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2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吃完那些食物笑眯眯看我 , “见了周太太我才明白周局长为什么会冒险,你的聪慧逢源,大度隐忍,的确是其他女人所不Ju备的。”
  “那是他们没有见过顾太太的气度 , 否则哪里有我的位置。年轻气盛不懂事,女人还得岁月沉淀才有味道。”
  她愣了一下,随即笑得眉眼弯弯,很不好意思挽住顾政委的手臂说 , “怎么办,周太太可太讨喜了 , 这张小嘴啊,简直要说到人心窝子里。”
  “来之前我和你怎么说的?不做好万全的准备 , 都要被周太太侃晕的 , 不然母亲能这么想她吗。”
  顾太太呀了一声,有些吃醋说 , “我婆婆啊看人真是刁钻,她喜欢谁那可真是不容易 , 我伺候她快三十年了,她都没有夸过我几句 , 我都有些嫉妒周太太了。”
  他们哈哈大笑,周容深握了握我的手,为顾政委斟满酒,问他省厅有什么政策,怎么这样匆忙。
  顾政委端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 但没有立刻喝,而是百般斟酌说,“其实按你现在的业绩和口碑 , 副厅长都是委屈你了 , 上面想如果你继续干特区局长,很有可能被误解是排挤压制你,权衡再三有意向调你去广州市局做局长,这个位置和副厅长平级,也算对你升了半格。”
  周容深眉头一蹙,“借为我升职堵悠悠之口。”

  “也不能这么说嘛,官场哪有人不盼着升迁,特区这边很快就不太平了,金三角赵龙要在码头横C`ha 一脚 , 乔苍本身就很棘手,又添了常老这一波势力,你作为市局局长 , 出一点乱子都难辞其咎 , 我为你找条平稳的路 , 你可要明白我良苦用心。”
  周容深说广州市局局长和他关系还可以 , 他如果调去对方怎么办。顾政委拍了拍他手背 , “他业绩不够,上调很难,他有可能到特区接替你的位置。”
  周容深怔了一秒钟,突然把酒杯撂下,“这不是让我在官场树敌吗。特区我管辖十几年 , 我都压不住的场,别人来一点用没有。”
  顾政委让他不要情绪化,省厅怀疑他对厅里某位领导有意见,才会这么抗拒上调 , 得罪了上面人才是大麻烦。
  周容深一言不发,顾政委见他脸色不好,只好圆场说我们先喝酒。
  周容深的生意在特区,这是他最不愿离开的原因 , 其次他在特区的人脉网很足,到了广州一切从头 , 他不是乐于应酬的性格。官场水深,他对上面领导的贪腐都有意见 , 他不愿与那些人为伍 , 他明白一旦到了他们的圈子,想要独善其身根本不可能。
  我笑着向顾政委敬了一杯酒 , 东拉西扯了好半响,才装作好奇问他是哪位领导这样器重容深 , 他说都有,业绩如此卓越的人 , 怎能埋没在市局呢。
  “基层出成果,越往上越是形式主义,真正能办事儿的没有几个,他不愿意上调确实有私心,他的根在特区 , 他的热情和津力都献给了这片土地,让他丢掉自己的心血,他能舍得吗。”
  顾政委一愣 , 他捏着酒杯一时忘了说什么 , 良久后他终于反应过来,望着我的眼睛有些深邃,“周太太对政治也有些见地。”
  “丈夫从官,我当然得了解点皮毛。”
  “周太太的智慧,远不是表现出来这些吧。”

  我按住他要拿酒瓶的手腕,亲自给他斟满,然后笑眯眯举起杯子,“顾政委,女人的智慧不过是给男人锦上添花 , 不成气候,还是喝酒最实际,人生得意须尽欢 , 祝政委和容深岁岁得意。”
  他笑容有些深沉 , 不过还是很高兴接受了我的祝酒 , 接下来他和周容深决口不提升迁的事 , 只是喝酒吃菜 , 我偶尔讲几个笑话助兴,酒桌一团和气。
  这次见面我和顾太太建立了非常好的友谊,她还约我去美容院,不过我掌握了一个度,女人之间过于亲密容易生嫌隙。
  周容深和沈姿的离婚手续办妥后 , 我并没有立刻催促他娶我,相反我主动提出等一等,这个风波过去后再说。
  市局局长离婚是官场很大的丑闻,虽然人尽皆知他是为了二乃才离 , 但事儿不能真这么办,省得小人背后说难听的,喜事倒成了坏事。
  只要婚离了,周太太除了我也没别人 , 是不是立刻正名就不那么重要了,还不是一个形式而已。
  过了一段安生日子 , 我一度有些飘飘欲仙,把那些威胁过我的人都忘得一干二净 , 忽然有天晚上周容深下班回来将我叫到书房 , 神色凝重说有一件事要和我商量。
  我问他是什么,他有些为难和犹豫 , “我打算将恪恪接到我身边,和我们一起生活。”
  我听到这个脸色顿时一变 , 我倒不至于恶毒到连孩子都不容,关键后妈难做 , 在外人眼里大部分后妈就是恶毒的象征,至于二乃上位的后妈,更是蛇蝎心肠,我就算做得再好,也是受力不讨好。

  这年纪的孩子也懂事了 , 骨头里又叛逆,在沈姿对我仇恨的熏陶下,谁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 , 我有多难做真是一目了然了。
  我有些僵硬问周容深 , “那沈姿舍得吗。”
  他说他们商量过,沈姿带半年,他带半年,周恪大部分都在学校住,只有周末才回来,需要麻烦我照顾他。
  周容深明着说是和我商量,其实没有我选择的余地,我如果说不,他心里立刻就系上一个疙瘩 , 周恪照样会来,我们的感情也起了一层隔膜。
  我除了表现出自己的大度和贤惠,哪还有第二条路可走。
  我笑着说当然好 , 帮你照顾恪恪 , 我还能练习做母亲 , 省得我们孩子出生手忙脚乱。
  周容深说如果不愿意也不要勉强。
  我坐在他腿上一颗颗解开他的衬衣纽扣 , “你的孩子 , 不也是我的孩子吗?只要你不怀疑我虐待他就好。”
  他微微后仰凝视我的脸,见我笑得很真诚,不像是敷衍他,他这才非常高兴抱住我,“何笙 , 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周容深在把周恪接来同住之前,要到广州出一个任务,广东省内所有市公丨安丨局一二把手的办案研讨会 , 广东省内破获的走私案、拐卖案、重大食品卫生事故案等在今年达到了一个高峰值。
  而周容深所管辖的特区因为有乔苍、麻三和傅彪三大帮派对峙 , 成为了省内典型 , 在会议上需要多次发言 , 他准备了很多天 , 我问他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他说不好不坏,功过参半。
  他这次出差时间不久,三五天的样子,他很不放心我 , 让我暂时居住到副市长太太家中,不过我觉得不妥,副市长和周容深是利益合作,两个人互有图谋 , 官场之外的人情面子他未必给,再加上我怀孕了,谁也不愿担这个责任。
  我问周容深能否去宝姐家住,宝姐后台是马副局 , 市委里顶级高官也是她入幕之宾,她的颜面还是很多人买的 , 道上恶霸也多少听过她名头。
  周容深想了很久,觉得也只好这样 , 他将我抱住 , 非常不舍得说,“真想把你揣在口袋里 , 去哪里都带上,这样就不用担心什么 , 还可以无时无刻看到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