐灭,朝空中吐了口烟雾,“发现不了 , 马戏团今天演出,就在两条街道外的动物园,场子老板和负责街道治安的交通大队关系很铁,傍晚运来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查。也是一百多万呢 , 谁和钱过不去。”
  我和宝姐坐在椅子上等消息,十一点多时医院那边打来电话,说女郎性命保住了,不过下面缝合难度大 , 荫道是废了,尿管也得C`ha 个一年两年 , 就连子宫都被戳烂,已经做了切除手术。
  宝姐让跟去的保镖给参与手术的人封个十万的大红包 , 把消息千万压住 , 她挂断电话又接连抽了半盒烟,抽到嗓子都哑了 , 她咧开嘴角笑,“又搭进去一个。”
  日期:2017-09-0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