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5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乱,而是抓着李瑜到了浴室,我打开水龙头,朝着她身上浇水,然后把所有的毛巾都拿出来,然后捂在李瑜的嘴上,她咳嗽的很厉害,是吸入了浓烟的缘故。
  有时候火灾中死去的人并不是被烧死的,更多的是被呛死的,我做完这一切,赶紧的就捂着口鼻朝着窗户去,到了窗台前,我看着楼下,妈的,好高,十层楼,下面的人群已经开始疏散了,可见酒店的人已经发现了火灾。
  我皱起了眉头,我朝着下面喊:“来帮我开门,快点,帮我开门。。。”
  楼下太慌乱了,我的喊声像是微弱的风声一样,被脚步声给淹没,我心里很着急,但是我告诉我自己,千万不能乱,否则我就死定了。
  我舔着嘴唇,不可能跳下去的,跳下去必死无疑,我回头看着那熊熊梦燃烧起来的大火,我没有任何办法,灭火器外面有,消防斧也在外面,但是现在没有人能帮我开门,我的房门在外面被卡死了。
  我草你妈的,这是谁?想要烧死我。。。
  我跑到厕所去,李瑜很慌乱,但是依然保持着镇定,她问我:“我们会死吗?”
  “不会的,我邵飞不会死在缅甸这个穷乡僻壤。。。”

  我愤怒的说了一句,我突然看到了浴缸,我急忙疯狂的扯拽着浴缸,想要把浴缸给扯下来,我扯了几下,浴缸松动了,妈的,仰光酒店的设施太陈旧了,浴缸都轻易的被我扯动了,我把棉被盖在身上,都是水,我推着浴缸,来到了外面,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憋气,推着浴缸就朝着房门去撞。
  大门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我这么一撞,大门被撞出来一个大口子,我顿时心中狂喜,我拽着浴缸往回走,浴缸很重,我又不能呼吸,我憋的要死,刚走回去,我突然听到外面有动静,好像是有人在砍房门。
  我听到咚咚咚的声音,我就喊:“快点,快点,老子还没死。。。”
  我说完就咳嗽了起来,浓烟太密了,我吸了一口浓烟,整个人都快被呛死了,我赶紧去浴室,拿着润水的毛巾放在鼻子上吸了口气,然后咳嗽起来,我看着毛巾,都是乌黑的烟尘。

  突然,我听到有人喊:“飞哥快出来。。。”
  是赵奎的声音,我赶紧走出去,朝着外面要跑,我身上裹着棉被,我跑到门口,看到了赵奎他们在外面,好像只有这一间房间着火了,我没有看到外面有大火。
  我想要跑出去,但是我突然听到李瑜的声音,她喊:“邵飞。。。”
  我急忙回头,我看着李瑜,他倒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我咬着牙,赵奎喊:“别管他了,快。。。”
  我看着咳嗽的李瑜,很惨,如果我再不走,我会跟李瑜一样,但是我回头了,我朝着李瑜狂奔,我把棉被盖在李瑜的身上,然后一卷,他整个人就被卷在了里面,我跑到浴室拿着毛巾捂着嘴,把李瑜扛起来,这个时候轻飘飘的李瑜变得很重。
  我没办法只好把他放在浴缸里,把毛巾朝着脸上一裹,推着浴缸就朝着外面跑,浴缸被我推动了,很快浴缸就被推到了门口,我朝着里面一跳,我看着赵奎跟张奇一把拽着浴缸,他们三个人合力,直接把我们拽住去了。
  当我出来了,我剧烈的咳嗽起来,整个人憋的快要死了,我赶紧站起来,赵奎跟杨瑞两个人把李瑜给抬起来,我们快速的朝着楼下走。
  “妈的,有人要杀我。。。”我愤怒的说着。

  赵奎说:“是的飞哥,你的门被人用胶布封死了,在外面有人倒了汽油,我们刚喝完酒,下来找你,突然就看到失火了,还好杨瑞说找你商量点事,要不然,就危险了。”
  我咳嗽着,问:“现在几点?”
  “刚过十二点飞哥。。。”赵奎一边走一边说。
  我有点惊讶,才刚过十二点,我刚入睡吗?刚睡下就有人要放火烧我,妈的,一定是来参加宴会的人干的,否则,他们不知道我的具体作息,我草你妈的。。。

  我们快速的到了楼下,楼下都是人,消防车开进来了,我看到救护车也在,我把李瑜拉出来,我看着李瑜已经昏迷了,赶紧就把他啊送上救护车。
  看着救护车离开,我咬着牙,田光他们都过来了,还有丨警丨察,他们要带田光他们去问话,可能是关于火灾的问题。
  因为昨天我们马帮在酒店里庆祝,而且放了那么大的烟花,所以火灾的原因,有可能就是我们马帮造成的。
  我们很配合,去了丨警丨察局,马帮的人都由阿福去安抚,主要是我们这些负责人过去,到了警局,他们随便问了一点事情,我就说我在睡觉,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
  丨警丨察也问不出什么,就放了我们,我们在丨警丨察局呆了一晚上,到了天亮,才有车过来接我们,我们走出丨警丨察局,看到丁瑞在外面,我知道,一定是丁瑞在从中调解,了解。
  “丁先生。。。”我跟丁瑞握手问好说。
  丁瑞点点头,说:“对不起邵先生,昨天晚上的火灾已经调查清楚了,有人为的在纵火,而且是针对你的。”
  我点了点头,他说:“这件事,如果你要追究的话,我可以跟警署的人沟通,让他们尽快侦查破案,把凶手抓出来,这也关系到我们缅甸的声誉。”
  我说:“那就谢谢丁先生了,我还有事,马上就离开缅甸,等合作的事情,下次在来商议吧。”
  “可以,但是邵先生,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丁瑞严肃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什么事?丁先生尽管说。”
  “昨天,有人目击到我们政府军通缉的犯人,出现在你们酒店聚会当中,这个人叫做魏敏,是魏武的儿子,虽然魏武已经与政府军达成了某种和解,但是他的这个儿子,并不在我们的保护范围内,而且,还是危险人物,我希望邵先生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厉害。”丁瑞严肃的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知道了丁先生,我会注意的。”

  他笑了笑,跟我握手,然后就上了车,我捏着喉咙,看着我们的车来了,赵奎他们就给我打开车门,我坐了进去,我们的车队离开丨警丨察局,直接朝着码头开,赵奎说:“飞哥,为了安全,阿福昨天已经把我们的人都用船送走了,今天我们也走水路!”
  日期:2017-08-2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