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4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瑜过来,坐在我身边,说:“看来,你赢了。”
  “什么叫我赢了?是我们赢了,我们。。。”我紧紧握着李瑜的手说。
  李瑜看着我,眼神很复杂,她说:“我以为我能看透你,但是我觉得我一点都看不透你,有时候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太疯狂,也是个薄情寡义的人,让人很心痛,但是,总是在最后,才给人温暖,你是害怕吗?所以之前你才让我走?”
  我没有看李瑜,不想把我的感情表达出来,我也不想让她看穿我,我没有在说话。
  李瑜苦笑了一下,说:“你总是有一种谜一样的气质,算了,我不问了,你告诉我,这块料子,我们能赚多少?”
  我很兴奋,来了兴趣,我说:“料子不看瓜皮的底子吧,光是这个晶体细,好水头,上等的光泽度,打满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好创意,单件市场价值过十万的空间有,如果内部晶体质量可控,配合好工艺,大十万的空间有,这是保守的,还有镯子,一只普普通通的镯子,至少都是三十万起步,光是一个面就是三十亿的价值,你说我们能赚多少?”
  听到我的话,李瑜微笑了起来,说:“我是不是可以期待中间的部分?”

  我笑了起来,没有说话,不仅她期待,我自己也期待,开吧,惊喜就要来了,我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等待是一件折磨人的事情,尤其是等待惊喜,那个幻想的过程,会把你的荷尔蒙给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虽然我坐在这里,看似平静,但是内心其实已经爆炸了,你会无限期待,无限的幻想。
  但是不管如何幻想,最终的结果都会破灭,然后回归到现实中。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是安静的,除了切割机的声音之外,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一片安静,夜,渐渐的深了,地上开始飘雨点,又要下雨了,疲倦来袭,但是人的精神意志不可控制,我还是在等,虽然知道还会切好几个小时,但是我不愿意闭上眼睛,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无所谓的切割,因为不想错过他的任何一个细节。
  雨越下越大,雨声是最好的时间催促剂,在雨中时间似乎过的特别的快,一转眼,我看着料子,已经切割的只剩下一尺多了,我不知道是我晃神了还是我太疲倦了,睡了一会,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料子已经快切割完了。

  赵奎拿着雨伞给我,踢了一脚躺在椅子上的太子,他醒了之后,就看着我,没有说什么,陈发没有睡,而是看着料子,虽然不是那么的有精神,但是我佩服他,他也有六十多了吧,居然能跟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熬了三天还能熬下去,关键的是,妈的,这块料子还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开了,飞哥,料子开了。。。”赵奎说了一句。
  我立马有了精神,睡觉的人都被叫醒了,或许他们根本没有心情睡觉,只是闭上眼睛休息而已,赵奎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清醒了,我看着机器慢慢停下来,我没有着急过去,料子虽然被切开了,但是两米多高的料子,还是得放下来才行。
  我看着缅甸开始开动吊机,绳索早就准备好的,十几分钟之后,料子被平放下来,我的心开始狂跳,不知觉的,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那种笑容就是不知觉的笑。
  我扭动脖子,发出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响,我看着吊机开走,我立马就朝着料子走过去,一把就把雨伞给丢在地上,让雨水淋在我身上,给我降降温,我走到平放的料子前,虽然说是平放的,一切两半,但是也有一米多高,想要看料子,还是得做升降机,到了料子面前,我上了升降机上,跳到料子上。
  强光灯打在上面,所有的情况一目了然,我看着料子的肉质,不意外,跟陈发说的一模一样,变种料,越往里面越好,我趴在料子上,摸着料子,妈的,强光灯下,料子的肉质非常好,因为是剖开的,所以你一眼就能看出来料子的纹理。
  我看着陈发也上来了,他自己打着雨伞,蹲在料子上,他拿着手电照射石头上,很透,非常的透,看了一会,陈发说:“看,中间的这部分肉质,是最好的,这个色很浓郁,在中心,局部显化感,这水有三分水,至少是冰种的,没有棉,晶体超级细,这个水头很好,光泽度也很棒,主要是这个色,跳的并不是很高,你能看到偏一点黄,但是不到黄杨绿,跟葱心一样,最多就是葱心绿了,不过已经跳了三个等级了,这个葱心绿的部分,我看看。。。”

  陈发拿着皮尺给我,我们两个拉着皮尺,在亮着距离,他说:“有七十厘米的直径,两半加起来大概有将近一吨吧。”
  我点了点头,陈发说的是绝对正确的,他赌石很多年了,做成品生意也有十几年了,他估算的,都是最权威的,我看着料子,妈的,料子还剩下两米,只有七十厘米的直径是葱心绿,这个是我净赚的,我拿着皮尺,去量背后那些白肉,我量了一下,还有一米的距离,也就是说,我还得切掉一米的厚度,加上三米的宽度,才能把这块料子完全给掏出来。
  陈发站起来,拿着雨伞,说:“赚了,一夜暴富,百亿神话,你至少赚十个亿美金,连本带利十八亿美金跑不了,这块料子葱心绿的部分,至少有一吨,出满色牌子,无裂,无杂乱,配合好工艺,单件市场价值小百万的空间有,一吨,能出多少,一箩筐,真的是一箩筐,镯子就不用说了,邵飞,恭喜你啊。”
  陈发的话里面带着无奈,我笑了起来,在雨水中,我兴奋的身体已经被浇灭,我反而没有那么兴奋了,因为,事情终于是定下来了,所有的期待幻想都该破灭了,剩下的,就是这光面璀璨的现实。”
  我摸着料子,陈发估算的不错,这块料子一百五十吨,最终能扣下来的,只有二十吨左右,白肉的料子大街上到处都是,我拿着盖房子都嫌他颜色太难看,谁家盖房子会用白砖?修路都嫌太容易脏,那一百三十吨的料子,都是废料。
  我咬着嘴唇,躺在料子上,妈的, 这就是躺在上百亿的资金上面,很凉,透心凉,雨水洗刷着我的脸,这个时候,我反倒是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了,平淡,就是平淡,想睡觉,真的,就想美美的睡一觉。
  我突然坐起来,不由自主的就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开心,在强光灯下,我看着料子,在一次,仔细的看着料子,这块料子色不是均匀的,如果是小料子,这就是瑕疵,但是好就好在他足够大,所以每个不均匀的地方我们可以忽略,在加工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相对均匀的地方下刀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