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30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柏南修靠着墙站着,一个穿着暗花裙的女人微仰着头好像是在打量屋里的陈设,两个人都在笑,很开心的样子。
  “……”
  “你回来啦!”柏南修还没等凌柯张口,就迎着她走了过来,“快进来,我来跟你介绍。”
  他说着拉着凌柯走到女人旁边。
  凌柯想你要是敢说她是你曾经爱过的女人,她保证会用眼光杀死他。
  “这是我姐,柏南沁!”
  柏南沁三个字一出,凌柯整个人都僵住了。

  天呀,是他姐姐!可是刚才她进来的时候好像面露了杀气,这下怎么办?
  方爱玲!什么破推理!
  “快喊人呀!”柏南修搂了搂凌柯的肩。
  凌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喊了一声姐姐。
  柏南沁含笑着上下打量着凌柯,随后拿眼翻了一下柏南修。“怪不得一直不找,原来早就瞅住了一个可人儿,南修,你可真是深藏不露!”
  柏南修只是笑。
  柏南沁上前拉起凌柯的手,“我能叫你凌柯吗?”
  凌柯连忙点头,“姐姐随便叫,小凌、小柯、凌柯都可以。”

  “其实的我可不敢叫,南修有个习惯,对自己的东西喜欢起个特有的称呼,我怕叫错了他会生气。”
  凌柯看向柏南修。
  柏南修平静如水地警告柏南沁,“姐,你太多话了。”
  柏南沁又是笑,她拉着凌柯坐到沙发上,开始说柏南修,“我这个弟弟呀,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少。”

  “不会,他话挺多的。”起码这段时间话挺多。
  “是吗?”柏南沁又朝柏南修一笑,“真看不出,南修你也有改变的时候。”
  柏南修依然平静如水。
  凌柯看看茶几,见上面空空如洗,于是站起来对柏南沁说道,“姐,你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泡咖啡。”
  柏南沁含笑点头。
  凌柯去了厨房,烧上水然后从茶边柜里拿出咖啡与咖啡杯。见客厅里柏氏姐弟开始聊天,她小心翼翼地关上厨房的门,马上给方爱玲发了短信。
  凌柯:“柏南修的姐姐来了!”
  方爱玲:“姐姐?你是说录音里的那个柏南沁?”
  凌柯:“是呀,他姐姐长得好漂亮,简直像电影里的大明星,重点是她就是刚才坐在柏南修车里的女人!”
  方爱玲:“……”
  凌柯:“方爱玲,你的推理,零分!”
  方爱玲:“你还嘲笑我,刚才缩头缩脑的是谁呀,是姐姐了不起呀,你嫁给别人四个月了,连老公开车载着姐姐都不知道,笨蛋凌柯,表白吧!”
  壶里的水开了,凌柯收了手机,为柏氏姐弟精心冲调了咖啡。

  客厅里,凌柯把咖啡送到柏南沁面前后,柏南修就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继续对柏南沁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回来吧,国外再好一个人总是让人担心。”
  柏南沁摇摇头,“我不想回来,回来后又不知道被安排跟谁结婚。我一个人在澳大利亚挺好的,经营一个小花场,每天都很充实。”
  柏南沁说这些话时,目光并没有多少幸福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里面很空洞,有悲伤。
  柏南修叹了口气,“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劝了,铭儿的事我会竭尽全力,到时候会让你们母子团聚的。”
  柏南沁嗯了一声,有滴泪落了下来。
  凌柯坐在一旁,再傻也能听出柏氏姐弟的聊天内容指的是什么。
  铭儿?那个孩子的名字,他是柏南沁的孩子!

  哦,天呀,多亏今天早上管住了嘴,要不然就误会了柏南修。
  关于柏南沁是柏家的禁忌。顾慕生好像这样说过,面前这个优雅美丽的姑姐七年前在她身上一定发生过什么。
  凌柯很好奇,但是她不会问,谁问谁死的座佑铭,她觉得还是牢记一点好。
  柏氏姐弟又聊了一些帝都的情况,无非是父母怎么样,外公的身体怎么样之类的。
  天色渐晚,凌柯站起来对柏南沁说道,“姐,你跟柏南修坐着聊会,我去做晚饭。”
  柏南沁连忙推辞,“不用了,我晚上十点的飞机,去机场吃就行了。”
  “十点的飞机。你要回澳大利亚吗?”
  “是的,这次回来我主要是祝贺南修结婚。”柏南沁看向柏南修与凌柯,“当时知道你们结婚的消息我还吓了一跳。”
  柏南沁说完叹了口气,对柏南修说道,“看来还是你比我执着。不过,一直以来你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我……”
  说着,她捂住嘴又想落泪。
  柏南修过去抱住自己的姐姐,轻声安慰,“都过去了,重要的是现在!”
  柏南沁抬起头擦干了泪。
  凌柯不知道柏南沁为什么会哭,但是看她难过,凌柯心里也不好受,她站到柏南修身边安慰似地握住了柏南沁的手。

  柏南沁展颜一笑,“瞧我,怎么老想哭,肯定是你们两人太相配了让我忍不住羡慕,这是嫉妒的眼泪。”
  凌柯跟着笑了起来。
  “我走啦,过一段时间我再来看你们。”柏南沁说着就准备告辞。
  凌柯还想留她下来吃饭,姐姐第一次登门就这样走了,她有些过意不去,更何况她刚进门的时候还吹胡子瞪眼。

  柏南修没有挽留,他对柏南沁说道,“我让嘉宇送你。”
  柏南沁连忙摆手,“别别别,别让他送,我上次来就够麻烦他了。”
  “可是人家想送。”柏南修指指楼下,“他已经开车过来啦!”
  “啊!”柏南沁慌了一下,“这样的话,还不如你送我去机场。”

  “那不行,我还要在家做晚饭给凌柯吃,让你留你又不留,所以只好派个人来送了。”
  “南修!”柏南沁娇嗔,像似在生气但是眉宇间却有害羞的模样。
  柏南修微微一笑,“去吧,请他吃顿饭,感谢一下,你不是麻烦过人家吗?”
  凌柯站在柏南修身侧,微侧着头看着他,她总觉得他有阴谋!
  柏南沁哼了一声,“你呀,平时不说话,一说话还真让人不好反驳。算了,到时候我教凌柯来收拾你!”

  “我!”凌柯指指自己,她可没有收拾柏南修的技能,就算教也不敢学!
  “别听她的。”柏南修把凌柯拉到身后,说道,“我姐从小都收拾不了我,她教的内容无非就是哭鼻子。”
  “臭小子!”柏南沁作势伸了一下手,但并没有打过来。她再次看着柏南修与凌柯说道,“你们一定要幸福,只有你们过的幸福,妈妈她才会知道她错了。”
  “我们会的。”

  送走柏南沁,柏南修开始秋后算帐,“柯宝,你为什么在站台前看到我的车就跑?”
  凌柯没有想到他居然看到了她,一时语塞,说了好几个我都没有我出一个所以然来。
  “你也不跟我打电话,而且这么久才回家,干嘛去了?”柏南修继续问。
  凌柯低下头弱弱地回了一句,“我以为你搞外遇,跟方爱玲想对策去了。”

  “结果呢?”
  “结果发现她是姐姐。”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想的对策呢?”
  “准备回来跟你吵架,然后……”
  柏南修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抱起了双臂,“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形象吗?”
  “……”
  “结婚四个月就搞外遇?我那里找得像外遇男?”

  凌柯用手指划了一下自己的脸,“那里都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