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5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光不想杀老五,因为他是田光的弟弟,如果他当时直接被打死,也就无所谓了,但是现在眼睁睁的在他面前,多少,田光都会有心里负担,不过这个心理负担不是良心上的,而是道德上的,伦理上的。
  柱子把两把匕首丢在地上,很公平,田光没有偏私,一个是亲兄弟,一个是小弟。。。
  我看着他们两个,两年前,我来到瑞丽,他们两个跟我一起奋斗,跟我一起出生入死,两年后,我跟田光一起,在瑞丽站稳脚跟,我们现在可以说,也是一方人物,但是他们两个现在面临的困境是,只能活一个。

  选择,很重要。
  他们选择错误,所以,要为他们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很残忍。
  四眼跪着,朝着我爬过来,他抱着我的腿,将我的西装裤子弄的脏乱,我没有动,赵奎他们要把四眼拖走,但是四眼很有力气,虽然瘦小,但是死死的抓着我,不管赵奎怎么拖,都拖不走他。
  “救我女儿,你答应我的,救我女儿,你说过的,你说过的,你欠我的,你欠我老婆的。。。”
  四眼凄惨的说着,赵奎猛然抓着他的头发,他吃痛,松开了手,被拖回去,我看着四眼,很惨,我说:“四眼,我不欠你的,我们把你捧上去,让你管你老大的地盘,让你做人上人,但是你很瞎,你选了一条错路,你怪谁?但是这都无所谓,你最愚蠢的就是,选择了逃走,懦夫,永远没有活路。”
  四眼痛哭流涕,对我吼着:“我不想走这条路,我不要走这条路?为什么要逼我,我老婆就是被你害死的,你还要害死我女儿吗?你欠我的,你欠我全家的,我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我求你。”

  我看着四眼,我摇头,我说:“没有人能救你女儿,能救你女儿的只有你自己,今天,你们两个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听到我的话,老五立马抓着匕首,朝着四眼就扑过去,我皱起了眉头,老五很胖,而且卑鄙,在四眼没有准备的时候,上去偷袭他,但是在生存与道德之间,老五明显做了对的抉择。
  我看着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不能说是扭打,老五骑在四眼身上,掐着他的脖子,手里有刀,虽然四眼还在极力的挣扎着,抓着他那即将落下来的匕首,但是胜负显然已经有了。
  我看着这残酷的决斗,很血腥,很丧失,但是没有办法,人不能一次又一次的选择错误,不管你运气再好,总有一天,你选择错误的道路会把你害死,因为,走不通的。
  老五脸上露出来残忍的笑容,他的匕首慢慢的落下去,我看着老五得意的神情,他要赢了,四眼没有赢的可能,从体积上他就输了,真的。
  匕首快要落在四眼的胸口了,我转身要走,但是田光直接站起来,拿着匕首,朝着老五的后心窝就捅了下去,我看着身体挺着笔直的老五,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前方,想要转头,但是因为无力,而显得缓慢麻木。
  扭曲的脸,尽是愤恨,但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即便他赢了,他也没有,这就是社会的残酷,人性的残酷。
  田光不会让他活的,因为,他杀过田光,以田光的性格,怎么可能容忍他,之所以,让他们两个决斗,只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受有点而已,仅此而已,现在他良心好受了,也该结束了。
  我看着老五躺在地上,眼睛滚圆的睁着,他看着我,很愤怒,但是所有的愤怒,都随之破灭,我蹲在地上,为老五盖上眼睛,我说:“兄弟,在下面等我,希望下辈子,你不要做个墙头草。”
  我站起来,柱子叫人过来,快速的处理老五的尸体,田光站在地窖前,看着那黑暗的深渊,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心情可能会好很多,毕竟,结束了。
  我没有说话,看着地上的四眼,他错愕的看着我,不知所措。
  田光拿出来两张照片,丢在四眼的面前,说:“杀了他们两个,你就能带着你女儿走,我给你一笔钱,随便你们去哪里。”
  四眼爬起来,跪在田光的面前,说:“光哥,我求你了,放了我女儿,她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

  谁都不是傻子,四眼更不是,反而他还很精明,他永远都清楚,无论自己做什么,最后的下场都不会好,所以,他恳求田光放了他女儿。
  我看着照片,多么熟悉的两个人,只是,我没有想到田光连他也要杀,有点节外生枝了,我把男人的照片捡起来,然后撕碎,田光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没有说什么,田光说:“四眼,做好了,我说话算数。”
  四眼不相信,不停的磕头,恳求田光,很烦人,这种场面让我焦躁,我说:“四眼,你女儿就是我干女儿,光哥,送到我家里来吧。”
  我说完转身就走,田光没有说话,我很烦躁,不想这件事在拖延下去,也不想有什么节外生枝,仇恨,该解决就解决,所以,我愿意跟四眼来交换。
  “谢谢你邵飞,谢谢。。。”
  我听着四眼哭着对我喊着,我没有回头,离开了餐厅,我坐在车上,天空已经完全黑暗下来了,这黑暗的世界就是这样。
  赵奎他们上车,张奇捏着鼻子,说:“飞哥,那王八蛋你还帮他干什么?反骨仔,砍死了都不可惜。”
  “人,要死的有价值,我们需要他死的有价值。。。”我看着远方说。
  所有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张奇说:“飞哥,那我们呢?在田光眼里,我们算什么?会不会有一天,我们也会变成四眼那个样子?”
  我没有回答四眼,因为我不知道,进入社会这么久,我经历了这么多,所谓的兄弟义气算什么?在最初最纯净最低端的时候,我们可能还能共患难,但是有些人,没办法共富贵,对于田光,我相信,在最一开始,我们没有任何东西的时候,我们可以共患难,他为我挡刀,挡子丨弹丨,挡一切,但是当我们拥有了这一切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那样患难与共,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妈的,飞哥,我们干掉田光吧,反正。。。”
  我说:“住口,开车。。。”
  赵奎立马开车,我们离开了盈江河岸,他们三个,很久之前就想要我上位,但是我一直拒绝,现在也是一样,我只是想要安安心心的赚钱,然后潇洒快活,挥霍,我不想当什么总锅头,真的不想。
  张奇很不安,他看到了老五跟四眼的下场,他对田光早就不敬,所以,他有理由要干掉田光,但是有些事情,我不能由着小弟,今天的事,我把他掐断,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
  车子开到边贸街,我下车,到了酒吧,兄弟们都在酒吧,癞子,疤瘌他们都在,看到我来了,所有人都很开心,酒吧里有五六十个人,有生面孔,他们都围过来叫我飞哥,跟我混个脸熟。

  我也跟他们打招呼,跟他们喝酒,听他们吹牛,听他们在那个桑拿房里,五百块钱玩了个高等货,他们年纪都不大,十八九岁,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但是却过着乌烟瘴气的生活,不过我没有负罪感,所谓年少轻狂嘛。
  “飞哥,东西到手了。”赵奎在我耳边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