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6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宗局道:“顾县长,这只是一点小意思,没什么贵重东西,您就别让我们为难了。”说着,两人匆匆下楼,好象生怕顾秋追上来似的。
  程暮雪关上门,“哥,你好威风,他们两个家伙在你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就象皇帝身边的两个太监似的,只有点头的份。”
  顾秋皱了下眉头,“你真以为他们就这样服气了?告诉你,没这么容易。”
  “什么?难道他们连你的话都敢不听?你可是相当于古代的钦差大臣哎!”
  顾秋摇头,“你把这社会,想得简单了。”
  程暮雪哼了一声,“我就不信,他们敢乱来。”

  顾秋说,“你看一下,他们袋子里装的是什么?”
  程暮雪翻开袋子,“没什么,烟酒而已。”
  “先放着吧,明天再说!”
  顾秋喊着程暮雪,“你早点睡。”
  程暮雪倒是象自己家里一样,“放心吧,我知道的。”

  顾秋掐了烟头,准备洗脸睡觉。
  程暮雪还真是个奇才,用生姜泡水,又用葱,辣椒煮了一碗很大的面,叫顾秋起来吃面,顾秋不想动,她一个人吃了面,跑到房间里,衣服也不脱,蒙着头呼呼大睡。
  半夜里,出了一身好大的汗,衣服,头发都是湿的。也不敢去洗澡,拿毛巾擦干了,继续睡。
  第二天一早,居然没事了。
  头不晕,浑身也不再酸痛,生龙活虎的。

  顾秋称她是个奇迹,程暮雪嘿嘿地笑,“哥,我跟你说,打小的时候,家里就有这样的方法治感冒,你非得拉我去医院受这个罪。”
  昨天半夜,她脱了衣服,此刻身上只穿着一件宽松的棉质睡衣。顾秋在刷牙的时候,透过镜子里,看到她胸前两个凸点。
  他对程暮雪道:“我去上班了,你就呆在家里吧!”
  程暮雪点点头,“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
  顾秋说,“桌上有钱,你自己去买吃的。”
  程暮雪卡上数千万的存款,都上交了,她又成了穷光蛋。有人说,程雪衣好倒霉,碰上这样的事情。
  赔了自己一辈子的清白不说,还坏了名气,没捞到半点好处。但是,又有几个人了解她?在强权之下,她一个弱女子如何自保?
  很多时候,命运不由自己控制。
  顾秋去上班,刚到办公室里,就听到斜对面分管卫生口的胡副县长在发脾气。
  “他什么意思?还真拿自己当棵菜了?别人的事他也敢插手。把我放哪了,啊!”

  办公室主任在那里劝,“胡县长,别生气,别生气。年轻人嘛脾气燥了点,喜欢打抱不平。再说,这事又发生在他那个妹妹身上,他难免借题发挥嘛。”
  “我不管,这分明就是欺负人嘛,管到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上来了。杜省长的秘书又怎么样?不就是一个挂职的干部嘛,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不行,这事我得去找刘县长。”
  耿主任抹了把汗,这位爷怎么就不听劝呢?你去找刘县长,分明就是示弱,说明你怕了人家。
  这是胆怯的表现啊!你看哪个强者,会去告状的?小学生都知道,打架打不过的,才会去找老师告状。
  看到胡县长怒气冲冲,耿主任叫苦不迟。
  同时又在心里嘀咕,这位顾秋也是的,你刚刚来,就去管人家的事,人家能不生气么?
  现在的形势很微妙,刘长河呢,没考虑过怎么分工。他没给顾秋做计划。但是其他的副县长,一个个提防得紧,生怕把自己手里的权力,分摊到新来的顾秋身上去了。
  胡县长就是这么好意思,他认为,如果自己闷声不响,八成以为自己怕了,顾秋势必借机,得寸进尺,从刘长河那里要到一些筹码。
  有时管得越多,证明权力越大。
  因为下面的事,都得让他点头。管的单位多了,下面送礼的人自然也多了,这是间接的收入啊!
  在某种程度上,人和动物的本能是一致的。
  动物有自己的地盘,人也如此。
  别看大家平时和和气气,真要是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人家才不跟你笑了。伸手一抹,变脸跟变天一样。
  顾秋听到他在发牢骚,心里自然就明白,这件事情,迟早要惹到他生气。昨天晚上,他也考虑过了。
  关于医院方面,如此风气,他本不该管,但是这事情偏偏摊到自己头上,他岂能沉默?
  顾秋是气愤不过,在整一下医院这帮人,太黑了,简直不是人做的事。为了钱,你也不能这样啊!
  他听人家说,医生是拿提成的,自从这个工资改革之后,一些医生挖空心思赚黑心钱。
  没病,给你整出病。小病,给你整出大病。
  程暮雪只是感冒而已,居然这样折腾,那样折腾,简直就象一个做活把戏的道士。他觉得那些道士,比他们高尚,人家只骗骗死人,而这些医生,把活人骗死。
  耿主任在办公室里,劝了好一阵,还是劝不住胡副县长。
  出来的时候,看到顾秋这边的门开着,他也没有进来。这件事情,他没必要夹在中间。
  刚才是碰巧看到胡副县长在发火,碍于面子不得不进去劝两句。
  胡副县长在办公室发火的事,很快就让其他人知道了。
  蔡阳和另两位副县长还在家里休息,昨天喝高了,要休养几天。听说顾秋在医院里的事,他们马上就赶过来。
  这个小顾究竟想干嘛?不厚道。
  做人,不能不懂规矩,这是最起码的原则,除非你比人家官大,那就没话说。

  顾秋在心里琢磨,这件事情想要让他们彻底改革,狠狠杀杀这股不正之风,怕是有些难度。
  可自己说了这句话,也不能当放屁,响一下就没了。
  该怎么处理呢?
  不急,让他们先去折腾一阵再说。昨天在医院里看病的人,应该呆会就到了。
  顾秋给自己泡了杯茶,打开电脑,坐在那里看新闻。
  原则上,副县长一级的干部,不给配秘书。
  真要有什么事情,可以到秘书科找个帮手临时用用。
  顾秋是做秘书出身的,他知道这些道理。
  八点半的样子,刘长河的小车开进来,看他从容不迫,很有派头的模样,顾秋就在窗口望着他。
  果然没多久,门口人影一闪,胡副县长真的去找刘长河诉苦去了。顾秋见了,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胡副县长真没什么底气,这点小事,就跑到刘长河那里告状。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么一闹,对他没半点好处么?
  至少在气势上,他就输了。
  自己又不抢你手中的这点权力,你急成这样干嘛?
  刘长河刚刚进办公室,胡副县长就闯进去,“县长,我有点情况跟您反应。”
  刘长河今天的心情,本来很好的,看到胡副县长一脸气愤的模样,不由觉得有些奇怪,“怎么啦?”
  胡副县长坐下来,开始诉苦。

  刘长河心不在焉地听着,心道,这算什么事啊?顾秋也只不过是想替自己出口气,这很正常啊。
  换了是你胡某人,难道你不会这样做么?
  刘长河明白他的心思,他是在害怕新来的小顾插手,抢了他的权力。卫生口这一块,可是个肥差,这里的油水多了。
  刘长河等他说完,眉头一皱,“这么简单的事,处理一下不就完了吗?犯得着这么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