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婚,原因很简单,夫妻生活不协调》
第29节

作者: 花生奶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凌柯没有说话,因为她看见柏南修车里坐着一个女人,低着头似乎在哭,而柏南修侧一边让车滑行一边给她递过了纸巾。
  他的注意力全在女人身上,根本没有发现站在站台上的凌柯与方爱玲。
  车里的女人没有接柏南修递过来的纸,而且一头栽进柏南修怀里,哭得更厉害。
  柏南修被人抱住,只好停了车。
  凌柯见状,连忙拉起方爱玲就朝人多的地方挤,然后直接奔到了地下通道内。
  方爱玲不解,“怎么回事,车上的女人是谁?”
  凌柯的脸色有些惨白,“我也不知道,我不认识她。”
  “是不是对方家里有什么事,柏南修开车送她?”方爱玲分析。
  凌柯又想起那个她准备遗忘的问题,柏南修在找一个孩子。
  会不会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
  NO,NO,NO,千万不能这样想,柏南修不会犯这种错误,他是禁欲系男神,是高冷王子。
  天呀,可是她完全不了解他的过去!
  这也太糟心了!
  方爱玲把头探出地下通道看向站台,然后说道,“他走了!”
  凌柯松了口气。
  “你松什么气,现在是你老公开车安慰一个不知名的女人,你应该着急才行,怎么像似你生怕他看到你似的。”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发现他的问题。”
  “为什么?”
  凌柯想,是呀,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想让柏南修知道她用录音笔了解内幕,为什么她明明听到电话内容又要假装不知道。
  为什么?
  “我不想失去他!”凌柯对方爱玲说道,“我喜欢他!”
  对,就是这个原因。
  她提过一次离婚,如果再犹豫再纠结甚至于找他胡闹,她可能被他踢出局。
  “如果你半途而废,我不会再原谅你!”
  她无路可退,所以只能装聋作哑!
  方爱玲看了看站台又转过头看了看凌柯。
  “我发现你有问题,凌柯,你开始自卑了。”

  凌柯低下头不说话,方爱玲说的很对,她可能自卑了。
  话说,嫁给这样的男人,谁不自卑,她这是正常情绪。
  “自卑是爱情最大的敌人,你这样会让柏南修无力适从的。”
  “……”凌柯听不懂方爱玲的金玉良言,她爱柏南修不想让他为难,这也让他无力适从?
  难道大吵大闹,问他是不是有私生子,他就适从了?
  什么逻辑!
  “哎,你还别不屑。我可是过来人,谈过的恋爱比你经历的考试还多,对待刚才这种自家男人在街上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时,你一定要回家让他老实交待,要不然,他会升天的!”
  “方爱玲,柏南修可是跟你买了一个品牌包!”凌柯提醒。
  “就是因为他买了包我才要这样教育你,他都这样对你闺蜜了,你还不知道他的心,你这样爱他不觉得心里堵得慌吗?”
  凌柯承认,是挺堵的。
  “不过我会自我调节。”
  “算了吧,你的自我调节就是眼不见心不烦,这是调节吗?这是自欺欺人。凌柯,你之前是什么样现在也应该是什么样,不要委屈求全,婚姻不是委屈求全!”
  “好吧,”凌柯从包里拿出录音笔,“你听完这些,告诉我怎么做才不是委出求全!”
  听完录音,方爱玲沉默了很久才说道,“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柏南修谈谈。”

  “我也想过要跟他谈谈,可是怎么谈?这些信息我分析过,柏南修搞大尹依肚子的事不成立,但是柏南修跟他妈有矛盾,我可以肯定,具体是什么矛盾我不知道。还有,柏南修确实要找个孩子。”
  “还有个神秘女人!”
  “对。”
  “你说会不会是柏南修以前爱上了一个他们家不能接受的女人,然后跟她有了孩子,最后他妈妈为了分开他们,把孩子抱走了!”
  方爱玲话音一落,凌柯整个人就惊呆了。
  方爱玲的推理简直天衣无缝。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柏南修为什么会离开帝都来S市,也能解释柏南修跟他妈妈之间的矛盾,更能解释柏南修为什么要找那个孩子。
  哭泣的女人是他爱的人,也是他想保护的人!
  这天衣无缝的推理真像一把刀,戳进了凌柯的心。
  她竟无言以对!

  “也许柏南修压根就没有孩子,他找这个孩子说不准是为了帮助失孤家庭,像什么寻孤组织里的义工就会帮人找小孩。”方爱玲又说。
  凌柯扭过头看方爱玲,她推理的跨越这么大,拿不拿别人的感受当感受?
  “我回去了!”凌柯拎包走人。
  方爱玲一把逮住她,“别呀,我不是在帮你分析吗,你走了我跟谁说去。”
  “你说的这些让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本来我是想睁只眼闭只眼,必竟他的这些事是跟我结婚之前发生的,不管是真是假都跟我没有关系。”
  “说得轻巧,怀孕呀孩子呀这乱七八糟的事情你闭只眼就能过去吗?”方爱玲摇摇头,“凌柯,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你的性格我还不知道,表面上当无所谓其实内心根本放不下。”
  凌柯不说话了,方爱玲说的很对,她放不下柏南修,要说昨天以前她何许会潇洒一下,但是过了昨晚,他成为她的男人,再放手就不会那么轻松。
  “要不你回去探一探柏南修的口风。”方爱玲建议道,“就装作不经意问他今天下午跟谁在一起,如果他撒谎,你就表个态吧!”
  凌柯点点头,转身离开了方爱玲的出租屋。
  在回家的路上,凌柯想了很多,从喜欢上柏南修到拿户口本让他娶她,她觉得在这段关系里她总是不断的在猜疑。
  她原本不是这样的人,从小到大她很讨厌去猜别人的心思,为什么爱上一个人后就变成了这样?
  “他喜欢我吗?对于他来说,我算什么?”

  这些问题都烦死她了!
  嫁一个自己爱的人不是应该开心吗?为什么她要这么憋屈这么烦,这样下去她继续这段婚姻的勇气是什么?
  算了,既然要问,那就直接问。
  “我看到你今天下午跟一个女人在一起,你不是在开会吗?”
  这样多霸气。
  好,就这样办!
  凌柯打定主意后马上变得意气风发,她下了公交车开始大步朝家走,心里反反复复地排练接下来要跟柏南修讲的话。
  她甚至还在考虑,柏南修等一下回来时,她该摆什么脸色,是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还是站在客厅里叉着腰。
  从气质上来讲,坐在沙发上翘二郎腿更优雅一些,叉腰站着有点像母老虎。
  这样想着想着她就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刚推开就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
  “我好喜欢这样的家!”
  呃?柏南修把人带到家里来了,他——什么意思?
  凌柯的愤怒值瞬间升高,她喜欢柏南修没错,她想委屈求全没错,可是他也不能仗着她对他的喜欢就把女人往家里带!
  好,今天就来个鱼死网破!
  凌柯把钥匙用力地甩进钥匙盘,气势汹汹地进了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