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听了一脸的惊讶,我也有点惊讶,这个人牛逼啊,妈的,居然说这样的话,看来有点硬底子啊,我说:“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她说:“对不起,我们老板出去进货了,先生,镯子还给你,欢迎下次光临。”
  我看着她推过来的镯子,还有那张笑脸,我就咬着嘴唇,有点意思,我把镯子拿起来,我说:“两百五十万?有意思。。。”
  我说完,猛然把镯子摔在了地上,立马镯子粉碎了,四分五裂,所有人看着镯子,都吓的花容失色,这砸的不是一只镯子,而是两百五十万。
  销售员看着我,一脸不服气的样,好像我欺负她似的,显得很委屈,但是我他妈才委屈,我花了两百五十万拿了一只镯子,他妈的有豁口,我找谁去?
  我说:“告诉你们老板,我邵飞来过,这件事,我们没完。”
  听到我的话,那个销售员爱理不理的,我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出去了,站在门口,我看着不少人对我指指点点的,还有治安巡逻队的丨警丨察过来,我心里非常的恼火,妈的,真想把这家店给砸了,但是这里有丨警丨察,珠宝街二十四小时有治安巡逻队的,没有人敢闹事的,真的能给你抓住。

  我看着治安巡逻队的人过来,说:“先生,有事吗?”
  我有点火了,但是还是笑着说:“没事,就是有点热,砸点钱消消火,我们马上就走。”
  他们听了,就看看我,没有说什么,我带着张奇跟杨瑞就走了,回到停车场,我把之前买的料子都拿出来看了一眼,妈的,没毛病,就那只镯子有毛病,我把料子给丢在车上,真的郁闷,我他妈的也有走眼的时候?
  不可能,那东西一目了然,怎么可能会看不到,我那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但是,一开始真的没有。
  “气死我,你看看他们都说什么,说我没钱也要壮阔,买瑕疵品,邵飞,你自己看看。。。”陈玲把手机给我,我看了一眼,很窝火。
  我把手机还给陈玲, 我说:“这件事没完,妈的,赵奎,给我找人盯着这家店,对了,找人,晚上把监控给我偷过来,什么情况,店里的监控一目了然,妈的,这口气,我咽不下。”
  赵奎点了点头,立马就打电话,陈玲瞪着我,说:“现在怎么办?”
  我说:“你先回去,回头我给你买最好的,一百多万的算什么?我给你买一千万的,一亿的都行。”
  我说完就添添嘴唇,陈玲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她说:“算了,这帮穷鬼,也不懂翡翠,我也懒得稀罕,给我买辆新车吧,把腾冲泉山湖那套度假别墅给我买一套。”
  我听着就心里滴血,我说:“那得多少钱?”
  “我咨询了,度假村的别墅,要五千多万吧,我要在温泉里自然生,网上都说,野外生产对孩子有好处。”陈玲认真的说着。
  我心里呸了一口,也不知道是那个傻逼说的,不过我也没话说,我说:“行,我给你买,不过,你早就咨询了,你早就想买了是不是?”
  “废话,你们男人靠的住吗?不趁着你们有钱的时候尽量给自己置办一点东西,谁知道你们什么时候破产,尤其是你这样的男人,我自己回去,忙你的去吧,对了,有时间跟我爸爸一起吃饭。”陈玲说。
  她说完,就不高兴的从张奇手里,把车钥匙拿走,然后开着车,风驰电掣的走了,张奇很惊讶的看着那宝马车的背影,说:“飞哥,嫂子真的牛逼啊,大肚子还他妈的开这么快,也不怕肚子里的小家伙晕车啊。”
  我瞪着张奇,他笑了起来,但是看着我们都严肃起来了,他就立马闭嘴了,一点都不好笑。

  我也挺担心的,陈玲车开的这么快,要是出事了,就麻烦了,她又回去了,我挠着头,女人啊,真的,难以捉摸。
  我上了车,说:“去盈江的民俗餐厅。”
  赵奎开着车,朝着餐厅去,他说:“飞哥,郭老板给我打电话了,他给我推荐了三款车,有兰博基尼,也有法拉利,还有阿斯顿马丁,价位都在四百万左右,全国限量,但是关税很高,到手的话,基本也要一千多万了。”
  “行,到时候我们去看车,让他准备吧。”我认真的说。
  有钱了就要花,要不然输了就可惜了。
  我们到了盈江边上的民俗餐厅,这里的人流量并不是很多,陈希死之后,就很少有人打理了,现在只能说是一间没有生意的餐厅,因为人的变动,马帮的生意走向,偏差了很多,从餐饮,夜场,转变到了赌石。
  我下了车,河风吹动我的头发,我看着田光站在河边,很落寞的感觉,我走过去,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石子,我说:“光哥,什么事?”
  “杀人。。。”

  我听到田光嘶哑的声音,就惊讶的看着他,我四处看了一眼,他的心情似乎很差,不知道是谁惹了他,不过不管谁惹他了,估计下场都不会好。
  “谁?”我问。
  田光戴上墨镜,朝着餐厅里走,我也跟着进去了,餐厅里都是傣家人的风格,木屋结构,看上去很有古风味,我跟着田光,进了后院,在后院的地窖里,我看到有人被拉出来,两个人,一胖一瘦,很惨。
  柱子搬着凳子,放在院子里,昏暗的灯光下,我站在田光身后,看着那两个人跪在地上,他们抬起头看着田光,脸色都很难看。
  老五,还有四眼,他们一直都没有死,而是被关进了这盈江边上的餐厅地窖里,这里本来就很偏,又关在地窖里,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他们。
  我说:“老五为什么还活着?”

  他早就应该死了,我真的不明白,田光为什么还留着他,虽然是兄弟,但是老五那一枪,差点把田光打死,就算是亲兄弟,也没得做了,所以,我很理解,以田光的这种性格,还能把老五留着。
  “飞哥,飞爷爷,饶我一命,饶过我一次,就一次,最后一次。。。”老五嘶哑着说着。
  我没有说话,这件事,我不会在插手,田光说:“老五,老头子跟我说过,要我带你混,他说,我就是个一条路走到黑的,你愿意走黑路,那就跟我走一样的路,将来,我们两个人死的时候,都可以死的痛快点,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杀我,我也没有想过,我会杀你。”
  老五看着田光,没说话,不过却笑了,不屑的笑了,我皱起了眉头,老五没有求田光,而是求我,这说明什么,老五知道,他求田光是没用的,他知道田光不会放过他。
  田光俯下身体,说:“我给你个机会,给你们两个机会,你们这两个叛徒,要帮我做一件事,做成了,你们就能活,只能活一个,谁活下来,谁帮我做这件事。。。”
  我听着田光的话,这一招真狠,我不知道田光是不是下不了手,但是这一招,可以帮他解决很多问题。
  但是,田光到底要他们做什么?
  人类社会最残忍的就是,给你不想选择的选择,然后让你在不想选择的选择中做一个选择,无论你选与不选,你都无法掌握你自己的命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