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6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玥吃惊地瞪着孙淦,就像是不认识似的,然后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一脸绝望地说道:“好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说完,垂着脑袋坐在那里嘤嘤哭泣。
  孙淦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沉默了几分钟,等到杨玥渐渐停止了抽泣,这儿才慢慢来到她的身边坐下来,伸手抚摸着她的肩膀,小声说道:“难道我还能害你?这是你目前最好的选择……”
  杨玥一把拍开孙淦的手,泣道:“难道让我去坐牢就是你给我的最佳选择?我可以马上去国外……”
  孙淦说道:“我刚才让你明天去国外,是因为不清楚情况会这么严重,现在你已经走不了了……”
  说完,站起身来在房间里来回踱着,一边继续说道:“你不过是帮王副局长和维林传了两句话,罪名不会太重……

  加上有自首情节,我估计最多在里面待个两年,甚至两年都不用,就算我倒了,也有人会想办法让你出来,你在国外有存款,难道还担心出来之后没法生活?”
  杨玥说道:“难道范昌明会满足于我这点罪行?他肯定会继续查下去,到时候把我们的事情全出扯出来,我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
  孙淦冷笑一声道:“范昌明的仕途已经到头了,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杨玥不信道:“现在倒霉的可是我们,他正得意呢……”
  孙淦说道:“官场的事情你不懂,说实话,我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对他心太软了,别人可不会像我这么心软……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倒了,也没人敢用他……何况,我也没这么容易就能倒掉,我相信没人愿意在官场引起一场地震……”
  杨玥泪眼汪汪地说道:“但你不会有希望进入省委大院了……”
  孙淦骂道:“你这个蠢女人,什么时候了竟然还在做梦……哼,我可能是中了韩越的圈套,这一次他终于赢了……”
  杨玥可怜兮兮地问道:“你真的会救我出来?”
  孙淦斜睨着老婆说道:“还用得着我救吗?李副省长不是跟你打的正火热吗?他恐怕比我还心急呢……”

  杨玥胀红了脸,嗔道:“你胡说什么?人家还不是为了你……”
  孙淦一只手摩挲着杨玥的脸,喃喃自语道:“以前外面都说你和蒋凝香是本市的两个狐狸精,说实话,真是名不虚传,即便现在半老徐娘了,可还是能迷倒那些手握重权的男人……”
  杨玥一掌打开孙淦的手,站起身来说道:“你少装出一副吃醋的样子,难道今天才知道……哼,老娘就是狐狸精,倒是让蒋凝香这个浪蹄子看笑话了……”
  孙淦说道:“你别急,她的下场也不会太好……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市公丨安丨局,明天一早我就去省委见蒋书记……只要范昌明手里没有了把柄,看我怎么收拾他……”
  杨玥犹豫道:“那维林你真的不管了?”
  孙淦叹口气道:“自作孽不可活,他已经没救了,一切就在他那里画个句号吧……”
  杨玥一听,哭哭啼啼地上楼收拾去了,孙淦走到书桌前面,拿起座机拨了一个电话,好久才有人接了。
  “老领导,不好意思这么早就吵醒你了,我有急事,必须跟你面谈……”孙淦沉声说道。
  范昌明急匆匆赶回公丨安丨局,把见孙淦的情况跟廖燕北和吴传普大概介绍了一遍,最后说道:“孙淦狗急跳墙了,他想阻止我继续调查下去,再过几个小时,廖声远就会来接替我的职务……”
  廖燕北说道:“看来,我们的调查要半途而废了……”
  范昌明说道:“怎么能说半途而废呢?孙淦的举动正好说明他已经预感到自己的末日就要来临了,这是最后的挣扎……”
  吴传普说道:“即便是最后的挣扎,起码他眼下还有权力停你的职,廖声远来了以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范昌明说道:“难道你们还没有注意到廖声远前后态度的变化吗?他显然已经嗅到了什么气味,王副局长的那个电话录音触碰到了他的软肋,我看他好像急于要和孙淦划清界限了……”

  廖燕北说道:“可王副局长短时间之内恐怕不会交代,这可是关系到他的生死,肯定会百般狡辩、死扛到底,只要我们找不到那个女人,一时也无法把他和今晚的案子扯到一起……”
  范昌明说道:“已经不用他交代什么了,我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孙淦不是要停我的职吗?在我停职之前,我们先把王副局长搞定……”
  廖燕北惊讶道:“你知道这么女人是谁?”
  范昌明说道:“其实廖声远刚才在会议室就听出这个女人是谁了,他们可是老熟人……”
  吴传普吃惊道:“难道王副局长竟然直接给……给孙淦的老婆打电话?”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你猜对了,刚才听电话录音的时候,我还怀疑这个接电话的女人可能是孙维林情妇之类的角色……
  可没想到在孙淦家里我竟然见到了他老婆杨玥,并且一见面她就向我发难,万幸这女人的声音挺特别,一下就让我听出来了……”
  廖燕北说道:“怪不得孙淦急着要把你踢开,他这是生怕王副局长说出他老婆的名字……”
  吴传普打断廖燕北的话问道:“老范,你刚才的意思是在天亮之前抓捕杨玥?”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我正是这个意思,只要我抓了杨玥,孙淦就不敢公开停我的职,否则就会认为是挟私报复或者心里有鬼……”
  吴传普说道:“那还犹豫什么?证据确凿,别说是市委书记的老婆,就算是省委书记的老婆也照样抓,何况关系到四名丨警丨察的死亡大案呢……”
  廖燕北说道:“我这就去安排……”
  廖燕北刚刚站起身来,只听范昌明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忍不住站住了。
  范昌明拿起手机看看来电显示,皱着眉头说道:“奇怪,老卢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
  廖燕北急忙说道:“赶紧接啊,肯定是有什么大事,说不定交警方面有袭击者的消息……”

  范昌明接通了手机,问道:“怎么?你今晚值班?”
  只听卢源说道:“我刚才接到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焦石的电话,他说他们那边今晚在W市有行动……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打电话告诉你一声……”
  范昌明心中一动,问道:“他还说什么了吗?”
  卢源说道:“就这么一句话,说完他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再打过去就没人接……老范,会不会和今晚发生的案子有关……”

  范昌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明白了,回头我再跟你说这事……”
  挂上电话,范昌明坐在那里怔怔地发呆,随即一拍大腿,骂道:“陈天放这***,竟然瞒天过海抢在我们牵头动手了……”
  廖燕北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范昌明看看两位下属,说道:“不用猜了,孙维林是被陈天放的人抓走了……”

  廖燕北和吴传普对视了一眼,问道:“卢源怎么说?”
  日期:2017-09-01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