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5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病人看病,是花了钱的,他不欠医生任何东西。同理,医生收了钱,就该竭尽所能为病人治病,只要尽力了,不管治得好治不好,也都不欠病人什么。所以,你所说的‘开始治病就等于把病人的健康和生命背在了身上’这个观点,原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当然,那些不肯尽力只想赚钱的医生也有很多,他们根本就不热爱这份职业,只是把它当做一个能够让自己活得更轻松的技能而已,这是社会道德教育的锅,与医生医术本身无关。
  最后,说到为什么我明明知道老族长身体不行了,却还不肯放弃,甚至不惜因此甘冒身败名裂的风险,这就是我的个人行为了。它的出发点是起于我对老族长的敬重,我不想一条高贵的生命就这么简单的离开人间。
  老爷子为这个村子操劳了一辈子,做梦都想让村里的下一代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现在,我正在帮他实现这个梦想,可如果到最后梦想实现了,他却看不到,岂不是很遗憾?”
  说到了这里,他微笑起来:“最后的最后,你老师我这次当然也不是纯粹的热血上头,因为我已经为他把过脉施过针,确定老头儿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还有奇迹发生的可能。如果他真的已经油尽灯枯,我就算是再不甘心,也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我这么解释,你能听明白吗?”
  巫飞鸾低头努力消化着这番话,良久才抬头问:“这就是老师您所说的‘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么?”
  “没错!”萧晋欣慰的点点头,“你要记住:不管是行医,还是做人,‘问心无愧’永远都是最基础的准则,只要你事事都遵循这四个字去做,自当百无禁忌!”
  巫飞鸾定定的抬头望着他,眼神先是懵懂,慢慢的就有了光亮,像是黑暗中的一点火星一样,瞬间燎原。

  “我记住了!”小正太重重的点了下头,然后拿过他手里的石碗和捣药杵,笑着说:“老师您快去制造奇迹吧!这点小事由弟子来做就可以了。”
  萧晋哈哈大笑。他真是越来越喜欢这个聪慧无比的孩子了。
  院子里,听到小屋内传出的爽朗笑声,苏巧沁也微笑起来,对陆熙柔说:“你看,这充满豪气的笑声里,哪里有一点像是要栽跟头的样子?”
  说实话,陆熙柔听见萧晋的大笑后也有点动容,但这一点她是绝不会承认的,闻言撇了撇嘴,就道:“巧沁姐,我算是知道那家伙为什么要带你回来了,嘴巴这么甜,换成我是男人,也会爱你爱到不行呢!”
  苏巧沁的俏脸立马就成了块大红布,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怯怯的低下头,羞涩且骄傲着。
  萧晋从老族长家回来的时候,刚刚才日上三竿,等他牵着巫飞鸾从小屋出来时,天边已经只剩下一抹红霞。
  在外面溜溜等了一天苏巧沁连忙迎上去,关切的望着两人,说:“一天都没吃东西,你们一定很饿了吧?!”
  “师娘,小鸾现在能吃下一整只鸡!”又饿又累的小正太立刻就抱着她的腿开始撒娇。
  苏巧沁心疼坏了,低头亲亲小家伙的脸,就指着厨房说:“你周师娘和玉香阿姨正在做饭,快过去吧!”
  “哎!”巫飞鸾欢快的跑向厨房,萧晋却拎起手里的保温桶,对苏巧沁说:“你们先吃吧,不用等我。”
  苏巧沁咬了咬下唇,忽然就抱住他,眼眸似水的问:“你今晚能不能……能不能来找我?”
  萧晋双目一亮,就嘿嘿贱笑道:“找你做什么啊?”
  苏巧沁嗔怨的看着他,唇瓣儿都咬白了。正当萧晋摇头想要放过她时,却见她努力踮起脚尖在他下巴上轻轻一吻,用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的声音说:“我……我想真正成为你的女人。”
  说完她就像是干了什么坏事儿似的跑掉了。
  萧晋摸摸被亲吻的地方,嘴角微翘。

  男人的热血,对于女人来说,永远都是最有效的chun药。
  来到梁庆有家,看着几乎堆满院子的鸡蛋、点心等各种朴素的礼品,萧晋再次感慨的叹息一声。
  就算是为了保住“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也不能让这座美丽的小山村也成为盲目城市化的牺牲品。
  一服汤药下去,梁庆有幽幽醒转,半天才看清眼前萧晋的模样,尽管身体不能动,脸上也有点口歪眼斜,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对不住啊萧老师,又给你添麻烦了。”

  萧晋心里欣慰的笑,口中却冷哼一声,问:“还喝酒吗?”
  老头儿想都不想就说:“喝啊!不让我喝酒,那我活着还有什么劲?”
  萧晋猛翻白眼,毫不避讳道:“知不知道这次您差点儿就去找阎王爷喝酒了?”
  “猜也能猜到,”老头儿非常的豁达,笑着说,“都这把年纪了,冷不丁栽一跟头,还能睁开眼,就是大赚啊!”
  萧晋彻底无语,拿出银针包在床边展开,说:“您要是以后还想喝酒,那就乖乖的配合我治病。
  要知道,我可是当着全村乡亲们的面立下了军令状,您要是好不起来,我就真没脸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您关于‘知识改变命运’的美梦也会变成肥皂泡,啪的一声就破掉了。”
  “是啊!爹,您可一定要好起来呀!”一旁的梁秀兰接话道,“柱子说要送您去城里治病,是萧老师拦下的,为此,柱子发了可大的火呢,还说要……”

  说到这里,她忽然住嘴不语,梁庆有眼睛一眯,就沉声问道:“那小兔崽子要干什么?”
  “老子先弄死他!”
  一听儿子要来弄死萧晋,梁庆有勃然大怒,用力的吼了一声,就剧烈咳嗽起来,吓得梁秀兰慌忙上前为他捋胸口顺气。
  “老爷子你别生气,”萧晋伸手搭在他的脉搏上,一边感受一边笑着说,“柱子哥也是担心你的身体,他见都没见过我,会不相信也情有可原,换了我自己,估计也不会相信一个没名堂的家伙说的话。”
  “萧老师你……你不用替那小兔崽子开脱!”梁庆有喘匀了呼吸,犹自恼火道,“什么狗屁担心,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坏就是蠢!老头子这两年都走不动山路了,现在瘫在床上,他居然还要让我去城里,这不是明白着嫌我死得不够快吗?”

  萧晋拿出一枚银针刺进梁庆有的脑门,呵呵笑着说:“您这话可就是不负责任了,柱子哥为了您都要杀人了,怎么可能会嫌您死的慢嘛!
  他只不过是不懂中风的凶险,脾气又暴躁了些,这才说了气话而已,您老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等他自己去医院咨询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梁庆有闻言又冷哼了一声,却没有再继续骂。过了一会儿,等萧晋再次把他的脑袋扎成刺猬,他就咧着嘴问:“萧老师,你跟老头子说实话,要是那小兔崽子回来后真的去找你麻烦,你会怎么办?”
  日期:2017-08-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