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和从彤走过去,喊了声爷爷。老爷子说,“我先和老二来一盘,看看他的棋艺有没有进步?”
  “有人常说,人生如棋,你们现在在官场之中,亦如棋子,每走一步,都是机会与凶险并存。所以有时叫你们练好棋艺,也是做人的一个方面。懂棋的人,善于思考,遇事不慌,不乱,沉稳应对。”
  老爷子给两人上课了,从彤在旁边用心的听。老二的女朋友站了会,累了,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也不管他们怎么下棋。
  顾秋和从彤站在那里,很用心的听着老爷子的话。从彤很机灵,看到老爷子杯中的水浅了,马上给他续上水。
  老爷子似乎也不在意,一边下棋,一边说教。
  二哥下着下着,就有点心不在焉了。多次用目光瞟瞟自己的女友,这家伙也太不懂事了,根本不懂得眼观六路耳只八方。
  她坐着无聊,干脆拿起手机发短信。
  老二在心里急啊,这样子肯定给老爷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可他也没有办法,又不好意思提醒。
  棋下到一半,老爷子就不下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的棋艺,一点都没有进步。”
  二哥红着脸,“爷爷批评得是。”他还解释了一句,“最近事务烦多,很少有时间下棋了。因此生疏了不少。”
  二哥也是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是副处级干部,他这么说,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但是顾秋却在心里暗暗可惜,跟老爷子说这种话,无疑就是掩饰,象这种情况,换了自己,他是根本不会解释的。
  因为所有的解释,都是一种借口,反而给长辈留下一种没有担当的印象。
  老爷子道:“你去陪陪两位长辈吧,我跟老五下一盘。”
  二哥带着女朋友退下去,老爷子却不并急于下棋,目光落在顾秋身上,从彤呢,依然站在那里,恭恭敬敬的,虽然有点累,她脸上看不出任何不满。
  老爷子道:“当初我叫你们练书法,下棋,都只是为了培养你们独立思考,应对事物的能力。老二最近是有些浮燥了。”
  顾秋说,“我们会尽量注意的,谨遵爷爷教导。”
  老爷子喝了口茶水,“听说你在南阳捡了个大便宜?”
  顾秋讪讪地一笑,“只能这么说吧!但这个便宜,也不好捡,差点就没机会见到您了。”
  老爷子道:“老五,顾家第三代中,数你最聪明了,你应该把这份聪明用在正途上。顾秋的将来,只能靠你们这代人去承担。老二好强,急功近利,老大跟他老爸一个德性,过于稳重。你和你二叔,倒是我最欣赏的两个。但凡事要讲规则,如果你想打破陈规,就必须有过人的实力。以你目前的处境,你觉得怎么样?”
  顾秋目前只是一个挂职副县长,可以说,人家随便一个动作,就能将他边缘化。再说,以前是杜书记秘书的时候,人家都要求他,因此百般讨好。
  但现在,他和人家在同一起跑线上,关系到个人利益,人家自然不会让着他,捧着他了。
  顾秋道:“我目前这处境,看似风光,则实如履薄冰。还请爷爷示训。”
  老爷子道:“送你八个字,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凡是于民有利的事,在高调做,因为顾秋目前需要人气,要名气,咱不能默默无闻地奉献,在官场上,不讲究雷锋精神。为民办事,办了好事,实事,要让人家知道,让领导知道。他不知道怎么提拨你?民众不知道,怎么支持你?有人说这样太虚伪,但这也是官场法则。再说,你不高调做事,你不升上去,你就永远没有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官职,你为民众办的事也不可能是大事。只有你爬得越高,升得越快,你才有资本来说,你要为人民服务。否则你服务的对象,永远是那么几个,几十个,很小很小的一部分人。

  顾秋陪老爷子下了一盘棋,他的棋艺虽然不如老爷子,但是他发现老爷子几次设伏,把自己引入他的包围圈,伺机伏击。
  给自己造成一种濒临绝境的压抑,但是顾秋很用心,很沉着的应对。虽然最后还是输了,但是他成功化解了几次危机。
  老爷子笑了,放下棋子。
  又拿起茶杯,喝了口,放在那里,从彤再次为他添上茶水。
  老爷子似乎这才看见从彤似的,“小从是哪里人?”
  从彤心里突突地一跳,“我是安平县人,爷爷。”
  老爷子打量着从彤,“安平县我曾去过,是个好地方。山水好。”
  顾秋心道,爷爷这是在夸从彤,看来自己和从彤的事,基本上算是定下来了。
  从彤很小心地回答,“还好吧,就是经济建设没抓起来,内地生活水平低。”
  老爷子道:“家里还有哪些人?”

  顾秋回答,“她是独生子女,老爸是安平县副县长,老妈停职在家,多年没工作了。”
  老爷子哦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顾秋看到午休时间到了,朝从彤使了个眼色,站起来对老爷子道:“您休息吧,我们下去了。”
  老爷子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在东华省呆了四天,顾秋带着从彤去逛街,想给她买礼物,从彤居然不要。
  在离开顾家的前一天晚上,顾秋妈将两人叫到房间里,“你们明天就决定要走吗?”
  顾秋说,“只请了几天假,必须赶回去。”
  老妈也不挽留,她一向认为,男子汉志在四方,就是要出去闯荡,顾秋的仕途刚刚开始,不能有任何松懈。
  老爸也坐在那里,“到了那边,有时间多打电话。”
  顾秋说会的,以后天天打。
  打个屁,每个月能打二个电话回家,已经很不错了。
  年轻人就是这样,到了外面,总会忘记自己的家。
  老妈今天换了一套很休闲的衣服,没那么威严。头发烫成波浪披在肩上,看起来多了一些女人味。
  “小从,你第一次跟顾秋回来,我们也没去买什么东西,这是给你的。”
  老妈递过一个红包,从彤就有些紧张了。
  这包红好大,里面装的是六千六百八。从彤忙摇手,“伯母,别,别这样。你们这样太客气了,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
  老妈道:“这只是我的一点小意思,你就不要见意,希望下次你再来的时候,我们能做得更好一些。”
  从彤还是不敢收这个红包,顾秋道:“你就收下吧,我妈妈可从来都不轻易给人家打红包的。”

  老妈看了他一眼,顾秋就嘿嘿地笑。
  从彤有些难为情,“伯母,我……”
  老妈拍拍她的手,“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们都看出来了,你懂事,善解人意,顾秋在那边就拜托你多照顾,管着点了。”
  这几句话,让从彤更是有些脸红。拜托我照顾?她同意了吗?这几天顾秋妈的表现,好象有点冷淡。以后真的要不要嫁入这样的豪门,她心里还真没底。
  顾秋在旁边推了推她,“还不谢谢妈妈!”
  “谢谢妈——”从彤本能的接了一句,突然发现自己莫明其妙地就随着顾秋的话说下去了,那一刻的尴尬,好丢人啊!
  顾秋妈明显愣了下,不过马上就笑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