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3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知道,就是在这里挂个名,不管事嘛。但你可以争取主动啊!杀杀这些歪风邪气,这样你在长宁县就有名了。”
  顾秋的电话响起来,是卫生局的局长打过来的,顾秋一看,陌生号码,不认识,不接!
  吃饭的时候,程暮雪叫服务员,“麻烦你给我泡一杯姜茶,姜丝切细一点,加点白糖,谢谢!”

  服务员答应了,马上给她泡了杯姜水过来。
  程暮雪喝完水,说,“感觉好多了,回去睡一觉,明天就能好。”
  顾秋说,“最好是去打针,你这感冒估计不是一天二天了。应该积压了很长一段时间。”
  程暮雪满不在乎地道:“我没事,你明天去上班就是。”
  两人吃完了饭,她又向饭店厨房要了几棵小葱,一坨生姜,在路边的小店里,买了一斤面条,一小瓶油和盐。
  顾秋问,“你要这个干嘛?”

  程暮雪只是笑,“明天的早餐。”
  顾秋房子里倒是有炊具,煮个简单的面应该不成问题。顾秋道:“早餐到外面吃就行了。干嘛自己做?”
  程暮雪提着东西,“走吧,你不知道的。”
  回到家中,顾秋就坐在沙发上休息,程暮雪将东西放进厨房,凑过来道:“哥,我毕业后,给你当保姆好吗?”
  顾秋说,“等我结了婚吧,到时真需要一个保姆。”
  程暮雪踢了他一脚,“你真舍得我这么漂亮的妹妹做保姆?有没有良心啊?”
  “是你自己说的,我只不过是成全你!”
  程暮雪哼了声,站起来,去打开水吃药。
  有人过来敲门了,咚咚咚咚咚——“谁?”
  顾秋坐在那里没动,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医院方面的人。程暮雪把门打开,看着对方,“你们找谁啊?”
  外面来了两个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年纪相仿。后面那一个,分明就是医院里的院长。
  程暮雪看到他,立刻就不爽了,喊了一句,“哥,黑心院长来了!”
  这句话好伤人啊!
  院长一脸漆黑,尴尬得要死。
  前面那个人问道:“顾县长在家吗?”
  程暮雪故意问,“你又是谁?”
  对方马上自我介绍,“我是卫生局的宗友贵。”

  顾秋听出来了,宗友贵就是卫生局局长。他和院长一起过来,自然是为了今天晚上这事。
  程暮雪让开一条道:“进来吧!”
  两人把鞋脱外面,换了拖鞋进来,“顾县长,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休息。”
  他们可是听说,今天中午顾副县长单枪匹马,把政府几个副县长通通放倒。

  如此气慨和酒量,那可不是盖的。
  顾秋的英名,一个下午的时间就传开了。还有一件事,就是蔡阳他们几个在打吊针,几个副县长一齐打吊针,是一件很壮观的事。
  因此,顾秋的形象,很快就深入人心。
  当然,这仅仅只是在政府机关这个圈子里传开,外人又哪知晓?
  顾秋坐在沙发上,看了眼这位卫生局局长,“坐!”
  做领导的,当然得摆点架子。不管怎么说,不能让他们觉得,在自己面前可以随便,那是不行的。
  顾秋开始注意自己身份的变化,要逐渐树立自己的威信。
  院长手里还提着东西,悄悄放在门边上,站在那里,弯着腰喊了句,“顾县长。”
  顾秋没有正眼看他,此时的院长,是个犯了错误的人,没必要给他面子。

  他扔了支烟给宗局长,“找我有事吗?”
  宗友贵道:“我是特意过来向您汇报工作的。”宗友贵知道,这个顾县长的来历,他可是杜省长的秘书,最器重的人。
  虽然目前只是在长宁挂职,但以后他肯定会上位。与其以后去拍马屁,不如现在打好基础。
  宗友贵的身份,毕竟不同于那些副县长,他没什么好妒忌的。再说,他也不是那个等级。

  顾秋笑了下,“宗局,你们卫生局好象不归我管啊!哪来的汇报工作。”
  宗友贵讪讪地一笑,“其实我们今天过来,只是想为下午的事情,给您和这位妹妹赔礼道歉。其实我们长宁县,大部分医生都是好的,很称职,只有少数个别医生行为不端,医德不好。这才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让您生气了。”
  顾秋道:“我生哪门子气?我犯不着啊!”
  宗友贵道:“那是,您大人有大量,当然不会生气。”他推了推院长。
  院长马上道:“顾县长,这一切都是我们医院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是我管理不好,没有把工作抓好,我有错,我愿意接受处罚。”
  然后,他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今天您给妹妹花费的诊费,我给您送回来了。”

  顾秋看了下,这哪是诊费?根本就是一个大人情,数量不少啊,应该是一万块。看来今天这病,还看对了,花费千来块钱,人家十倍奉还。
  顾秋道:“以前我去超市,看到上面写什么偷一罚十,你们医院也流行这个?”
  顾秋朝程暮雪喊了句,“你数一下,把多余的还给他。”
  院长的脸马上红了,“顾县长,这只是一点小意思。还望您收下。”

  宗友贵道:“是啊,是啊,今天的事,本来就做得不对,顾县长,您就给他一个机会吧!”
  顾秋说,“宗局,不是我不给面子,这钱我还真不能收。今天的事,你们必须有个说法,否则长此下去,当地老百姓还要不要活?如此医德,简直是丧尽天良。钱呢,我是不会要的,只要你们给一个说法就行。”
  宗友贵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看了眼院长。院长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秋道:“你们回去吧,反正我今天答应了那些病人,明天让他们到办公室来,为他们解决这个问题。”

  宗友贵脸色有些难看,“顾县长,您看这事可不可以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征求……”
  顾秋道:“宗局,将心比心啊!如果是你,碰到这样的黑心医生,你会怎么样?她们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乱开单子,卖高价药,一个小小的感冒病,做十几项检查,光是检查费用,花费上千元。要是再住上几天院,得多少钱?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现在长宁县的物价多高?长宁县的工资水平有多高?长此以往,叫普通市民如何生存?你们这样搞下去,只能加剧社会负担,造成看病难,看病不起等诸多现象。而且还会带动其他领域,从根本性发生质变,让整个社会民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些我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

  顾秋给两人上了一通课,宗局道:“明白,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回去好好商量,尽快拿出一个令您满意的答复。”
  顾秋道:“我要答复干嘛?需要我满意干嘛,要群众满意,要社会满意。”
  “是,是!”两人连连应道。
  顾秋道:“我看这样下去,你们医院墙壁上挂的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这几个字,可以摘掉了。”
  两人苦笑了起来,“我们一定改正。一定!”
  顾秋道:“回去吧,我希望你们能拿出一个满意的答复,给那些病人一个交代。”
  两人立刻告辞,走到门边,顾秋喊,“东西带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