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5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笑了起来,看着我身边的李瑜,眼睛朝着他的胸部瞄,这让李瑜很不舒服,朝着我靠近了一下,但是魏敏似乎没有在意,又肆无忌惮的看着李瑜的腿,这让我很不舒服。
  但是我奔着跟他合作的心态,我就说:“二哥,楼上请。”
  魏敏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小弟,阿爸,我们上去吧。”

  他说着就去搀扶老杂毛,我看着有点惊讶,这个魏敏厉害啊,举手投足之间,都表现了对老杂毛的关怀,难怪老杂毛要把他留在身边,这就是魏敏跟太子的区别,一个善于阿谀奉承,一个只是刚正不阿,但是在老杂毛身边,太子肯定会吃亏的。
  我拉着李瑜,看着他们上楼去,李瑜小声的说:“我不喜欢这个人,侵略性太强,而且肆无忌惮,一点礼貌都没有,我觉得,他的一切都隐藏在内心里,而表现上看着让人觉得他是个好人,但是内心一定很阴暗。”
  李瑜的评价,让我认识到了太子说的话,他的二哥,真的是个难对付的人,我们一起上楼,来到了我们包场的餐厅,在门口,我看到了田光跟马帮的一帮原来都在,我有点意外,我看着田光,他对我点了点头,我知道是他特意让他们出来迎接的。
  “这是我们马帮的现任总锅头田光,这是魏武先生,东马的总锅头。”我介绍说。
  田光很有礼貌的伸出手,老杂毛也没有客气,跟他握手,说:“马武死了,我也就无所谓了,当年跟马帮的恩怨,就是全凭那一口气,我是个杂种,没关系,但是你也不能赶尽杀绝吧?至少给我一口饭吃吧?你永远都不知道我阿妈跟我阿爸带着我到缅甸的时候,那时候,吃屎都没有人拉给你吃,真的惨,都是马武跟他老子逼的,当初哪怕是把我们留在内地,我们都不会那么惨。”
  老杂毛上来就把恩怨说出来,看上去是兴师问罪,但是其实是一件好事,这说明他真的放开了,所以他说出来,就是想要化解。
  “被人带了绿帽子,谁还能有那么好的脾气?你们活着,就感恩戴德吧,陈年旧事了,也懒得提了,现在都他妈一把年纪了,在说出来,就显得有点拿不起放不下了,我们马帮是放下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放下?”马文站出来说。
  这件事他是最有资格说话的,所以他当仁不让,马文也算是做了他应该做的事,算是有担当了。

  “我要是放不下,哼,今天就不是来吃饭了,而是带着军队,来把你们都突突突了,说实在的,当年让你们马帮灭帮,我已经出气了,无所谓了。”老杂毛大气的说着。
  我听着就拍手,我说:“那就好,大家既然都没有意见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今天我们高层都在,我觉得,是不是让马帮一统?合则两利好,分则有弊端,大家合作赚钱,我觉得才是最好的办法。”
  对于我的话,老杂毛显得有点不高兴,说:“什么玩意,老子当年为什么要灭马帮?现在还要跟他们合并?”
  对于老杂毛的话,我有点意外,但是还没说话,魏敏就说:“阿爸,我觉得小弟说的很对,我们合则两利。”
  我有点意外,没想到魏敏会这么说,我以为他也不同意的,毕竟,会让太子壮大,但是我更惊讶的是老杂毛。
  他说:“你觉得有利?那就有利吧,这件事交给老三去办吧。”
  魏敏在老杂毛心里的地位真高,一句话,就让他改变了态度,我笑了笑,看着魏敏,他立马说:“我听说我小弟在马帮的贡献最大,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不是我小弟做总锅头,而是一个我没有听说过的人在坐这个位置呢?”
  魏敏的话让我一愣,让马帮所有人都为之一愣,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一问。
  这是什么意思?
  我曾经说过,烟花的没与震撼,都是短暂的,所有的人和事物还有团体都一样,没有不败的团体,时间是唯一的敌人,不管你如何牛逼,在时间的打磨之下,你终究会有散的那一天。
  但是田光的心态就是,不管他什么时候解散,但是,在我这个时代,我就要做到我就是最牛逼的。

  烟花震撼了所有人,也把气氛推到了高丨潮丨,庆祝会开始了,喝酒,吃饭,这是庆祝会少不了的,马帮的人都很有素质,唯一没有素质的人是马炮,他让酒店的人,找来了很多跳舞的舞女,把气氛推到了一种低俗的浪潮。
  但是他开心就好,我们也不管。
  “李小姐,可以一起跳一只舞吗?”
  我们正谈话呢,看到起身来到李瑜身边的男人,是魏敏,我看着李瑜,她说:“不了,我不会。。。”
  “李小姐,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我在美国呆过一段时间,舞蹈很棒的,绝对能教会你。”魏敏说。

  我看着魏敏,他好像很强烈的要邀请李瑜跳舞,我也没有说话,只是端起了酒杯,李瑜说:“对不起,魏先生,我没有兴趣。”
  “噢,那李小姐,是不给我面子咯?哼,在西方礼仪中,男人邀请女人跳舞,如果女方不答应,这是很没有教养的方式,李小姐应该不是没有教养的人吧?”魏敏笑着问。
  我听着就添了添嘴唇,看着李瑜,我想说什么但是李瑜按住我的手,她说:“是吗?我在西方留学七年,我怎么没有听过这种说法,我只知道,希望的礼仪中,男人死缠烂打是一种低级的求偶表现,只有禽兽,才会用自以为是高端但是其实是下三滥的方式来求偶。”
  “你说我是禽兽?”魏敏脸色有点难看的说着。
  我笑着站起来,我说:“对不起二哥,李瑜请吧。”
  我说着就拉着李瑜站起来,她微笑了一下,跟着我朝着舞池走过去,魏敏走过来拦住我,说:“小弟,我有个要求可以吗?”
  “说吧。”我笑着说。
  虽然我已经打定主意不跟魏敏合作了,但是我还是会保持风度的,他靠近我,贴着我耳朵说:“把这个女人让给我,我对她很感兴趣,我知道,你在阿爸这里,想要讨一点好处,我也知道,你栽培那个傻子的用意,你就是要赚钱,只要你把这个女人给我,一晚上,我让你所有的事情都变得轻松起来,而且,跟我合作,比跟那个傻子合作愉快的多。”
  我听着魏敏的话,咬着嘴唇,魏敏说完,就看着我,抱着我的肩膀,说:“划算吧?”
  我笑了笑,我没有说话,握起拳头,朝着魏敏的脸颊就狠狠的打了一拳,我这一拳,直接打的魏敏接连后退,捂着脸,我这一拳打的很用力,我瞪着魏敏,他直起腰来,看着我,觉得不可思议,他或许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打他吧,我看着魏敏,走了过去,但是很快走过来很多人,有人拉着我,我没有在动了。

  老杂毛他们也过来了,看着我,老杂毛说:“发什么事了?邵飞你为什么要动手呢?我非常不喜欢,知道吗?”
  我刚想说话,魏敏就说:“阿爸,没事,我就是想请李瑜小姐跳个舞,但是没想到小弟这么激烈,没事。。。”
  “跳舞?女人嘛,跳个舞怎么了?邵飞?不要这么小气嘛?”老杂毛不高兴的说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