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副县长说了一大堆,反正是说顾秋有越俎代庖之嫌。刘长河说,“你先去吧,我呆会找他谈谈。”
  刘长河在心里想,这个小顾县长,是不是在暗示没有给他权力?关于顾秋的分工问题,刘长河真的没考虑好。
  在他看来,顾秋这么年轻,肯定管不了什么大事,根本就没有主政的经验嘛,不如让他闲着。
  但是刚才胡副县长反应的情况,他觉得还是应该了解一下。于是叫秘书去打听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秘书立刻下楼,没想到门口来了十几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医院的袋子。这些人来到大门口,直接就闯进来了。
  门卫去拦他们,跟他们吵了起来。办公室主任赶过去,在县政府大院,他就是救火的。
  只要大院发生什么事,他准第一个赶到,耿主任也是无奈,这么多领导在上面办公,不能让他们不高兴。
  刚好刘长河的秘书要去找他,两人碰在一起。

  这些群众七嘴八舌,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拿出手里的各种化验结果和检查单据。
  耿主任就有些头大,只能劝他们,上面已经跟医院打过招呼了,你们去医院吧,医院那里会给你们一个结果。
  这些人还真信了,果然都朝医院涌去。秘书摇头笑了起来,这个耿主任啊,果然是个太极高手。
  第350章挂职长宁
  顾秋在楼上看了,这些人这么快就离去,好象是朝医院的方向走了,顾秋猜测着,肯定是耿主任说了什么。
  刘长河的秘书回到办公室,汇报了此事。
  刘长河这才真正了解全过程,这个胡副县长啊,人家也不是真要抢你的权力,只不过想讨回一个公道,你急成这样干嘛?
  这件事,刘长河不打算插手,让他们自己去评道理。
  那群人跑到医院,医院里热闹起来。
  院长今天不在,是书记接待了这群人。
  看到大家闹哄哄的,他就把这十几个人引到小会议室,问明了情况,书记道:“哦,原来是这事啊!你们稍等。”
  他出了会议室,问了一些情况后,心道,这可不行啊!收了钱,肯定不能退,否则医院岂不要乱套了?绝对不能开这个先例。
  书记背着手踱进来,“你们说的情况,我了解过了,医院方面正在核实,如果情况属实,我们会严惩这种没有职业道德的医生。大家都回去吧!等医院的决定下来,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
  有人不同意,“刚才政府办公室领导都说了,你们会处理,难道就这样答复我们?那可不行。”

  书记道:“我们的专家正在核实,你们的单子和检查项目,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其实医生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好。象人家单位的职工,没病还要每年体检一次,更不要说,你们的身体已经出现状况了,她给你们做全身检查,那是有原因的。你们也不要武断,听信了一些没有根据的话。”
  一些人听了,有些犹豫。
  坚持要医院给个说法,书记道:“那么你们说自己信任哪个医生,我叫你们信任的医生给你们做检查,这样总行了吧!”
  书记退了一步,有些人就心动了,勉强接受这个结果。
  摆平这些人后,书记回到办公室,给院长打电话。“怎么搞的,有结果了吗?”

  院长在电话里叫苦,“那些人倒是容易摆平,就是新来的副县长那里,人家非要一个说法。”
  “这能有什么说法?宗局长怎么说?”
  “宗局长的意思,是先把那个医生开除了。平息了这件事情再说。”
  “开除?那不行。”书记正打着电话,办公室有人来喊,“书记,不好了,有记者在医院走访。”
  “搞什么飞机,记者都来了。”书记马上挂了电话,对来人道:“把记者轰出去,如果他们一再追问,说我不在。”
  胡副县长在办公室里接到电话,他马上就跳了起来,“什么?太过份了,这样的事情,也惊动了记者?姓顾的到底想干嘛?”
  扔了电话,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

  他自然把这一切,都怪到顾秋头上。顾秋其实并不知道记者的事,他也没有安排记者来暗访。
  可记者是怎么来的?这事就得问程暮雪了。
  程暮雪有个大学校友,新闻系的,在也在省报工作。昨天晚上顾秋睡了之后,她跟校友聊天的时候,把这事情说了。
  当时她很气,很恼火的。
  这名校友是男生,一直喜欢程暮雪,听说程暮雪在那里受了委屈,立刻赶过来暗访。
  结果被医院的保安轰出来,还差点跟保安打架了。

  程暮雪赶到现场,两人在县里的茶楼里见面。
  记者很气愤的道:“这件事,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非把它曝光了不可。”
  程暮雪这丫头,可是唯恐天下不乱,还在旁边打气。都说长宁县是个经济特区,这他MD医院也太黑了。我支持你!
  有程暮雪这句话,这位记者就更来劲了,“放心吧,我一定为你出这口恶气。”
  程暮雪拍着他的肩膀,“够哥们!晚点我们再联系。”
  中午,顾秋回去吃饭的时候,才知道记者这件事。
  程暮雪道:“现在的医院真的好牛皮,到现在也没有人出来给个说法。哥,你这个副县长有没有用啊?他们都不听你的。”
  顾秋道:“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身体好了早点回学校。”
  程暮雪道:“不行,我现在最痛恨这些黑幕了,一定要把它们曝光,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顾秋说,“你一个小丫头,还长能耐了。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
  “怎么处理啊?哥,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一向很崇高,伟岸,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还有那个胖女人,一定要她下岗,太黑了。”
  顾秋心道,让这个胖女人下岗那是很容易的事,就是怕她下岗之后,依然解决不了问题。
  自己初来长宁,脚跟还没站稳,不宜过激,得慢慢来。迂回,是最重要的处事方法和手段。
  顾秋下午上班,胡副县长居然主动找他了,“小顾县长,中午休息好了吗?”
  顾秋很奇怪,他上午还大发雷霆的,下午这么快就变脸了?他站起来跟对方握手,“胡县长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
  一般这些副职之间,很少串门,每个人都坐在自己办公室,做自己该做的事。
  胡县长道:“昨天中午,你可是大展神威,连我们的酒县长都给你搞趴下了,到现在还在打针呢!”
  顾秋只是笑了笑,“我自己也不行了,连肠子都吐出来了。”

  胡县长道:“你就是太谦虚了。年轻人嘛,能有你这酒量的,的确不多见。”
  顾秋也没说话,胡县长自己找了个话题,“哦,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妹妹生病去医院了?”
  顾秋在心里笑,装得蛮像的,他应该是早知道了情况,否则今天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火。
  顾秋叹了口气,“是啊,昨天晚上带她去看病,我一个月工资就没了。”
  胡县长道:“那她现在情况怎么样?要不要找个专家诊断一下。身体要紧啊!”

  顾秋说,“不用了,她现在比我还健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