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39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了广仁的话,张松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再次开口说道:“广仁大方师您要和我谈谈方士同门的情谊吗?当初我位徐福大方师在问天楼做了将近百年的细作,结果连个方士的名分都没有混上。您这是要替徐福大方师收张松入方士门墙吗?”
  广仁刚才的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当初张松将问天楼的消息暗通徐福。最后徐福装傻,本来说好的收张松为徒。最后他连个方士的名分都没有得到。最后对方士一门心灰意冷,这才转身去求长生不老之法,最后把自己的性命也打了进去。算起来,张松丢掉性命这件事,根子却在徐福的身上。
  看到广仁被张松逼到哑口无言,饕餮再次开口说道:“这有什么为难的吗?这样。你们两位大方师不管去哪里,都带上我和张松。我们俩不给你们添乱,我怎么说也是真龙之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也能照应你们一下。说实话,张松小心眼把你们赖账。我和两位不熟,谁知道你们到底有没有玄武肉?别到时候随随便便勒死一条狗,给我一条狗腿就说是玄武腿了。”
  广仁有些后悔让他们俩上车了,现在张松和饕餮有些赖上他的意思了。龙蜕和玄武肉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原本是要等着燕哀侯的水陆法会结束之后。火山亲自取来送到他们俩的手上。谁也没有想到谷元秋、伊秧四神突然傻到,打乱了广仁的计划。
  现在谷元秋、伊秧应该也在寻找他们的下落,他们都是神祇,谁知道会不会已经在藏宝之所设下埋伏了?广仁不敢放火山去冒这个险,看着张松、饕餮死皮赖脸的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最后广仁也是豁出去了,最后索性答应了饕餮的提议。他们两位大方师加上后面三十多跟随徐福修炼几百年的方士,张松、饕餮完全没有耍花招的机会。
  看到广仁终于松口,饕餮马上变了一副表情。拉着两位大方师一个劲的打听什么时侯开饭,主食吃什么。肉菜是什么,配的什么酒。听到火山应付他几句之后,饕餮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它对车队的饮食十分的不满意。
  火山也是无奈,叫停了车队,让后面空出来一架马车专门让给这一人一龙种。不过就在他们俩下车的时侯,广仁突然想起来张松一开始说的话。当下请他暂留在车上,随后从怀里出来画着地图的绢帛,犹豫了一下之后,将绢帛一撕为二。把归不归画的半张地图交给了张松。说道:“徐福大方师当年也夸过你心智过人的,你来看看这幅地图,能看出来什么古怪吗?”

  “徐福大方师谬赞了,我哪里是什么心智过人,也就是被人坑的多了,多张了几个心眼。”说话的时侯,张松接过来半幅地图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到地图重点的时侯,他突然失声笑了起来。随后指着重点的位置说道:“这是谁家孩子的恶作剧?大方师您看看这出口是虚的,按着虚线走又回到了前面的岔路了。不是我说,那个倒霉孩子不是叫做归不归吧?”
  地图上面有虚线?广仁差不多已经能将地图背下来了,怎么不记得上面还有虚线?当下急急忙忙拿出来地图,看到终点出口的位置果然看到了一条几乎察觉不到的虚线,和张松说的一样,如果按着虚线来走的话,就回到之前的岔路上了。不过这虚线实在不易察觉,说是绢帛没有叠好,压印到了墨迹也说不清楚。
  地图是火山描绘的,当下广仁又将地图交给了自己的弟子。火山看到之后表情也跟着迷惑了起来。他描绘地图的时侯有些紧张,加上过了这么多年,火山自己都没有印象上面的虚线是不是自己画上的了。
  看着两位大方师默不作声的样子,饕餮有些不耐烦的拉着张松下了马车。对着脸色已经沉下来的广仁说道:“你们两位大方师自己研究吧,一会开饭的时侯跟厨子说,我们俩的吃食用不着他。多配二十个人的肉食,我们吃的东西自己来做。”
  这个时侯的广仁、火山都没有心思管这个,两个人都是紧锁眉头看着地图上面的虚线上。见到两位大方师没有心思搭理自己,张松很知趣的替广仁、火山关上了车门。随后和饕餮一起向着分给他们俩的马车走去。
  远离了广仁、火山的马车之后,饕餮突然冲着张松笑了一声,轻声说道:“那俩大方师还以为自己很聪明,最后到底还是喝了归不归的洗脚水了吧?”
  “洗脚水是洗脚水,不过不是那个老家伙的。”张松脸上露出来一丝古怪的笑容,顿了一下以后,他继续说道:“那道虚线是我自己用指甲扣的……”
  接下来行程当中,张松、饕餮一人一龙种也加入到了队伍当中。火山将他们俩的马车安排在车队靠后的位置上,有意的隔开了和他们的距离。不过他们俩似乎赖上了就行,加入了队伍之后只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走,从来没有打听过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在什么地方。除了饕餮对吃食完全不将就之外,其他的没有一点异常的地方。

  饕餮对饮食的讲究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这位龙种见过一次车队的饮食之外。便没有搭伙的意思。每次吃饭的时侯张松、饕餮都是自己开火做饭,它不愧是最会吃的龙种,加入车队之后的当天便将他们的车厢隔出来一半的空间。在车厢里面支上炉子和锅,从此之后他们二人的车厢当中便一直都有吃喝的异香飘出来。而且饕餮的食粮惊人,它自己就能抵得过二三十个壮汉的饭量。好在泗水号的两位东家尽力巴结两位东家,一应的吃食都是准备五六倍的分量,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好材料。

  烹调不将就,吃的时侯这位龙种更加不将就。包括广仁在内的众方士,到了吃饭的饭点。都是厨子将吃食送到马车上,众人随便对付一口也就得了。但是饕餮用餐的时侯也显出来了龙种的气势。
  饕餮将刘喜、孙小川为两位大方师准备的餐桌找了出来,依次摆放好全套的金玉餐具。随后将做好的菜肴按着顺序放在在餐桌上。这时候众方士才看到了一路上异香扑鼻的出处,一桌子七八个加了几倍分量的菜肴摆在了桌子上。每个菜肴都给张松拨出来一点点之后,这位龙种便开始守着餐桌大快朵颐起来。看的众方士最后养成了习惯。没到吃饭的点便扒着车窗,看着饕餮摆出来的那一大桌子菜肴,看着龙种做出来异香扑鼻的菜肴下饭。

  就这样,半个月之后,车队终于到了这次之行的目的地,位于战乱梁、晋边界的玉顶山山脚之下。玉顶山的山顶常年堆满了积雪,远远的看着就好像是山顶扣着一块无暇美玉一般因此得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