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7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刚拉回来的小媳妇,要是走了,岂不被家里人笑话?顾秋还是用老办法,把从彤抓起来,抱住她。
  “别这样行吗?老婆!”

  从彤是真的很生气,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她觉得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应该有欺骗。尽管这种欺骗是善意的。自从踏进这座小院,从彤的思绪完全固化了,她没办法左右自己。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万千少女梦寐以求的王子。在来东华省之前,她一直在心里想,该如何做好一个未来儿媳妇应该做的事,自己是不是应该放下平时的那种大小姐架子,降低身份,把自己跟他们放在同一平台上。
  可眼前的巨大差距,让她信心崩溃,顾秋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从彤挣扎着,推开顾秋,“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顾秋发现,她的眼眶里,已经有了泪水,显然是禁受不了这种心灵上的冲击。一路上从彤不是说了吗?要把自己多年的积蓄,拿出二万块钱来给自己父母。
  这份心思,的确很难得了。换了一般的女孩子,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她们甚至想都不会去想。

  但是从彤,她想到的不是得到,而是付出。
  顾秋死死抱住她,“你听我说,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一切。”
  从彤泪眼朦胧,“你还有一次解释的机会。如果再敷衍我,我跟你绝交!”
  顾秋用力抱着住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实话告诉你,我爷爷是一名部级干部,只不过他已经退休了。我跟你说的大伯,是我大爷爷的儿子,大爷爷在战争中牺牲,爷爷就将他过继过来。”
  “如此一来,我爸就成了老二,二叔成了老三。还有一个姑妈,我们这个家族很大的,这些我都跟你说过。你说要给他们买礼物,人太多了,买不过来,我不是阻止你了吗?”
  从彤的眼眶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你骗人,根本就没有告诉我过,你家里的情况。我妈妈问起你,你一直说,你是下岗工人的儿子。亏了我还在心里想,该怎么帮助你父母,能过上好一点的生活。毕竟现在我们有条件了,可以帮助他们。没想到,我所有的梦想,都只是一个笑话,一个幼稚可笑的想法。”

  顾秋说,“不是的,你不知道我们家的规矩。爷爷对我们这些人很严格,象我的堂兄弟,就有八个,还有几个堂妹什么的。跟我一样被扔到外省去独自闯荡的,我不是第一个,在我前面,已经有了四位堂兄,他们都在其他的地方,过着跟我一样的日子。没有任何外力,只能靠自己努力打拼。这也是我们顾家,独有的一种培养人才的方式吧。只有等我们混到一定的级别,有了实力,爷爷才会接受我们的回归。如果不是这次二哥要订婚了,我暂时也不会回来。你想想,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吗?”

  顾秋道:“大伯是一家之方,爷爷基本不管事了,但是大小事情,还是得请示他。大伯是邻省省长,二叔也是江北省常委,我爸是东华省委秘书长,我妈其实是军区政委少将级别。就这些了,没其他的。”
  从彤听到这些,一颗芳心颤颤,在安平,一个县长,县委书记都那么手了。汤立业时期,他一手遮天,他说了算。在安平没有人敢跟他顶撞。
  很多安平人都知道汤立业这号人物,连何汉阳也不得不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沉寂了二年之久。如果没有顾秋的出现,也许他还窝在那里,默默无闻。
  老爸四十多岁了,为了争一个副县长的位置,差点入了监狱,而顾秋一家人,竟然有三位常委。
  三个随手可以捏死几百个县委书记的省委常委。从彤无法想象心中的这种震撼。
  有了这个结果,她终于明白,顾秋为什么在选礼物的时候,要选那种看起来,很荒诞不经的礼物。
  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给他老爸买的打火机,还有给他老妈买的保养品。从彤想,就是自己这些几千块钱的东西,在人家眼里,恐怕也形同垃圾。

  顾秋妈的姿色,估计不会用这些大陆产品。刚才她看到顾秋叫她妈的时候,从彤心里那份惊讶,简直无法言寓。
  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七八岁的年轻妈妈,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婆婆?从彤推开顾秋,“你不要拉我,让我静一下。”
  她还是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变化,心里总是无法平静。
  顾秋道:“别闹,彤彤,等下让人看笑话呢?我那几个堂妹,一个个都是鬼怪精灵的,要是让她们知道你在哭,那可有得玩了。”
  从彤撇着嘴,“不要你管,我要回去。”
  顾秋急了,又抱住她,“好了,好了,这件事情回去再说,你想怎么样都行,但是在这里,千万别小孩子脾气,知道吗?明天二哥订婚,大喜的日子,你一定要笑,其实你笑的时候,最漂亮了,你看你看,漂亮吧!”
  从彤根本就没有心思跟他开玩笑,她脑子里很乱,她只想到,如果自己以后跟顾秋在一起,怎么适应这种环境。

  如此庞大的一个家族,简直就是古代有深宫大院,想到这里,从彤越发有些紧张。
  不知为什么,从彤总是想哭。
  有人说,她应该高兴才对,嫁了这样的人家,她父母应该很高兴,这可是豪门啊!
  豪门,多少女孩子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豪门梦吧!
  但是,当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的时候,你是否承受得了?
  只要想到这些,她就觉得顾秋有些可恶,真的可恶,不是一般的可恶。
  她拼命地推开顾秋,“你出去,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会。”

  顾秋见她这模样,不由有些怜惜。
  他真的没想到从彤会是这样的反应,看来从彤真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子,跟她妈妈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性格。
  想到从彤在路上说的话,要给父母买东西,要对他们好一点,要给他们钱,让他们的日子有些改善,顾秋突然有种负罪感。自己带给她的,不是惊喜,而是欺骗。
  抹了一把从彤洁白脸上的泪水,“好吧,我先出去,你可不要乱跑。有什么事就叫我!”

  “才不叫你呢!”
  从彤真的生气了,气鼓鼓的。看到顾秋走开,关上门,她一屁股坐在床上,越想心里就越气。
  我要给陈燕姐打个电话,揭这个家伙的大骗局。
  陈燕终于忙完了,又成功签下了一个价值几千万的投资。累得不行的她,正在家里休息。
  接到从彤的电话,从彤第一句话就是很委屈的说,“陈燕姐——”
  语气里那种委屈,让陈燕都吓了一跳,她知道从彤和顾秋回老家了,难道发生什么事了?
  陈燕紧张地问,“从彤,怎么啦?”
  “呜呜——”
  从彤在电话里哭,陈燕这下可真懵了,“从彤,从彤,你不要吓我啊!到底怎么啦?顾秋呢?”
  “不要提这个大坏蛋了,他是个骗子,一个大骗子,他骗了我们。骗了我们大家,骗了我们所有人。”
  陈燕道:“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